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強制休息與換人開車——義大利跟美國如何確保司機行車安全?

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十多年前,筆者在英國唸研究所時,有個室友是義大利人,他是我留學英國期間最好的朋友,於是,當時我認識了非常多的義大利留學生,也學了不少的義大利文。畢業返台前,有個空檔,在朋友的熱情邀約下,我就憑著一股傻勁,一個人跑去義大利流浪了一個多月。身為一個窮留學生,想要長期旅遊,省錢、省錢、再省錢就是唯一的策略。搭乘廉價航空,經常以麵包泡麵果腹,投宿品質差的青年旅館,甚至偶爾睡機場或是車站,都是一個背包客經常會做的事情。

旅行義大利的過程中,除了參觀各地的名勝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去拜訪我的好朋友與他的家人,好友的家並不是在羅馬或是米蘭等大城市,而是位於義大利非常南邊的小鎮,一個幾乎很少有觀光客或是外國人的地方。想盡辦法要省錢的我,沒有錢坐飛機或是火車到南義,只能搭乘長途巴士前往拜訪。

從羅馬出發的時候,剛好是週五,出發時,巴士上坐滿了人,不過,我是唯一的外國人,所以,車上七嘴八舌的說話聲,或是司機的廣播,我通通都聽不懂。在那個沒有智慧型手機,或是google map的年代,我只知道我可能要坐上很久的車,在車上,我有點緊張,深怕自己不小心睡過頭了,坐過站,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其實,我多慮了。

不斷下車上車的義大利巴士

當時,不甚瞭解歐洲文化的我,覺得這巴士非常的煩人,大約每兩個小時,司機就會廣播,然後找地方停車,我剛開始搞不清楚狀況,為什麼莫名其妙停車。因為車上沒人說英語,我只能硬著頭皮,用拙劣的義大利文加上比手劃腳,詢問車上的乘客,原來是司機要強制休息,因為我仍然很狀況外,每次都是跑下車上了廁所,看有同車的人上車了,就馬上趕回車上坐好,深怕自己休息太久,出來車開走了。走走又停停的過程外,大約距離出發五小時左右,司機又劈哩啪啦的開始廣播,突然間,所有的人都站起來要下車了,我很緊張的問司機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不會說英語的司機只顧著趕我下車,沒有回答我,叫我去問車下的一個工作人員。突如其然被叫下車的我,很緊張的問了工作人員,這是我的目的地嗎?還是出什麼事情了?工作人員勉強的擠出幾句英文,叫我上另一台巴士,他跟我說,距離我的目的地還有好幾個小時,不用擔心。上了車之後,也換由另一個司機開車,繼續我們的行程,十多個小時的車程,隨著巴士往南,人越來越少,等到坐到朋友居住的小鎮時,車上只剩下我一個人。

南義大利小鎮的風光與質樸,真的是不同中北部義大利的大城市,跟朋友一家人渡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離開小鎮的那天,朋友特地開車送我去巴士站牌,陪我等待返回羅馬的巴士。上車時,我有點傻眼,這輛又大又新的賓士巴士,車上只有兩個坐在車頭的人,透過朋友的翻譯,我才知道,這兩個人都是司機。因為法令的規定,跑這趟十多個小時的路程,他們需要輪流開車,才不會疲勞駕駛。由於義大利人不喜歡搭過夜的巴士,當天是週三晚上,我居然是唯一的乘客。

一路上,司機們向我開玩笑的說,應該讓他們兩個人開自己的車送我就好了,一台有四五十個座位的新巴士只載我一個人,實在很浪費油錢。他們告訴我,由於我是車上唯一個乘客,如果要上休息站的廁所,或是肚子餓要下車買吃的,都可以提早通知他們。就這樣,兩個司機就一路的開車,猶如包車一般,送我一個人回到了羅馬。這趟旅程,給我不小的震撼,我之前從來沒思考過,原來司機連續駕駛有時間限制,兩小時需要強制休息,超過四小時一定要換手,才能確保行車安全。

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廉價巴士,安全也不能打折

到美國唸書後,依然保持窮留學生的生活方式,所以,廉價長途巴士就成為旅行的好伴侶。某次,要從密蘇里州的堪薩斯市(Kansas City)坐車到芝加哥(Chicago),因為買到了兩塊美金來回的車票,於是,就決定花八個小時,坐廉價長途巴士公司Megabus的夜車去芝加哥,紅眼巴士到芝加哥時,剛好是一大清早,可以省一天旅館錢,又可以省下許多交通費,非常經濟實惠。當車子一路開到了聖路易市(St. Louis)時,巴士行駛了大約四小時,司機說,休息二十分鐘,然後,他就離開了。不久後,換了另一個司機,把我們送到了芝加哥。跟在義大利一樣,即使是廉價的巴士,行車安全依然不能打折,司機就是人,人工作後,就是需要休息,開車久了,自然會專注力不集中,體力也會流失,長途開車到了一定時數,就是要強制休息或是換司機。

