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檢察官

檢仔聊齋(十六):辭職治百病?離開不是逃兵,是換方法改變體制

檢仔聊齋(十六):辭職治百病?離開不是逃兵,是換方法改變體制

吳忻穎
唐玥/司法官東西軍:踏上法律之路,先了解法官、檢察官差在哪?

唐玥/司法官東西軍:踏上法律之路,先了解法官、檢察官差在哪?

司法 x 對話
捐錢就是老大?警察執法難以擺脫的「金權陰影」

捐錢就是老大?警察執法難以擺脫的「金權陰影」

吳忻穎
「有毒」的毒品查緝政策(六):以臨檢為名,行搜索之實

「有毒」的毒品查緝政策(六):以臨檢為名,行搜索之實

吳忻穎
檢仔聊齋(十五):培養乖乖牌檢察官?高檢署插手職務評定的惡果

檢仔聊齋(十五):培養乖乖牌檢察官?高檢署插手職務評定的惡果

吳忻穎
《國民法官法》通過後,誰為參審程序中「消失的被害人」發聲?

《國民法官法》通過後,誰為參審程序中「消失的被害人」發聲?

甘獻基
「年輕」「女性」錯了嗎?隱藏在課堂中的司法職業性別偏見

「年輕」「女性」錯了嗎?隱藏在課堂中的司法職業性別偏見

吳忻穎
數字背後的「血汗司法」,遙不可及的「精緻偵查」

數字背後的「血汗司法」,遙不可及的「精緻偵查」

吳忻穎
檢仔聊齋(十四):血統純正才優秀?士檢長「精英論」的體系沉痾

檢仔聊齋(十四):血統純正才優秀?士檢長「精英論」的體系沉痾

吳忻穎
「有毒」的毒品查緝政策(五):被績效牽鼻子走,焉能「安居」?

「有毒」的毒品查緝政策(五):被績效牽鼻子走,焉能「安居」?

吳忻穎
知道他怎麼死的,我才能放心——關於「要不要解剖」的真實案件

知道他怎麼死的,我才能放心——關於「要不要解剖」的真實案件

吳忻穎
解剖讓死者「死無全屍」?非自然死亡的勘驗與解剖

解剖讓死者「死無全屍」?非自然死亡的勘驗與解剖

先挺警察犯罪,再送基層懲戒?「斬手騙票案」中新北警局的切割刀

先挺警察犯罪,再送基層懲戒?「斬手騙票案」中新北警局的切割刀

吳忻穎
檢仔聊齋(十三):進一步退兩步?檢察體系改革的「復辟」勢力

檢仔聊齋(十三):進一步退兩步?檢察體系改革的「復辟」勢力

吳忻穎
為績效而瘋狂:破解警方「騙票」,主動追查的檢察官

為績效而瘋狂:破解警方「騙票」,主動追查的檢察官

吳忻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