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韓國

「世越號文學」的開始——導讀《那些美好的人啊》

「世越號文學」的開始——導讀《那些美好的人啊》

《那些美好的人啊》收錄8篇以世越號為題材的作品,作者提到書中蘊含著「人與人相遇時瞬間的美好」,因此書名取作《那些美好的人啊》。但直至此刻,讀者對船難仍記憶鮮明,因而在閱讀這本小說時還是會揪著一顆心,那種「美好」依然飽含血淚。

鳴人選書
《殺人回憶》:通往冤案地獄的路,是由「正義」鋪成的?

《殺人回憶》:通往冤案地獄的路,是由「正義」鋪成的?

《殺人回憶》是韓國導演奉俊昊2003年的作品。如果以警匪片或推理片的角度去看這部作品,到了片尾一定會感到失望,但如果透過別的角度看這部片,也許可以得到一點收獲。

從《世上最美麗的離別》與《最後的禮物》看見韓國不同形式的「家」

從《世上最美麗的離別》與《最後的禮物》看見韓國不同形式的「家」

韓國電影與電視連續劇裡,「家」一向是重要的主題,「母親」也幾乎是不可或缺的角色。然而,很少有電影像《最後的禮物》與《世上最美麗的離別》這二部電影一樣,讓我們看見當代韓國家庭的各種面貌,思考「家」的真正核心。

何撒娜
一個故事,兩種敘事:《小森食光》與《小森林》的日韓文化差異

一個故事,兩種敘事:《小森食光》與《小森林》的日韓文化差異

從韓版《小森林》與日版《小森食光》,可看出說故事的人有甚麼差異,及不同版本背後的社會與文化脈絡,進一步去思考甚麼是人類的共同處境,甚麼又會因著文化脈絡與社會情境的不同,而有所差異。

何撒娜
與神同行:千年之後,糾纏不清的父兄與家國敘事

與神同行:千年之後,糾纏不清的父兄與家國敘事

最近上映的韓國電影《與神同行》1、2集票房火爆,由很受歡迎的同名韓國漫畫改編而成,電影版雖然壯觀催淚,卻與原著故事有很大的不同,而正是這些改編內容,呈現出韓國社會的意識形態與敘事方式。

何撒娜
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媒體是為了誰而存在?

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媒體是為了誰而存在?

媒體,以及我們所有人,基本上都代表社會多數,要具備關懷社會弱勢的視角。這樣,社會才得以維持下去。這就是可以拿來判斷客觀與否的指標。媒體為了讓自己的看法合理化,會不斷找出一些事實(fact)來牽強附會。

鳴人選書
蔡鈺淩/從反叛青年到中堅大叔——南韓作家金英夏與「新世代文學」

蔡鈺淩/從反叛青年到中堅大叔——南韓作家金英夏與「新世代文學」

對台灣出版界來說,韓國作家金英夏是個全新的名字,但對熟悉韓國綜藝的人來說,這名字一點都不陌生。金英夏是韓國少數與媒體互動良好,並親身參與各種媒體製作的文學作家。電影《我腦海中的橡皮擦》的劇本,就是出自金英夏之手。

Openbook閱讀誌
包青天何時退堂:台灣能有自己的「漢摩拉比先生」嗎?

包青天何時退堂:台灣能有自己的「漢摩拉比先生」嗎?

近來有一部談論司法職場百態的韓劇《漢摩拉比小姐》引起網友不少討論。《漢摩拉比小姐》劇中講述幾位韓國法官因各自不同的成長歷程、處世價值交會後所產生的火花,並在不同的行事風格下,衍生出法庭內外的故事與觀點,發人深思。

王子榮
顏聚享/「分裂國家」是什麼?從朝鮮半島的和平進程談起

顏聚享/「分裂國家」是什麼?從朝鮮半島的和平進程談起

朝鮮半島上兩國的領導人首度在停火線會面,是今年備受國際矚目的焦點。本文將從國際法觀點淺談常見的國家成立模式,分離的規則與國際實踐,並說明南北韓為何不適用「分裂」後,接著回頭討論台灣。

此處心安是吾鄉:美好或幻滅?臺灣百貨櫃姐的韓國夢

此處心安是吾鄉:美好或幻滅?臺灣百貨櫃姐的韓國夢

偶爾會有中國客人好奇佳瑩是哪裡人,知道她來自臺灣,反應不一。有的泛政治化:「妳怎麼可以說自己是臺灣人?」「如果妳說妳是中國人,我就買!」佳瑩總是態度柔軟的打哈哈帶過。

鳴人選書
芝瑟:未盡的歲月、未竟的轉型正義

芝瑟:未盡的歲月、未竟的轉型正義

今年是濟州島43事件的七十周年紀念。台灣人對這事件不太熟悉;而其實,很多韓國人其實也不太知道這件事情。對於大部分的韓國人來說,濟州島是旅遊慢活的聖地、一個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

何撒娜
沈如瑩/寫作也是一種政治行為——光州事件改編小說《少年來了》

沈如瑩/寫作也是一種政治行為——光州事件改編小說《少年來了》

作者韓江自言她不是那種會現身在政治場合的人,她偏好透過寫作的方式將思想付諸行動,於是寫出以「光州事件」為主題的長篇小說《少年來了》。

Openbook閱讀誌
首爾散策:都市空間體驗景點推薦

首爾散策:都市空間體驗景點推薦

城市從「以車為本」邁向「以人為本」,城市的土地逐步由汽車的車輪下得到解放。

邱秉瑜
有嘴巴的潛水員——讀世越號事件改編小說《謊言》

有嘴巴的潛水員——讀世越號事件改編小說《謊言》

潛水員是沒有嘴巴的,這是《謊言》一書中經常浮現的一句話。

許伯崧
不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小人物們的We Power

不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小人物們的We Power

促使人們上街頭的,有時候不是因為勇氣,而是因為一份「情」。

何撒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