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為拚觀光幫歷史加料?他談澎湖「南進指揮所」奇談

《神力女超人1984》:以復古懷舊之名,宣揚過時理念的英雄布道大會

《神力女超人1984》海報。 圖/華納兄弟
《神力女超人1984》海報。 圖/華納兄弟

(※ 本文有雷,斟酌閱讀。)

上一部超級英雄電影是什麼時候?2020全球籠罩在疫情之下,超過一年沒有漫威電影,許多好萊塢大片也紛紛延檔或取消上映。原訂於去年上映的《神力女超人1984》(Wonder Woman 1984),幾經波折後,終於定檔於今年底上映,並在美國同步上架串流影音平台,成為電影演進史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熟悉的爆米花片最對味,DC延伸電影宇宙確實不再黑暗,該有的大場面與特效沒有少,蓋兒加朵(Gal Gadot)的風采魅力也滿溢於銀幕上。然而,原本期待年末能以一記響砲歡騰收場,《神力女超人1984》卻讓人在過長的兩個半小時之後,留下一絲莫名的空虛。

故事以一個精彩(但稍微過長)的回憶片段為楔子,講述著童年的黛安娜在古代競賽中投機取巧反而喪失資格的小故事大啟示。磅礡的配樂搭配著遨翔於西班牙安達盧西亞海岸的壯闊攝影,以及巨大的競技場和熱血沸騰的力與美展現,這段激似魁地奇與《極限體能王》(SASUKE)結合的開場,由小女星Lilly Aspell完美帶出黛安娜的好強和機靈。

然而,這段無論是在畫面或配樂,都太早就讓電影來到最高點。漢斯季默在電影中後段的配樂只剩回收舊有動機,或填充千篇一律的過場旋律,轟炸依然,卻少有亮點。而細細推敲本段所帶出來的箴言寓意:「誠實至上、成功是沒有捷徑的」,則跟後段的故事主軸,並沒有那麼適配地結合。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演出精湛但動機薄弱的反派角色

故事正式切入正題,時間來到了《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第一次世界大戰背景的70年後——美國最鋪張浮華的80年代。黛安娜普林斯隱姓埋名在史密森尼博物館內擔任研究員,偶爾在暗中打擊一下小奸小惡,成為社區的最佳隱藏版朋友。一段像極了《怪奇物語3》(Stranger Things 3)的復古商場搶劫戲,將焦點轉向如阿拉丁神燈般的「許願石」,進而介紹出礦石專家兼動物學家芭芭拉。

芭芭拉認識黛安娜後自慚形穢,仰慕之情逐漸轉為嫉妒,也就慢慢醞釀出反派「豹女」的誕生。飾演豹女的克莉絲汀薇格(Kristen Wiig),一向以《伴娘我最大》(Bridesmaids)等不顧形象的古怪喜劇演出著稱,在本片她從一個邊緣宅女形象,逐漸釋放氣場和魔性,有非常好的發揮。然而這個精彩的演出,最終卻消失在越來越模糊的角色動機,以及越來越厚重的電腦特效妝(毛)髮之下。

另一位反派則是浮誇兜售著美國夢的廣告大亨——麥斯威爾洛德。智利男星佩特羅帕斯卡(Pedro Pascal)先前曾演過Netflix影集《毒梟》(Narcos)當中的緝毒探員潘納、《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第四季中的「红毒蛇」奧伯倫馬泰爾,以及最近迪士尼出品的《曼達洛人》(The Mandalorian)影集當中的蒙面主角。他從這些角色中提煉出獨特的男性魅力,在此片中也使出渾身解數,將誇張的油條與貪婪展露無疑。

儘管兩位演員表現精湛、每幕也都樂在其中,然而雙反派的角色動機皆單薄地令人訝異(我們都知道是貪婪,但是為什麼貪婪?),其退場的方式也異常地反高潮——一位是被擊敗後不知去向,一位則是如《天能》(Tenet)中反派一樣,受到親情的感召就回心轉意了。在花費大篇幅推向的世界末日危機之後,重重提起卻輕輕放下,彷彿在嘲笑觀眾打從一開始,又何必那麼認真。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小心你許的願望?龐雜笨重的第三幕

