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女性主義

「一個女孩被俘,就是全族人被俘」——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娜迪雅

「一個女孩被俘,就是全族人被俘」——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娜迪雅

2014年8月,伊斯蘭國血洗了娜迪雅居住的村莊,他們將男人全數屠盡,女人淪為性奴。2016年,娜迪雅站在聯合國講台上成為此暴行的控訴者,並於2018獲諾貝爾和平獎。《倖存的女孩》一書揭露伊斯蘭國的種種暴行。

鳴人選書
台灣一定要#MeToo嗎?不公開說出口的,不一定不勇敢

台灣一定要#MeToo嗎?不公開說出口的,不一定不勇敢

與其質問「為什麼台灣沒有#MeToo」,我更想問的是「台灣一定要#MeToo嗎」?難道台灣一定得跟上#MeToo,我們才稱得上支持女性主義運動,才代表我們有跟上世界潮流?才能證明我們沒有被世界忘記?女性主義難道只有歐美流行的那一套?

陳心怡
裸身與解放——林絲緞與60年代台灣的女體影像

裸身與解放——林絲緞與60年代台灣的女體影像

長久以來,關於「裸露」與「裸體」、「藝術」與「情色」之間的論辯,一直都是個充滿爭議的話題。1965年,台灣女子林絲緞舉辦了一場以她為模特兒主題的人體攝影展,作為其結束九年模特兒生涯,自此宣告投身舞蹈世界的告別儀式。

李志銘
周芷萱/如果禁止深夜外出和衣著暴露效果有限,人該怎麼保護自己?

周芷萱/如果禁止深夜外出和衣著暴露效果有限,人該怎麼保護自己?

在各種性侵、性騷擾新聞底下,除了譴責加害人,也常常有留言「關心」受害人:是不是穿很露?為什麼要在夜店留這麼晚?這些說法可能出於說話的人認為的善意提醒,但也有人指出,這些提醒把悲劇發生的部分責任歸於受害人,是一種譴責受害人的態度。

沃草烙哲學
賴天恆/「男」情心:為什麼性侵受害人容易被質疑?

賴天恆/「男」情心:為什麼性侵受害人容易被質疑?

父權體系制裁侵受害人的方式,便是要好好審問她們,不論是在法庭上或是網路上,都要仔細檢視她們的每一分「責任」,每一分「缺失」。「男情心」在性犯罪上,把被害人當成加害人,把加害人當成被害人。

沃草烙哲學
法國六八學運50周年——現身或缺席?女性的沉默與吶喊

法國六八學運50周年——現身或缺席?女性的沉默與吶喊

半世紀之後的我們,或許很難想像1968年的社會氣氛。影響後世文化至深的法國六八學運/五月風暴,如今已邁入50周年,當年的女性是以什麼樣的姿態參與現場?以寫作為途徑,如何能「再現」整個世界?

Openbook閱讀誌
性別或美學先行?——《太陽之女》與佔領坎城的82名女影人

性別或美學先行?——《太陽之女》與佔領坎城的82名女影人

2018年第71屆坎城影展於5月8日至19日舉行,主競賽評審團主席凱特布蘭琪與82位電影從業女性在主競賽片《太陽之女》世界首映前「佔領」紅地毯,共同發表聲明,爭取男女同工同酬,並終止性騷擾。

鄭秉泓
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非洲男人獵巫記

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非洲男人獵巫記

迥異於非洲男性導演的觀點,一黑一白的兩位年輕女性影像工作者,在《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中針對電影裡非洲女性所遭遇種種荒謬不人道的對待,一次賭氣似的口頭反擊,完成一部貨真價實的女性電影。

鄭秉泓
陽剛的運動,陰性的媒體:運動媒體的性別分工

陽剛的運動,陰性的媒體:運動媒體的性別分工

從近來女主播的FB發文、相關新聞的留言板中,甚至從近來運動場域裡的#metoo、F1取消賽車女郎等新聞的反應,就可看出大抵以性別為界的極端化反應。

陳子軒
蔡慶樺/德文,男人的語言?

蔡慶樺/德文,男人的語言?

德文的問題不在其性別特徵,而在許多表達上過於偏好某一個性別——即陽性。

冬奧女子花式滑冰的愛恨情仇

冬奧女子花式滑冰的愛恨情仇

讓我們抓住平昌冬奧的尾聲,一同欣賞這場由一群真正的女人、真正的運動員,所帶來真正的冰上盛宴。

陳子軒
以紀錄片為武器——艾曉明的女權與社運征途

以紀錄片為武器——艾曉明的女權與社運征途

艾曉明認為,要清晰展現事實和道理,引發更深入的輿論討論,就能影響公眾的看法,推動官方改變不公,因此她選擇了紀錄片。

鳴人選書
【百辯金剛】女性的公共參與

【百辯金剛】女性的公共參與

我們邀請到專欄作家蔡宜文,以及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彭雅倫,分享她們對女性公共參與的觀察與思考。

賴天恆/第一次「仇女」就上手

賴天恆/第一次「仇女」就上手

哲學家凱特曼尼認為,仇女的敵視與仇恨其實不針對全部女性,而是只針對特定類型的女性。

沃草烙哲學
為什麼「比小眼睛」是種族歧視?

為什麼「比小眼睛」是種族歧視?

回顧運動場上,以瞇眼手勢作為對於亞洲人的歧視屢見不鮮。

陳子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