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金馬獎

槍與玫瑰下的「中國台灣」金馬獎

槍與玫瑰下的「中國台灣」金馬獎

如果真要追求文化個體的自主,與其繼續爭論金馬獎,不如好好培養自身影視產業,與發展國內外市場。有了賴以生存的「麵包」,本地流行文化才足以抵抗真實的槍炮威脅、與虛假的玫瑰誘惑。

劉昌德
非關城市,無涉幸福——評何蔚庭《幸福城市》

非關城市,無涉幸福——評何蔚庭《幸福城市》

馬來西亞出身的導演何蔚庭在處女作長片《台北星期天》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肯定後,直至八年後推出的新作《幸福城市》。本片在台灣上映前已在加拿大多倫多影展亮相,並拿下影展的「站台」單元大獎,也入圍今年的金馬獎四項大獎。

Alfredo
他們的1990——《七月與安生》和《八月》

他們的1990——《七月與安生》和《八月》

《八月》透過微觀個體講述整個時代;《七月與安生》卻在反覆的辯證中說明了沒有個體這回事。

鄭秉泓
再見純十六,向台灣獨立影像致敬

再見純十六,向台灣獨立影像致敬

「台灣純十六」代表著台灣電影的獨立精神,以各種形式延續下去。

鄭秉泓
寫在2016年台北電影獎頒獎以後:假性的平等

寫在2016年台北電影獎頒獎以後:假性的平等

台北電影獎評選方式能培養台灣電影嗎?

鄭秉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