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當民進黨遇見狗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當執政的民進黨遇見流浪狗,天上就掉下來一份令人驚喜的禮物……給反對黨?

兩年前立法通過的流浪動物零安樂政策今年二月生效,收容所健康動物的撲殺依法歸零。

撲殺雖然歸零了,外頭流浪狗一年兩度的發情、交配、生育、哺乳、群聚……卻絲毫不受零安樂政策影響。流浪族群的繁衍非但沒跟著歸零,反而在民進黨政府無為而治的政策下,盡情地開枝散葉兒孫滿堂。

兩年過去了,該有的立法配套(與民間團體協力儘速大規模為流浪狗絕育)連個影子都沒有,流浪狗問題越來越有「倒數第?根稻草」的潛力。

零安樂政策本身並沒有絕對的好或壞,端看執政者是以負責任或是擺爛的態度面對它。從徵地、同婚、核食、一例一休、年金改革……自認飽受攻訐滿腹委屈的民進黨難免會有動輒得咎、一動不如一靜的消極心態。然而「一動不如一靜」心態用在零安樂新法上路的流浪動物上,很快便會嚐到收容所爆滿、國賠案暴增的苦果,恰恰成為一份天上掉下來的大禮,直線落入反對黨手中。

民進黨以為,只要蹲低身子不去碰觸棘手的流浪(也就是「無」飼主的)狗繁衍問題,而僅沿用不具爭議、無人反對的「有」飼主之寵物狗晶片登記老政策,就能避免捅到馬蜂窩。這種鴕鳥式的異想天開,本身才是直捅馬蜂窩核心的那把刀。

發情、打架、交配、懷孕、分娩、哺乳、成長、發情、打架、交配、懷孕……這些無飼主犬隻每天在全台各角落不斷上演的循環戲碼,沒有任何一個環節步驟會因民進黨沒準備好/暫無勇氣立該立的法就停下來等。政府在蹉跎,狗在生孩子;零安樂效應下,台灣狗滿為患的一天指日可待。

農委會非常清楚對「有」飼主的犬隻做管理,並無法導致已經在外之「無」飼主之流浪犬隻的消失或不繁衍,否則何須花費公帑在宜蘭做實驗,證明為流浪族群絕育的重要性?103年10月起,農委會在宜蘭對流浪狗進行了捕捉絕育放回計劃。根據宜蘭防治所的資料顯示,103年絕育48隻、104年絕育276隻、105年絕育278隻。相對於未實施浪犬絕育的102年縣長信箱所接獲的149件民眾捕犬通報,103-105年縣長信箱所接獲的通報筆數降為為68件、83件、72件。相對於未實施浪犬絕育的102年防治所因民眾通報所進行之231件捕犬案,103-105年通報數字分別降到129件、110件、125件。此外103至105年計劃期間,當地民眾對於流浪狗捕捉絕育放回計劃之支持度始終超過七成,顯見將流浪狗絕育除了短程而言能維持、長程而言能降低狗群數量外,亦可因降低流浪狗發情、懷孕、打架、群聚之頻率而提高民眾對既存流浪狗的包容度。

錢花了、實驗做了、結論出來了,政府卻似乎並無意根據實驗結果儘速立法推動流浪狗的全面絕育,而想要一切照舊。對公務員而言,政策的改變畢竟是件麻煩事,何況公務員無須在乎哪個黨上台、哪個黨下台。奇的是,民進黨看來打算乖乖讓農委會公務員牽著鼻子走:不作為、不立法、不儘速大規模將流浪狗全面絕育、不正視流浪狗生生不息的繁衍、不鼓起勇氣面對零安樂所帶來的改變,僅木然複頌:「養狗要登記、養狗別棄養、養狗要結紮……」。那麼流浪族群主要來源:沒人養、無飼主的狗呢?

不敢碰觸在外無主犬隻繁衍問題的民進黨天真以為,在零安樂上路以及犬隻數量暴增後,即便發生了狗攻擊人的不幸事件,政府仍能擺脫責任全身而退。這份天真或許來自其以為能夠輕易將責任丟到民間動保團體頭上的想像。民進黨愛聽「流浪狗會猛生孩子,是公民社會的錯,不是政府的錯」這樣的論調。但一則民間動保團體在為流浪狗結紮一事上從未懈怠,然而只要不透過立法將公部門拉進來與民間協力,絕育規模不可能夠大、速度亦不可能夠快;甚至形成「民間負責解決公共問題、政府負責透過錯誤政策製造公共問題」的「我拚命紮、你拚命扯後腿」怪象。再則無論是監察院或受理國賠的法官,究竟能用什麼邏輯什麼法理來認同「流浪狗會猛生孩子,是公民社會的錯,而非堅拒立法大規模絕育的政府的錯」這樣的論調?

零安樂新法上路碰上照三餐繁殖的流浪族群,對撞之巨大衝擊不容小覷。民進黨政府打算採取「一動不如一靜」消極因應的態勢愈來愈明顯。屆時若從沙裡傳來小小聲的:「拜託沒暴增的流浪狗、拜託沒煉獄般的收容所、拜託沒飆升的民怨、拜託沒加劇的流浪狗攻擊人事件、拜託沒處理不完的街頭抗爭……」願望無一實現,也只能怪反對黨運氣太好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