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影評

續談金穗獎賽制爭議,及其不容忽視的學生作品

續談金穗獎賽制爭議,及其不容忽視的學生作品

翁煌德
尼采與史賓賽的超人信徒——談《馬丁伊登》電影與原著小說

尼采與史賓賽的超人信徒——談《馬丁伊登》電影與原著小說

賈培德
新銳電影灘頭堡金穗獎,為何已成死水一灘?

新銳電影灘頭堡金穗獎,為何已成死水一灘?

翁煌德
《記憶屋》:遺忘,是最好的解藥嗎?

《記憶屋》:遺忘,是最好的解藥嗎?

吳思恩
比起靈異,更驚悚的是人性——訪《76号恐怖書店》導演莊絢維

比起靈異,更驚悚的是人性——訪《76号恐怖書店》導演莊絢維

潘怡豪
《南山的部長們》:南韓電影如何再次「殺死」獨裁者朴正熙?

《南山的部長們》:南韓電影如何再次「殺死」獨裁者朴正熙?

翁煌德
李行與瓊瑤電影(十四):《啞女情深》的經典一幕

李行與瓊瑤電影(十四):《啞女情深》的經典一幕

陳煒智
李行與瓊瑤電影(十三):典雅靜默的《啞女情深》

李行與瓊瑤電影(十三):典雅靜默的《啞女情深》

陳煒智
被剝奪的導演權威?顛覆被攝者的紀錄片《水底行走的人》

被剝奪的導演權威?顛覆被攝者的紀錄片《水底行走的人》

吳思恩
雅豊斯/讀書也犯法?從《國際橋牌社》回顧白色恐怖與「二條一」

雅豊斯/讀書也犯法?從《國際橋牌社》回顧白色恐怖與「二條一」

浪漫而殘酷的《狂飆一夢》:天然獨世代眼中的黨外運動

浪漫而殘酷的《狂飆一夢》:天然獨世代眼中的黨外運動

鄭秉泓
吳玟嶸/《國際橋牌社》的海上孤軍:黃國章命案25年真相未白

吳玟嶸/《國際橋牌社》的海上孤軍:黃國章命案25年真相未白

王鼎棫/《國際橋牌社》:面對未爆彈郝柏村,李登輝如何打一手好牌?

王鼎棫/《國際橋牌社》:面對未爆彈郝柏村,李登輝如何打一手好牌?

《冇照跳》:香港回歸這些年,我舞故我在

《冇照跳》:香港回歸這些年,我舞故我在

吳思恩
李行與瓊瑤電影(十二):畸戀言情之外,健康寫實的《婉君表妹》

李行與瓊瑤電影(十二):畸戀言情之外,健康寫實的《婉君表妹》

陳煒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