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北電影節

蔡明亮《日子》:原來,這才叫做「過日子」

蔡明亮《日子》:原來,這才叫做「過日子」

陳煒智
吞噬美少女的鄉間陰宅:大林宣彥《鬼怪屋》的怨念與復仇

吞噬美少女的鄉間陰宅:大林宣彥《鬼怪屋》的怨念與復仇

陳夏民
「生」的新鮮感,與「猛」的生命力——《蚵豐村》如何接地氣?

「生」的新鮮感,與「猛」的生命力——《蚵豐村》如何接地氣?

詹氏
《蚵豐村》的出走與返鄉:我們該如何尋找回家的路?

《蚵豐村》的出走與返鄉:我們該如何尋找回家的路?

彭紹宇
獻給羅興亞難民的泰國電影——訪《邊境幻夢》導演阿朗潘

獻給羅興亞難民的泰國電影——訪《邊境幻夢》導演阿朗潘

陳煒智
台北電影獎改制(下):思慮欠周的遊戲規則,以及被犧牲的台灣電影

台北電影獎改制(下):思慮欠周的遊戲規則,以及被犧牲的台灣電影

鄭秉泓
台北電影獎改制(上):當北影放棄使命,我們需要第二個金馬獎嗎?

台北電影獎改制(上):當北影放棄使命,我們需要第二個金馬獎嗎?

鄭秉泓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看電影——談奇片《石榴的顏色》與台北電影節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看電影——談奇片《石榴的顏色》與台北電影節

陳煒智
《幸福定格》:一部辯證幸福無法定格的紀錄片

《幸福定格》:一部辯證幸福無法定格的紀錄片

鄭秉泓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歷史傷痕必然只能帶來仇恨嗎?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歷史傷痕必然只能帶來仇恨嗎?

賈培德
再談2016年台北電影獎:遴選制度與評審邏輯

再談2016年台北電影獎:遴選制度與評審邏輯

鄭秉泓
寫在2016年台北電影獎頒獎以後:假性的平等

寫在2016年台北電影獎頒獎以後:假性的平等

鄭秉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