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產業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一見大吉:南美館「亞洲地獄與幽魂特展」的殭屍為何引人注目?

影視產業

俄裔導演在法國——看法國經典影展中的法俄百年對望

俄裔導演在法國——看法國經典影展中的法俄百年對望

吳思恩
2022金穗獎賽後點評:獎勵新進之外,能否予以多元類型作品肯定?

2022金穗獎賽後點評:獎勵新進之外,能否予以多元類型作品肯定?

漢斯黃
《我的出走日記》:如何解放受社會束縛的自我?一段關係與情感的自白

《我的出走日記》:如何解放受社會束縛的自我?一段關係與情感的自白

彭紹宇
處理網路侵權靠修法有用嗎?《著作權法》修正的無用論

處理網路侵權靠修法有用嗎?《著作權法》修正的無用論

寇德曼
為什麼我們看老片?法國經典影展走回百年電影歷史舞台的中心

為什麼我們看老片?法國經典影展走回百年電影歷史舞台的中心

彭紹宇
圖輯/一代台語片笑匠傳奇一生落幕——脫線享嵩壽九十

圖輯/一代台語片笑匠傳奇一生落幕——脫線享嵩壽九十

編輯室
韓半島的南北彼端:《遣返》與《第二次遣返》的漫漫回家路

韓半島的南北彼端:《遣返》與《第二次遣返》的漫漫回家路

彭紹宇
台灣留聲機時代的影壇黑狗兄(下):故宮為何有一間楷棟堂?

台灣留聲機時代的影壇黑狗兄(下):故宮為何有一間楷棟堂?

李志銘
台灣留聲機時代的影壇黑狗兄(上):身兼收藏家與演員的彭楷棟

台灣留聲機時代的影壇黑狗兄(上):身兼收藏家與演員的彭楷棟

李志銘
周逸濱、魯忠翰/別再有下一個拍攝意外:新規範如何保障藝文工作者?

周逸濱、魯忠翰/別再有下一個拍攝意外:新規範如何保障藝文工作者?

「政府是金主」的俄國電影產業:領補助都是「愛國爛片」嗎?

「政府是金主」的俄國電影產業:領補助都是「愛國爛片」嗎?

吳思恩
販賣療癒美國夢的奧斯卡已死?這些小金人有更好的去處

販賣療癒美國夢的奧斯卡已死?這些小金人有更好的去處

漢斯黃
《英雄本色》重回大銀幕(二):台港的電影合作與吳宇森的發跡

《英雄本色》重回大銀幕(二):台港的電影合作與吳宇森的發跡

陳煒智
西方社會講法理,東方卻講情?為何奧斯卡的一記巴掌出現不同解讀

西方社會講法理,東方卻講情?為何奧斯卡的一記巴掌出現不同解讀

羅根
台上的一記耳光之後——2022奧斯卡不再是不容褻瀆的電影殿堂?

台上的一記耳光之後——2022奧斯卡不再是不容褻瀆的電影殿堂?

翁煌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