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海軍敦睦艦隊染疫,防疫軍令傳遞出問題?

陸軍39化學兵群至磐石軍艦執行消毒作業。 圖/取自中華民國海軍
陸軍39化學兵群至磐石軍艦執行消毒作業。 圖/取自中華民國海軍

海軍敦睦艦隊染疫事件,國防部和海軍都有疏失和責任。其中國防部事前下達的防疫軍令是否不夠明確?事後危機處理又手忙腳亂;海軍艦指部也未律定通報標準,導致和敦睦艦隊間的軍令認知和傳遞出問題,最後又未落實聯檢機制,一連串的疏失才會演變成染疫風暴。

雖然最後敦睦艦隊在軍事外交上達成任務,但艦上官兵染疫,並意外造成台灣防疫破口和社會恐慌,甚至影響軍心士氣,反而付出了不成比例的國家安全成本和代價。

國軍而言,戰備和防疫一樣重要,毋庸置疑。因為如果防疫失敗,也等於戰備癱瘓。但如何兼顧戰備和防疫?特別是在防疫困難的軍艦上,既要能夠避免染疫、又維持高度戰力,不僅是國軍,恐怕也是歐美先進國家海軍的難題。也因此,這次敦睦艦隊的遠航訓練和出訪,原本就是項高難度的挑戰。

通報標準軍令是否明確待釐清

可以看到,這次敦睦艦隊遠航,國防部事前並非沒有防疫準備,除了讓艦隊帶足七百多名官兵可換用45天的口罩外,加上醫療設施充足的「磐石軍艦」隨行,也律定了相關防疫機制,看似先幫艦隊設下了數道防疫網,並有了萬全準備。

然而,事前的風險評估,恐怕只想到敦睦艦隊啟程後、到返台前的海上航行和訪問友邦階段,防疫重點集中在避免官兵於境外遭到感染,卻沒人想到,新冠肺炎病毒,或許也有可能從台灣境內直接帶上艦隊,並在艦上擴大感染。更不會有人料到,疫情跟著艦隊返台後,竟還突破軍方設下的防線進入到台灣社區;而意外,通常就是這樣發生的。

敦睦艦隊染疫事件在延燒一周後,依目前公開訊息再仔細檢視,可以發現,國防部雖為艦隊設下防疫機制,但在通報標準的軍令上,恐怕不夠明確。

根據國防部記者會公布資料,國防部是依據部長嚴德發在2月25日視導海軍承德軍艦時下達的防疫指示,作為要求敦睦艦隊通報的佐證,其中第八項要求,「防疫期間艦艇於海上執行任務如有『疑似個案』,即申請救護直升機執行人員後送,清查該員接觸史,密切接觸人員移至自主健康管理區管理」。

不過,這項防疫軍令,是當時針對在台海戰備的全海軍艦艇,是否也適用於遠航時間長達一個多月的敦睦艦隊?因為倒底是「疑似個案」,還是後來軍方所指的「發燒」?還是艦上通報表的「不明發燒」要通報?這部分在國防部調查中必須要釐清,因為這會牽涉到,到底是支隊長通報出狀況,還是前端國防部和艦指部的軍令不夠明確,才導致敦睦艦隊軍令傳遞有問題,也才能確定通報上的疏失和責任。

因為如果律定的是「疑似個案」要通報,「磐石軍艦」雖有醫療設備,但卻沒有篩檢能力,艦上醫官和支隊長如何判定官兵是否疑似染疫?

同時,如果有進一步明確要求「發燒」或是「不明發燒」就要通報,而支隊長卻沒有回報,那支隊長當然有通報不實的責任。同樣的,如果國防部和海軍並沒有相關要求「發燒」或是「不明發燒」就要通報的公文指示,支隊長確實可能因而出現軍令認知上的問題,並導致通報落差的問題。

圖為4月9日,總統、國防部長、參謀總長及官兵代表前往碼頭歡迎敦睦支隊返台。 圖/...
圖為4月9日,總統、國防部長、參謀總長及官兵代表前往碼頭歡迎敦睦支隊返台。 圖/取自中華民國海軍

遠航月餘無人發燒豈不異常?

此外,這次國防部的防疫要求和海軍規劃的出訪計畫,一開始恐怕就存在衝突和矛盾。因為如果這次敦睦艦隊的「機密任務」如此重要,怎會依照國防部給全海軍的防疫總指示標準,規劃艦隊只要有一例疑似個案(國防部說明指包括發燒和咳嗽),就因而取消任務返航?因為既然這次任務這麼重要和迫切,理應有冒險染疫的準備,而非只要染疫就取消任務。

因為,如果艦隊依照國防部這種高標準的「防疫優先」要求,「磐石軍艦」在3月5日啟航後,在才出海一天的3月6日,就有官兵發燒就診紀錄,艦隊可能就該立即返航,無論再怎麼攸關國家安全的重大機密任務,恐怕也都很難達成。特別是,海軍艦艇平日在台海戰備,官兵發燒是常見的事。而這也讓敦睦艦隊在啟航前,就讓國防部所設下的高標準防疫措施,特別是通報機制形同虛設。

不過,對敦睦艦隊支隊長陳道輝少將來說,無論前端的軍令下達是否模糊不清,只要他把包括「疑似個案」、「發燒」或是「不明發燒」,全數回報,交由岸上單位去研判,他身為支隊長的責任就已盡到,也不會有任何失職爭議,因為國防部和海軍並未要求他判定官兵是否染疫,甚至是否返航。

特別是,支隊長關於艦上官兵就診紀錄的通報,又牽涉後續國防部和海軍對艦上是否可能染疫的研判,也關乎艦隊返航後的應變和處理。因為如果國防部發現艦上發燒人數異常,無論是途中返航,或是達成任務後返航,或許還有機會透過更嚴密的檢疫措施,避免4月14日聯檢小組登艦檢查的最後一道防疫關卡也完全失效。

這次敦睦艦隊染疫事件,當然不是艦隊支隊長個人所造成,上層的海軍艦隊指揮部和國防部,也有不少責任。其中艦指部的疏失,是應該絕對了解,海軍艦艇官兵發燒是常見的事,既然是常見的事,敦睦艦隊這次遠航長達一個多月,但回報資料中,高達七百多名官兵完全沒有發燒紀錄,這不異常嗎?而國防部拿到的通報資料,也不覺得奇怪嗎?這部分上層單位當然有督導上的失職。

此外,既然這項出訪計畫是由國防部長核定,國防部在事前卻未發現通報機制可能存在漏洞,並針對防疫計畫內容可能難以落實進行審視,導致雖然規劃多道看似嚴密的防疫網,但卻因難以達成最後形同虛設。

還有事後第一時間的危機處理,不僅頻頻出現說明資訊前言不對後語,還鬧出緊急召回地點選在學校等人潮密集處,導致社會更加不滿,讓事件越演越烈。這些疏失和責任,當然不能只由艦指部指揮官和敦睦艦隊支隊長扛,上級的國防部,當然也該有高層官員負責。

敦睦艦隊出現確診病例後,國軍出動化學兵在軍區外大消毒。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敦睦艦隊出現確診病例後,國軍出動化學兵在軍區外大消毒。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