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影視產業

《從前,有個好萊塢》:一封寫給60年代美國流行文化的情書

《從前,有個好萊塢》:一封寫給60年代美國流行文化的情書

小川林
中國影視產業惡化,綜藝節目逆勢成長背後的亂象

中國影視產業惡化,綜藝節目逆勢成長背後的亂象

吳介聲
一座可貴的「自由」——寫在金馬56之後(下)

一座可貴的「自由」——寫在金馬56之後(下)

Pony 馬曼容
一座可貴的「自由」——寫在金馬56之後(上)

一座可貴的「自由」——寫在金馬56之後(上)

Pony 馬曼容
《江湖無難事》:關於「本土影業」的一則苦澀幽默

《江湖無難事》:關於「本土影業」的一則苦澀幽默

林運鴻
中國封殺金馬之後,再談「陸片配額制」背後的政經爭議

中國封殺金馬之後,再談「陸片配額制」背後的政經爭議

寇德曼
李行與瓊瑤電影(一):從「健康寫實」到「夢幻寫實」

李行與瓊瑤電影(一):從「健康寫實」到「夢幻寫實」

陳煒智
中國封殺金馬獎之後,台港電影人要自我審查嗎?

中國封殺金馬獎之後,台港電影人要自我審查嗎?

許偉泰
凜冬已至——中國電影相繼「被」禁,影視產業雪崩虧損

凜冬已至——中國電影相繼「被」禁,影視產業雪崩虧損

吳介聲
台北電影獎改制(下):思慮欠周的遊戲規則,以及被犧牲的台灣電影

台北電影獎改制(下):思慮欠周的遊戲規則,以及被犧牲的台灣電影

鄭秉泓
台北電影獎改制(上):當北影放棄使命,我們需要第二個金馬獎嗎?

台北電影獎改制(上):當北影放棄使命,我們需要第二個金馬獎嗎?

鄭秉泓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看電影——談奇片《石榴的顏色》與台北電影節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看電影——談奇片《石榴的顏色》與台北電影節

陳煒智
《阮玲玉》看影史(一):華語影視聖堂「聯華影業」及其他

《阮玲玉》看影史(一):華語影視聖堂「聯華影業」及其他

陳煒智
蔡昆洲/焦糖哥哥商標爭議:身為網紅,你的名字不是你的名字?

蔡昆洲/焦糖哥哥商標爭議:身為網紅,你的名字不是你的名字?

棺木上的三根釘子:好萊塢傳統歌舞片的最後輓歌(下)

棺木上的三根釘子:好萊塢傳統歌舞片的最後輓歌(下)

陳煒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