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第一銀行提款機盜領案過後,你真的知道什麼是俄羅斯黑手黨嗎?

一銀盜領案遭臺灣警方逮捕的拉脫維亞籍男子安德魯(Peregudovs Andre...
一銀盜領案遭臺灣警方逮捕的拉脫維亞籍男子安德魯(Peregudovs Andrejs)。 攝影/記者余承翰

今(2016)年七月份,第一銀行自動櫃員機 (ATM) 遭植入惡意程式,在不到兩天的時間內,跨國犯罪組織從全台各地41台第一銀行ATM盜領約8,327萬元新台幣,龐大的金額與特殊犯罪手法,震驚全國。

爾後,台灣警方迅速在十天內破案,逮捕了三名外籍嫌犯,並追回六千餘萬的贓款。歷經近兩個月的調查,近日,台北地檢署依詐欺取財罪、妨害電腦使用等罪起訴三人,對三名嫌犯分別具體求刑12年。被捕的拉脫維亞籍男子安德魯(Peregudovs Andrejs)曾經表示,他是遭到俄羅斯黑手黨威脅與利誘,所以才參與犯罪活動。今年七月份,第一銀行ATM盜領案成為街談巷議的熱門話題時,台灣的新聞媒體與電視談話性節目,都對於此案件著墨甚多,也討論了許多有關於俄羅斯黑手黨的相關議題,經過筆者一段時間的觀察與瞭解,發現有關於俄羅斯黑手黨的報導與討論,存在不少的錯誤與迷思,藉由此文,討論一些對於俄羅斯犯罪組織的不正確觀念。

繪者Danzig Baldaev曾為國家公敵的兒子,後在古拉格任職,出版《古拉格...
繪者Danzig Baldaev曾為國家公敵的兒子,後在古拉格任職,出版《古拉格繪本》描繪該地慘無人道的囚犯生活。 圖/古拉格繪本

俄羅斯黑手黨擁有長久的歷史,並非崛起於1980年代末期

2016年7月,一篇名為〈一銀盜領案 揭密俄羅斯黑手黨「影子經濟」〉的報導指出,「俄羅斯黑手黨崛起於1980年代末期,蘇聯解體後,便打著「社會轉型」的正義旗幟,到處做一些違法的勾當,像搶劫、走私、販毒、販賣人口、軍火交易等惡行,造成社會動盪不安」。這篇引用中文維基百科的報導,內容並不全然正確。

事實上,俄羅斯的組織犯罪已經有400年的歷史1,在20世紀初,勢力逐漸壯大,隨著冷戰結束與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簡稱蘇聯)解體,俄羅斯黑手黨也轉型為跨國的犯罪組織,其發展程度與所謂的轉型正義並沒有明顯的關係。

俄羅斯的犯罪組織擁有現今型態起源於古拉格年代 (the era of gulag),當時,有大量的罪犯或是政治犯被關在勞改營,為了方便管理勞改營,勞改營的管理者給與某些強勢的罪犯(老大)特權,讓他們可以接觸到外界,也可以拿到一些勞改營內的違禁品當作報酬。勞改營內逐漸形成了地下秩序與規範,由於物資匱乏,為了滿足需求,地下社會的老大建立了組織,提供各類合法與非法的商品與服務,成為現今俄羅斯組織犯罪的基石。到了1960年代,俄羅斯的犯罪組織開始出現明確的分工與階層,最上層的領導者為高階的政府與共產黨官僚,中階層的成員為地下經濟的運作者,管理黑市的交易,最下層為職業的罪犯,這些人從事非法的活動,例如:販毒、賭博、勒索等等。

1980年代,蘇聯政府的腐敗至極,國家秩序瀕臨崩解,違法亂紀不設防,給予了俄羅斯黑幫坐大的機會。直至1991年蘇聯解體後,有許多各層級的貪腐官員被犯罪組織收買,大量竊取國家資產,將其私有化,俄羅斯犯罪組織的勢力觸及國營企業,也掌控了俄羅斯的政治經濟體系。

2009年俄羅斯黑手黨教父伊萬科夫(Vyacheslav ivankov)喪禮,...
2009年俄羅斯黑手黨教父伊萬科夫(Vyacheslav ivankov)喪禮,場面盛大。 圖/路透社

俄羅斯黑手黨成員不一定是俄羅斯人

一銀盜領案落網的三名嫌犯為了脫罪,均否認知情並參與犯罪活動,表示自己也是被騙,成為犯罪集團的棋子,並強調本身不是俄羅斯黑手黨的成員。筆者觀察到,有些電視談話性節目名嘴曾說,因為三名嫌犯分別來自於拉脫維亞、摩爾多瓦以及羅馬尼亞,均沒有俄羅斯的國籍,所以,他們極可能是被人欺騙與利用,三人並不是俄羅斯黑手黨的成員。

