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香港

【觀影賀歲】周星馳還值得期待嗎?——當喜劇之王變成炒冷飯之王

【觀影賀歲】周星馳還值得期待嗎?——當喜劇之王變成炒冷飯之王

周星馳曾夢想當性格演員,但與生俱來的喜劇細胞卻意外使他成為喜劇之王。但近年周星馳不止產量大幅度減少,更少見新題材,因為他把更多心思轉向地產界。喜劇之王不介意炒冷飯,因為有龐大的中國市場在支撐,過去的光環可以慢慢消費。

黃愛玲
【觀影賀歲】香港賀歲片編年紀:「新春強檔」是如何產生的?

【觀影賀歲】香港賀歲片編年紀:「新春強檔」是如何產生的?

賀歲片最早源自於香港,最開始並不是一種電影類型,它是經過文化習俗和市場票房的演變疊加,才有此名稱的出現。對於電影而言,每年農曆新年的一月到二月,也被稱作「農曆檔期」,此檔期的電影主要以喜劇方式呈現。

Pony 馬曼容
【觀影賀歲】香港賭片史:賭神歸位後,還剩下什麼?

【觀影賀歲】香港賭片史:賭神歸位後,還剩下什麼?

賭片是香港電影的類型之一,七〇年代興起的賭片,跟香港的經濟發展有很大關係,香港本土意識開始抬頭,電影也脫離過往的「大中國情懷」,轉而關注香港本土民生。在經濟起飛的年代,香港人對金錢的價值觀也有所改變,尤其熱衷股票,賭片的風潮也隨之產生。

黃愛玲
霸王別姬(下):從電視劇、小說與電影改編談歷史的再詮釋

霸王別姬(下):從電視劇、小說與電影改編談歷史的再詮釋

「霸王別姬」作為一個歷史故事原型,隨著時代不斷延伸出更豐富的文學性及多元性,每一次的重寫都是改編其內涵的工程,而被「豐富」了的「霸王別姬」原型又將會影響下一次的改寫。這個現象也體現在《霸王別姬》的三個版本裡。

黃愛玲
霸王別姬(上):是史實還是故事?淺談其文本原型與古今版本

霸王別姬(上):是史實還是故事?淺談其文本原型與古今版本

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作為唯一榮獲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華語片,是連導演自己至今都無法超越的作品。25週年修復版的上映,雖讓人感傷最美好的陳凱歌和張國榮已不復存在,卻慶幸曾有這麼一部電影,為我們留下了時代的印記。

黃愛玲
從在地到國際:搭建NGO參與平台,讓台北邁向世界公民城市

從在地到國際:搭建NGO參與平台,讓台北邁向世界公民城市

台灣民間自發的國際參與行動,串起了一個跨越組織、跨越國家、跨越個人意識形態的網絡,將有機會突破官方外交的侷限。台灣公民社會的力量,會在國際上得到越來越多的友誼與尊重。

林吉洋
誰有資格成為香港人?——身份認同與本土派論述的矛盾

誰有資格成為香港人?——身份認同與本土派論述的矛盾

梁天琦、盧建民因旺角騷亂事件,今年五月各被判入獄六及七年。二人屬香港本土派,主張香港獨立。本文不旨在討論港獨或判決是否合理,而是以本土派代表人物梁盧二人的論述與其言行為例,試圖提出其矛盾之處。

黃愛玲
面對死亡,學習告別——評電影《生生》

面對死亡,學習告別——評電影《生生》

今年八月的最後一天悄悄上映的台灣電影《生生》(安邦導演),因為都以主角為片名,容易造成觀眾困惑。有心找劇情簡介來研究,又可能誤解這只是大銀幕版「人生劇展」錯過無妨,渾然不知自己將要錯過的是一部很棒的電影。

鄭秉泓
香港電影是中國電影嗎?從審查制與合拍片談起

香港電影是中國電影嗎?從審查制與合拍片談起

黃秋生嗆成龍的烏龍新聞落幕,古天樂在金像獎提到「我們香港人今日一定要團結,一定要做好我們自己的香港電影」,然而這句贏得滿堂彩的「香港電影」到底還在不在?

李政亮
成為「禽獸導演」前的牟敦芾——解碼60年代禁片《不敢跟你講》

成為「禽獸導演」前的牟敦芾——解碼60年代禁片《不敢跟你講》

有「禽獸導演」之稱的牟敦芾,於1969年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不敢跟你講》,因當年上映被禁而未曾正式公映,此片也是本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中最令人期待的作品。

鄭秉泓
黃愛玲/《地厚天高》:香港獨派的青春迷惘之歌

黃愛玲/《地厚天高》:香港獨派的青春迷惘之歌

《地厚天高》紀錄片主角梁天琦,是2016年急速冒起的香港本土派政治人物,也是釀成近年少有的香港社會集體暴力事件「旺角騷亂」的主要人物。本片記錄了梁天琦從參加補選到被取消資格後的心路歷程。

特約作者
劉仕傑/龍岡親義公所的烤乳豬,與你不知道的「僑胞」問題

劉仕傑/龍岡親義公所的烤乳豬,與你不知道的「僑胞」問題

僑胞是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民/公民?那台灣以外的國家,有「僑」這個概念嗎?

以公益行旅串起兩岸交流——記走路的人寇延丁

以公益行旅串起兩岸交流——記走路的人寇延丁

在兩岸關係停滯不前的當下,寇延丁以公益行旅串聯起中國與台灣的民間交流。

林吉洋
明月幾時有:偷渡香港意識的主旋律電影

明月幾時有:偷渡香港意識的主旋律電影

《明月幾時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其實是去傳達草根階級的反抗意識。

鄭秉泓
林鄭「組班」為何困難?公職員薪水不是跟市場競價的好嗎

林鄭「組班」為何困難?公職員薪水不是跟市場競價的好嗎

公務員給職不應該以市場邏輯思考。

Cheng L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