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言論自由

老大哥,您變裝了嗎?談社群網站的言論管制

老大哥,您變裝了嗎?談社群網站的言論管制

臉書會對用戶的貼文內容進行審查,如果發現內容不符合網站規定,還會把貼文刪除下架。只要在臉書檢舉過別人的貼文,就會發現臉書禁止的貼文類別,如裸露、暴力、不實報導或是仇恨言論等等,都是會被下架的類別。

鳴人選書
王天心/谷阿莫GG了嗎(下):保障「負面評論」自由的重要

王天心/谷阿莫GG了嗎(下):保障「負面評論」自由的重要

本文只就「正視負面評論存在與散布的公共利益」與「防止寒蟬效應」提出呼籲,筆者並未主張谷阿莫所有影片必然可以通過合理使用。本案件與以上眾無解告訴我們的是:正視谷阿莫利用YouTube而收入頗豐的問題,與正視負面評論存在的公共利益。

特約作者
李中志/「言論自由」將成五星旗與極右主義的溫床?

李中志/「言論自由」將成五星旗與極右主義的溫床?

如果美國社會遭遇的是如統促黨與愛同會的賣國主張,全面的流血衝突勢必發生;但台灣滿街飄揚的五星旗與擴音機不斷的亡台論轟炸,過往的行人卻好像看到房屋廣告一樣,並無自發的反制行動,警方也落得輕鬆不必介入。

思想坦克
楊劭楷/言論自由應該被管制嗎?從德沃金的觀點來看

楊劭楷/言論自由應該被管制嗎?從德沃金的觀點來看

法哲學家德沃金認為,言論自由並不只是發現真理、維持民主過程的工具,而應該是一個政治社會裡,基本的和構成上的特徵,也就是說政府將成年公民視為負有責任心的道德主體,是構成正當民主社會的特徵。

沃草烙哲學
誰在給你打分數?淺論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

誰在給你打分數?淺論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

將信用分數或是黑名單內容,與經濟無關的政治因素連結,就必須要特別謹慎,否則當社會信用體系所產生的黑名單,對於人民的基本權過度限制時,自然容易遭到質疑:這個制度,到底是不是假藉誠信之名,對人民言論自由行侵害之實了?

寇德曼
黃哲融/世界人權日前夕,蓄勢待發的《禁止酷刑公約》國內法化

黃哲融/世界人權日前夕,蓄勢待發的《禁止酷刑公約》國內法化

世界人權日前夕的12月6日,行政院會通過「禁止酷刑及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公約施行法」草案,簡稱《禁止酷刑公約》草案。今天是世界人權日,今年又剛好是世界人權宣言七十週年,本文順勢談談酷刑及虐待的問題。

「意識形態」是髒話嗎?談韓國瑜與台灣常見的誤解

「意識形態」是髒話嗎?談韓國瑜與台灣常見的誤解

有可能韓國瑜是個中古世紀人,他並沒有現代思維。或許他只是覺得抗議「看起來很亂」、「拖累經濟」而已,畢竟,他對於「意識形態」的使用相當錯亂,一方面在媒體上多次表態支持涉及國族意識形態的九二共識、一中架構;另一方面又主張意識形態不可以表達。

梁靧
從在地到國際:搭建NGO參與平台,讓台北邁向世界公民城市

從在地到國際:搭建NGO參與平台,讓台北邁向世界公民城市

台灣民間自發的國際參與行動,串起了一個跨越組織、跨越國家、跨越個人意識形態的網絡,將有機會突破官方外交的侷限。台灣公民社會的力量,會在國際上得到越來越多的友誼與尊重。

林吉洋
蔡嘉裕/你真的知道什麼是「真實惡意原則」嗎?

蔡嘉裕/你真的知道什麼是「真實惡意原則」嗎?

在理應採更高道德標準的律師自律案件上,怎會以所謂「大法官釋字第509號解釋所揭示之真實惡意原則」為其審查標準,最後跳脫合理查證原則、真實惡意原則,逕以系爭言論之另有目的即認為不具惡意,確實很奇怪。

特約作者
繪製一張「打假」地圖:假新聞的類型與攻略

繪製一張「打假」地圖:假新聞的類型與攻略

這陣子國內媒體研究工作者提出許多遏止假新聞現象的看法,但也因為議題的複雜性,而膠著在立法管制及言論自由之間的拉扯。只是,這麼嚴重的問題真的可以任由它蔓延下去嗎?

黃俊儒
為打假新聞?或為奪回監聽權?——談法務部提議修正通保法

為打假新聞?或為奪回監聽權?——談法務部提議修正通保法

近來假新聞的議題甚囂塵上,9月18日行政院指示由通傳會和內政部研議修法,針對假新聞進行管制。與此關係不大的法務部表示為了「打假」,有必要修正103年通過的《通保法》調取票的制度,讓檢察官可以在未經法官同意的情況下,就調取民眾的通聯記錄。

寇德曼
台灣菁英高中生搶赴陸?談中國假新聞與輿論戰

台灣菁英高中生搶赴陸?談中國假新聞與輿論戰

如果個人不在乎事實真相,只為了要黨同伐異,那就算提供再多真相和事實也沒用。若閱聽眾不想成為被愚弄的大眾,甚至是「爭議訊息」的幫兇,保持懷疑、提高敏銳度,辨別消息來源的品質等,都是閱聽人可以再自我要求的事。

陳方隅
假新聞的真與假:癱瘓台灣民主的,不只中國因素

假新聞的真與假:癱瘓台灣民主的,不只中國因素

假新聞指的是透過安排、組織、設計一虛構、捏造的訊息,使接收端相信其來源來真,進而為訊息發送端帶來實惠,如點閱、廣告收入、名聲,甚至是有效打擊對手等。常見形式有內容農場依據熱門關鍵字組織編排產出的文章,以追求點擊的最大化。

許伯崧
無據指稱司法官收錢不具惡意?律師自律也有自助餐?

無據指稱司法官收錢不具惡意?律師自律也有自助餐?

去年2月25日,身為司改國是會議委員之一的張靜律師於媒體投書指稱:「我在司法界、律師界超過36年的資歷與經驗,『今天』法官或檢察官還會收錢的大概在5%至10%間,也許再多一些,也許再少一些。」此番公開發言也引發軒然大波,司法院及法務部等相繼嚴厲譴責,認為誤導社會大眾,傷害司法。

龍建宇/不想被Google不行嗎?——被遺忘權與言論自由的權衡

龍建宇/不想被Google不行嗎?——被遺忘權與言論自由的權衡

米迪亞暴龍前執行長施建新,2008年因被報導買球隊打假球後,只要在網上搜尋其名就可搜出許多假球報導,因此他向Google請求移除搜尋結果,這就是「被遺忘權」。那麼,被遺忘權是否會抵觸言論與新聞自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