黛安娜夾在這兩位個性鮮明的角色之中,顯得收斂而險些被埋沒。事實上,她也是憑著一股莫名的執念,就捲入了許願石與反派的糾葛之中。好在上集中由克里斯潘恩(Chris Pine)飾演的老情人史提夫崔佛意外回鍋,也促成了本片中較為輕鬆詼諧的愛情支線。克里斯潘恩在這集擺脫了首集中較呆板的花瓶功用,不只在打鬥追敵中有所貢獻,也為黛安娜襯托出更人性化的一面。

然而,這種「小心你許的願望」的警世寓言原形,早已在《小美人魚》和《阿拉丁》等影視作品中被玩透了(洛德與賈方有許多神似之處),也讓這部片蒙上一層童話故事的陳舊既視感。

當故事邁入中後段,整體的敘事也越加混沌,追根究底就是許願石的運作機制始終交代不清,或是前後反覆。原本要靠肢體接觸才能許願,到後段靠聲波就行;反派如何知道願望可以收回、又可以切割分配給他人;多人的願望互相矛盾時該如何解;換取的代價又是如何決定(難道豹女最珍貴的是她的「溫暖和開朗的個性」)?

諸多禁不起推敲的機制漏洞,以及不切實際的大尺度全球毀滅危機(是的,冷戰片一定要來個核武危機),都讓神力女超人深陷泥淖,空有一身黃金盔甲卻欲振乏力。

確實,跟超級英雄片認真就輸了,至少可以好好享受聲光效果和熱血打鬥吧?遺憾的是,這集的幾場打鬥戲都點到為止,比較像是看花拳繡腿的體操運動,而非拳拳到肉的武術搏鬥。在高度仰賴懸掛鋼絲與電腦特效之下,神力女超人的飛行畫面彷彿站立於綠幕前般無力,她的「真言套索」也連連突破物理原理,連摔出去的壞人都沒有跌落的重力感。

神力女超人與豹女的決鬥也完全被黯淡無光的場景給呼嚨過去,混亂的剪輯拼湊著零散的特寫,典型的好萊塢式打戲,讓人看了毫不過癮。每況愈下的是,黛安娜於故事尾段解除危機的方式,竟然是透過溫情喊話、向全世界播送愛與和睦的宣言,就得以化解了一切的暴戾與貪婪。

這當中最荒謬的,是黛安娜以英文直播,畫面切換到世界各地不同族裔的面孔,卻彷彿都聽得懂且言聽計從。而最終「珍惜眼前你擁有的美好事物」的心靈諺語,從奢華浪費的美國英雄傳送到世界各處的貧苦人家,這當中所折射而出的的優越感和美國中心主義聽起來也格外刺耳。一切塵埃落定後,捫心自問這一課我們(或角色們)學到了什麼,不禁感到悵然。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神力女超人1984》劇照。 圖/華納兄弟

小結

《神力女超人1984》儘管有著超強卡司、引人入勝的角色群,和極具潛力的80年代美學舞台,卻被一個過度龐雜而笨重的第三幕給拖累。原本可以好好探討的女性自我形象與職場性騷擾、人性慾望的追尋與代價,甚至是黛安娜在凡人塵世中如何處理悼念和定位自我,這些主題都處理得美中不足。

平心而論,儘管比起首集,《神力女超人1984》有些差強人意,但依然證明導演派蒂珍金斯(Patty Jenkins)與蓋兒加朵這對黃金組合,仍是配得上大銀幕的是日救贖。特別在這個頹喪的時代,世界各地的影迷所需要的,或許正是80年代的繽紛色彩、振奮人心的飛天遁地,以及蓋兒加朵的優雅與正氣。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