其實這樣的說法並不正確,俄羅斯黑手黨的成員並不盡然都是俄羅斯人,種族或是國籍是無法判斷其是否為俄羅斯黑幫成員,俄羅斯黑手黨的勢力遍及拉脫維亞、立陶宛、喬治亞、車臣、亞美尼亞、達吉斯坦、摩爾多瓦、亞塞拜然等前蘇聯成員國家,以及部分的東歐國家,是一個龐大的跨國犯罪組織體系。各國的俄羅斯犯罪組織各有不同的犯罪型態,例如,車臣的犯罪組織成員擅長出口非法的石油、石化產品、稀有金屬,以及販賣贓車。亞塞拜然犯罪組織成員專精毒品交易與賭博。犯罪組織成員在亞美尼亞經常涉入搶劫、偷車、勒索,以及賄賂勾結官員。喬治亞的俄羅斯犯罪組織成員多參與於綁架、入侵竊盜與搶劫2。因此,即使一銀ATM盜領案的眾多嫌犯都不具有俄羅斯的國籍,他們仍非常有可能是俄羅斯黑手黨的成員。

俄羅斯黑手黨不是由蘇聯國家安全局(KGB)的成員所領導的

不少談話節目在討論俄羅斯黑手黨時,不斷強調俄羅斯黑手黨是由前KGB的特務所創立或是領導的,其實,這是錯誤的,前KGB的成員有參與俄羅斯犯罪組織的犯罪活動,不過他們並不是主要的領導者,只是參與者,僅有極少的前KGB的成員可以經由在犯罪組織的表現,擠入高層的決策圈。

蘇聯解體於1991年,當時國家的治理能力非常薄弱,脆弱的俄羅斯政經體制,給予了俄羅斯犯罪組織可乘之機。蘇聯的崩解,導致許多KGB的成員與軍人失去工作,更沒有了昔日的威風,俄羅斯犯罪組織就開始吸收這些前KGB的成員與軍人,因為這群人當中,某些人曾經權傾一時,仍然跟官僚體系有部分的交情或是關係。所以俄羅斯犯罪組織可以藉由前KGB的成員與軍人的協助,收買腐敗的政府官員,影響政府的決策與運作,甚至參與制訂商業規範,運用政府機關來保護其犯罪活動,以合法掩護非法的方式,逐漸吞噬國家的資產。

蘇聯崩解使許多KGB的成員失去工作,俄羅斯犯罪組織就開始吸收這些人,並透過他們收...
蘇聯崩解使許多KGB的成員失去工作,俄羅斯犯罪組織就開始吸收這些人,並透過他們收買腐敗的官員,影響政府決策。 圖/電影《黑幕謎情》劇照。

俄羅斯犯罪組織不是只參與非法的活動

某些媒體在報導俄羅斯犯罪組織,只說明了其涉及的非法活動,讓人誤以為他們只從事犯罪行為獲取利益,其實不然。俄羅斯犯罪組織的主要的犯罪活動為販毒、人口販運與走私、軍火走私、洗錢、詐騙,以及台灣日前發生的網絡犯罪。不過,俄羅斯黑幫所掌控的市場非常的龐大,有很大一部份的收入是來自於合法的商業行為。俄羅斯犯罪組織控制40,000個企業,其中包含1,500個國營企業,500間合資企業,以及超過1,800間以上的銀行。此外,在俄羅斯境內,70~80%的私人企業與商業銀行,每年繳付10~20%的收益給俄羅斯犯罪集團。俄羅斯犯罪集團參與合法與非法的交易,俄羅斯全國55%的資產是掌控於他們的手裡,對於國家的經濟發展,扮演重要角色,也具有龐大的政治影響力3

組織犯罪有三個組成要件:犯罪型的壟斷(criminal monopoly)、暴力、腐敗,俄羅斯犯罪組織藉由暴力威脅,並且搭配腐敗的司法與政治體系,掌控了國家的經濟,也壟斷市場或是某些商業交易。由於政府執政無方,管控經濟失能,導致地下經濟與合法經濟平行運作,前蘇聯或是俄羅斯的民眾必須透過黑市取得民生必需品,當然,黑市也提供非法物品給民眾,例如:來自其他西方國家的贓物、毒品、酒,以及香菸。蘇聯解體後,地下經濟活動更加猖獗,交易的金額增加,買賣的物品種類也更多,諸如贓車、貴金屬,甚至先進武器(包括核子武器的原料),都是可亦透過黑市買賣的商品。政府無法提供與滿足民眾基本的需求,因而給予了俄羅斯犯罪組織發展的空間,其中,黑市交易的獲利,是俄羅斯犯罪組織重要的經濟來源。