在美國居住多年,年輕時,我可以一天開車一千多公里帶家人出去玩,一天只要休息一兩次就行。兩年前,前往加州訪友,久聞南加州的約書亞樹(Joshua Tree)國家公園的盛名,我一個人,早上四點就開車前往,打算來個一日遊。回程時已是夜晚,貪心的我,想要一路都不休息,迅速從國家公園開回借宿的朋友家。沒想到,雖然這一條蜿蜒在沙漠的公路上通通沒有車,我卻無法輕鬆開回去,因為這一天下來,開車加健行,我真的累了,我也不再年輕了。深夜,在毫無燈光的路上,開著開著,我發現眼前居然出現了兩條馬路,我心想,慘了,我的眼睛花了,這沙漠裡明明只有一條馬路,我只能靠路邊停下車來,休息加上吃東西,等體力好轉後再開車。

美國廉價長途巴士公司Megabus。 圖/路透社
美國廉價長途巴士公司Megabus。 圖/路透社

Megabus內部裝潢。 圖/美聯社
Megabus內部裝潢。 圖/美聯社

手沒有握著方向盤也有其它事得做

台灣的大型遊覽車駕駛,普遍年齡都不輕,長期工作後,如果沒有好好休息,發生重大意外,真的是不讓人意外。這麼多年來,每次台灣發生傷亡重大的遊覽車事故,政府就說要改善,的確有制訂了不少的規則或是法令,然而,立法從嚴、執法從寬,加上虛應故事的態度,危險駕駛在本質上並沒有改善,所以,才會一再地發生傷亡慘重的交通意外事故。

在歐美旅行期間,我經常乘坐當地的廉價長途巴士,即使只有我一個乘客,司機們都還是得照規矩來,客運老闆知道跑完這趟會賠錢,還是要有兩個司機輪流開車,因為如果被抓到,不僅罰到老闆手軟,民眾也會對這間客運的安全性有所疑慮。台灣呢?有可能這樣做嗎?有可能真正的讓司機充分休息,甚至有兩個司機輪流開車嗎?我覺得很難,主管機關根本沒有積極的作為,也不認為偷天換日的班表有問題,反倒是認為司機在待命的時候,就不算工作,所以可以不算工時,當作休息。有段時間,我曾經短暫兼差過當司機兼地陪,帶著從台灣或是中國的學術團體參訪美國各地的機構或是大學,服務對象有時候去開會,我不需要進去,回到我開的九人座小巴士,短暫的一兩小時,根本沒有辦法休息,必須要稍微清潔車內的垃圾,開車去加油,上網研究下個行程路上是否會塞車,要不要找替代的道路,或是稍微檢查一下車況,手沒有握著方向盤,其實還是在做事情,待命不是沒事做,在駕駛座上更遑論好好的休息。

台灣雖然不像歐美國家領土廣大,長途巴士經常需開個七、八個小時或是更長的時間,才可以到目的地。但是,開車的距離短,並不代表比較輕鬆。以美國為例,很多時候,當車輛駛離了大城市,上了洲際高速公路,往往就是一條直線開到底,如果沒有特殊狀況或是塞車,需要經常變換車道,開上幾小時都算是輕鬆。然而看回台灣,因為地形的限制,許多前往旅遊勝地的道路都是蜿蜒曲折,大型車駕駛得隨時留意可能出現在視覺死角的機車,閃避任意違停的汽機車,其實,開車的難度反遠勝於美國,駕駛的專注度也更需要集中。

台灣因為地形的限制,有許多前往旅遊勝地的馬路都是蜿蜒曲折,大型車駕駛得隨時留意可...
台灣因為地形的限制,有許多前往旅遊勝地的馬路都是蜿蜒曲折,大型車駕駛得隨時留意可能出現在視覺死角的機車,閃避任意違停的汽機車,駕駛的專注度也更需要集中。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在台灣,一個遊覽車駕駛從早到晚工作,得應付遠比美國複雜的路況,壓力加上缺乏適當足夠的休息,不出事情都難。加上台灣的遊覽車勞檢仍然不足,不少歐美國家的遊覽車駕駛勞檢,都是在公路上檢查,歐盟部分國家遊覽車甚至需安裝黑盒子備查,讓行車安全更有保障。若是台灣有關單位能更加積極介入管理,才有可能趕善現今遊覽車運輸業者陽奉陰違的狀況。

我的父母親經常都會跟我說,我們家的里長又辦了超級便宜的里民一日遊,只需要繳四、五百新台幣就可以坐巴士出遊,還包午餐,我聽了後反而覺得心驚膽顫。因為如果自己搭乘客運前往,光是來回車票,就超過了整趟出遊的費用,也許有人補助里長辦活動,但仔細想想,羊毛出在羊身上,超低價的一日國民旅遊,到底有沒有旅遊品質與安全?為什麼可以這麼便宜?那旅遊業者賺什麼呢?今天,我們如果不關心遊覽車的行車安全,下一個受害的可能是我們的父母,我們自己,甚至是我們去參加校外教學或是學校旅遊的孩子,你能想像自己孩子開心的出遊,卻迎回冰冷的遺體嗎?台灣要邁向更文明的社會,便要痛定思痛,徹底改善惡質旅遊運輸業的沉痾,畢竟保障司機的勞動權益,就是保障你我的安全。

提升交通安全,台灣要痛定思痛,徹底改善惡質旅遊運輸業的沉痾。 圖/本報系資料照
提升交通安全,台灣要痛定思痛,徹底改善惡質旅遊運輸業的沉痾。 圖/本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