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司法流言終結者

走偏就是壞孩子嗎?談家庭教育與社會安全網的漏洞

走偏就是壞孩子嗎?談家庭教育與社會安全網的漏洞

2017年3月,位於南投某兒童及少年安置機構爆出21起性侵案,加害人與被害人都是安置機構內的兒童及少年,引起軒然大波,也造成安置機構的寒蟬效應,少年保護官恐怕更難找到願意安置司法少年的安置機構。

無據指稱司法官收錢不具惡意?律師自律也有自助餐?

無據指稱司法官收錢不具惡意?律師自律也有自助餐?

去年2月25日,身為司改國是會議委員之一的張靜律師於媒體投書指稱:「我在司法界、律師界超過36年的資歷與經驗,『今天』法官或檢察官還會收錢的大概在5%至10%間,也許再多一些,也許再少一些。」此番公開發言也引發軒然大波,司法院及法務部等相繼嚴厲譴責,認為誤導社會大眾,傷害司法。

冰屍案連三變:失控的偵查一路大公開

冰屍案連三變:失控的偵查一路大公開

追溯歷次刑事案件細節外流媒體的源頭,發現多以警方為主,無論是在乎自己的聲譽或做給長官看,偵查不公開大多成紙上談兵,誰管你啊!看回我國刑事案件偵查一路大公開的斑斑血淚史,或許我們的警察機關從過去的批評所得到的警惕依然有限。

闖紅燈撞死人免關?刑罰的目的是「除惡務盡」?

闖紅燈撞死人免關?刑罰的目的是「除惡務盡」?

「闖紅燈撞死人免關!」真的是這樣嗎?交通意外事故所引發的死傷,與故意殺人有別;應注意,並能注意,而未注意,或能預見但確信其不會發生的情狀,規定均為過失致死。

柯市長給問嗎:MG149不起訴,算不算「司法公正」?

柯市長給問嗎:MG149不起訴,算不算「司法公正」?

柯市長這句「如果當年司法是公平的,我就不會當台北市長了」,想表達的是如果司法真公平,他現在就在牢裡嗎?又是否是想「自首」當初自己也是「靠關係」才換得不起訴處分的呢?

毒品施用的「罰金」與「罰鍰」,傻傻分不清楚?

毒品施用的「罰金」與「罰鍰」,傻傻分不清楚?

毒品施用新聞不斷,施用者年齡也不斷下降,但民眾對毒品的相關處罰仍常常搞混。處分中的「罰金」與「罰鍰」,大家又是否分得清楚有何不同呢?為何同樣是施用毒品,處罰卻差那麼多?

內湖怪男拉童案:縱放「現行犯」,又是司法無能嗎?

內湖怪男拉童案:縱放「現行犯」,又是司法無能嗎?

日前內湖發生隨機拉童案引起民眾高度關注,筆者看到許地方的媽媽們連忙相互提醒多看顧自家孩童,但也往往附帶一句,痛批「司法無能」,但這其中似乎有很多流言啊!就讓司法流言終結者帶大家一個一個拆解瞭解吧!

別成詐欺幫助犯的「小咖」——打工陷阱如何防範?

別成詐欺幫助犯的「小咖」——打工陷阱如何防範?

暑假正式來臨,不少年輕學子趁暑假打工賺取零用錢,既然是零用錢,當然越多越好!然詐騙產業總以經濟誘因吸引未成年青少年當車手,而幫詐騙集團運送存摺、印鑑,到底觸了什麼法?打工陷阱又該如何防範?

輔大性侵案「免退學」爭議:被性平會忽視的程序正義

輔大性侵案「免退學」爭議:被性平會忽視的程序正義

輔大性侵案中於王生退學處分部分乃為行政處分,其本質與該名王生涉刑事案件無關,刑事部分已以《刑法》乘機性交未遂罪判決三年六個月定讞,因此並無鄉民網友所言的「性侵無罪」,此非事實。

面對詐騙,你真的聰明嗎?評法普書《說真的,你很好騙》

面對詐騙,你真的聰明嗎?評法普書《說真的,你很好騙》

《說真的,你很好騙》書中,每一篇故事都是由我國真實案例改編而成,以故事寫作的敘事手法,一一將各種詐騙劇情呈現在你眼前,並在每個不幸的案例結尾,逐一拆解詐騙手法,說明是什麼樣的詐騙手法讓你心甘情願的一步步上鉤。

「斬手行動」無視程序正義,台灣想走回警察國家老路?

「斬手行動」無視程序正義,台灣想走回警察國家老路?

有基層員警抱怨「若先製作通知書通知車手到案說明,通知不到才向檢察官聲請拘提,這樣根本是打草驚蛇,等於是通知車手跑路」,看似合情合理的抗辯,卻又若有似無的影射檢察官「不挺警察」,顯示出該員警不僅對相關法律規定無知,更找藉口怪罪他人、為自己的錯誤卸責。

提前解除保護管束,民進黨人就是比其他人更加平等?

提前解除保護管束,民進黨人就是比其他人更加平等?

本文並不在為民進黨台南市議員參選人唐儀靜背書,而就此案以法律工作者立場表示法律意見。當然,社會觀感是人民所在意的,但唐儀靜提前解除保護管束則涉及法律議題。司法流言終結者在此拋磚引玉,還望先進不吝賜教。

無教化之可能?從富少超速撞死工人看人民的法感情

無教化之可能?從富少超速撞死工人看人民的法感情

有些讀者會以為遇到這類事件,加害人往往會以「道歉SOP」予以回應,但是,不是加害人發了聲明就沒事了,法官除了依法審理外,也會去檢視加害人是否「說到做到」。不是在媒體記者前輕許承諾,法官就會採信。

司法挺不挺警察?先問問警察合法執行公權力了嗎?

司法挺不挺警察?先問問警察合法執行公權力了嗎?

「沒犯法被查一下又不會怎樣,幹嘛拒絕?」這樣的想法是以員警「維持治安」為前提,但「維持治安」與「合法使用公權力」不是對立的兩面,也不該以「維持治安」作為道德勒索,要人民配合那些不被法治允許的便宜行事作為。

失控的專業?——小燈泡案的司法與醫學,合作或越界?

失控的專業?——小燈泡案的司法與醫學,合作或越界?

每當社會發生重大刑事案件,「精神鑑定」的紛爭就會浮上檯面,精神鑑定往往被民眾認為是重大犯罪者的「免死金牌」,彷彿只要做了精神鑑定就能夠全身而退,也認為只要宣稱有精神病,就能獲得較寬鬆的豁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