馬龍白蘭度的《教父》為描繪義大利黑手黨的經典電影。 圖/《教父》電影劇照。
馬龍白蘭度的《教父》為描繪義大利黑手黨的經典電影。 圖/《教父》電影劇照。

俄羅斯黑手黨跟義大利黑手黨大大不同

俄羅斯黑手黨的黑手黨三字,往往容易讓人產生誤解,少數的電視名嘴,看到了黑手黨三字,就把電影或是電視影集裡義大利黑手黨的內容拿來扯,其實,義大利黑手黨跟俄羅斯黑手黨,根本是兩回事。

首先,義大利黑手黨強調家族的傳統,長久以來,義大利黑手黨的成員多數都有家族或是血緣關係,近年來,略有改變,成員至少必須要有出生地緣的關係,所以,義大利黑手黨不會出現沒有義大利血統的成員。俄羅斯黑手黨則不然,家族與血緣關係並不重要,不同的俄羅斯犯罪集團成員背景各異,成員間的連結來自於利益的結合。

義大利黑手黨(尤其是西西里黑手黨),非常遵循西西里的傳統與文化,尤其重視Omertà的規範,Omertà強調不與權威或是政府合作,違反規定者會被處死。反之,俄羅斯的犯罪組織,均與政府組織有著錯綜複雜的合作關係。

義大利黑手黨的老大(Boss)是家族的領導者,一個家族只有一至兩個老大,電影裡教父就是形容這些人。俄羅斯黑幫由一個小集團為決策核心。根據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調查指出,Solntsevskaya Bratva (俄語:Солнцевская братва) 這個源自於俄羅斯的跨國犯罪集團,全球的成員約有9,000人,一年的收益大約是85億美金,是全世界最大的跨國犯罪組織。Solntsevskaya Bratva犯罪集團的首腦是一個12人的小組,掌控該犯罪集團在全球的犯罪活動,俄羅斯犯罪組織最上層的首腦團體稱做vory-v-zakone,相當於義大利黑手黨的老大。Solntsevskaya Bratva的12個vory-v-zakone並沒有女性,在俄羅斯犯罪組織裡,女性扮有一定的角色,但是,會被排除於最核心的決策小組。

2011年義大利警方逮捕黑手黨老大札加瑞亞(Michele Zagaria)。 ...
2011年義大利警方逮捕黑手黨老大札加瑞亞(Michele Zagaria)。 圖/路透社

俄羅斯犯罪組織的首腦團體其下有兩個團體,維安團體與支持團體,維安團體負責組織內外的安全運作,並且負責交付酬勞。支持團體平行於維安團體,同樣直接接受老大的菁英團體實際管理犯罪活動,以及控制金錢的流向。最下面的階層是勞動單位,這些人是犯罪組織的最下層罪犯,直接聽令於支持團體的命令,也是最實際從事明顯犯罪活動的成員。

相較於義大利黑手黨,俄羅斯黑手黨的組織龐大,俄羅斯黑幫的組織比較去中心化,管理也比較不嚴密。義大利黑手黨重視垂直整合,俄羅斯黑手黨強調水平分工,組織比較扁平化。所以,俄羅斯黑手黨常常會招募許多的烏合之眾來參與犯罪組織。此次第一銀行的ATM盜領案件,在台灣現身的多數都是所謂的勞動單位的罪犯,這些車手,在整個俄羅斯犯罪組織裡,就是最低階的罪犯,這些人往往都是聽命行事,經過嚴密切割與分工的犯罪活動,每個低階罪犯,經常只知道自己一小部分的工作,對於犯罪的全盤模式,往往不一定瞭解,所以,即使落網,各國警方仍然對於俄羅斯犯罪組織一籌莫展。

全球化的年代,加上資訊科技的發達,跨國犯罪的網絡非常難被掌控,犯罪組織的成員,藉由便利的交通,經常四處移動變換工作地點,並沒有一個常駐的所在地,非常難以掌握他們的行蹤。類似第一銀行ATM的盜領案,在許多國家都曾發生過,這些犯罪往往都可以全身而退,帶走大量的不法所得,即使在歐美日等先進國家,警察與司法機關對於這類新型態的跨國犯罪,也往往束手無策。台灣的檢調與警察單位可以迅速的破案,逮捕三名嫌犯,並且取回絕大多數的不法所得,為全球首例,我們應不吝給與掌聲。

  • Finckenauer, James and Yuri A. Voronin (2001) The threat of Russian organized crime. U.S. Dept. of Justice, Office of Justice Programs, National Institute of Justice

  • Finckenauer, James and Elin Waring (1998) Russian mafia in America: immigration, culture, and crime. Boston: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press.

  • Serio, Joseph (2008) Investigating the Russian mafia. Durham, North Carolina: Carolina Academic Press.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