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莊馥嘉/《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原來關於性與極權的都市傳說是真的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劇照。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劇照。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 文:莊馥嘉,“Ich würde seelisch Astronautin werden.” 「我想精神上地成為太空人。」)

早在《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Bad Luck Banging or Loony Porn, 2021)所提及的事件——一名女教師與丈夫的性愛影片被放到Pornhub廣為流傳,甚至被自己任教的中學學生看到——發生之前,即有類似的真實事件發生。

2016年,美國一名女教師的裸照及私人對話在短短五分鐘內被學生盜竊並散布到網路上,導致女教師在校方的壓力下最終辭職。基於女教師所說「該名學生擁有最終選擇的權力,選擇是否下載那些照片以及是否將照片傳送出去」,我們也因此知道,學生所犯下的錯誤是毋庸置疑的。但詭異的是,校方卻向女教師開出兩個選擇:一是主動請辭,二是被動離職,這明面上的兩個選項,實際上僅有一個,那就是女教師除了「離開」之外,別無選擇。

如同英文片名「倒楣性愛『或』瘋狂A片」,艾米與丈夫的性愛影片被外流一事的結果,哈都.裘德(Radu Jude)自始至終皆不打算給我們——包含電影中倒楣的艾米與她的丈夫——選擇的餘裕,只留下「瘋狂A片」:作為一名女老師,不論做愛/拍攝的對象與目的各自為何,它只要出現在網站上,或者根本不必出現在網站上;只要有人拍攝了女老師的性愛,或只要女老師與任何人進行性愛,它就是A片。

都市傳說一:那不是陰莖,那是玩具

如同我們僅能以奠定《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的結局本質——「瘋狂A片」,這起事件的結果對艾米本人而言亦是如此:在第三章節中,艾米極力地在「教師會議」——更精確來說,是公審艾米的會議——上強調,性愛影片外流與她本人無關。而她在這起事件裡應當被視作一位「倒楣」的受害者,也就是應被認為這是一場結果為瘋狂A片的倒楣性愛,然在場所有的同事幾乎皆不認定這是一起倒楣的事件,而是早已基於影片被外流的來源、將它視為成人性愛影片。

片中所有人無一不將艾米的行為/性視作「無恥」的表現。他們的行為與羅馬尼亞街道上無所不在的「性暗示」是大相牴觸的:當艾米走在街道上時,我們看見光天化日之下閃爍著霓虹燈的情趣用品店,掛在建築外牆的廣告上有著伸出舌頭的女性,以及「我喜歡它深一點」(Îmi place adânc)的字樣,雖然我們無法明確判斷這個廣告想要銷售什麼樣的商品;但相當明顯地,這個動作與標語暗示了「口交」行為。此外,他們辱罵時,不離女性的負面詞彙如「妓女」、「愚蠢的婊子」(stupid cunt),電梯門上貼著一對男女的圖片,使得門關上時呈現男女正在交媾的情景。

然而,儘管「性」於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我們仍鮮少在對話中提及,不論是兩人至多人之間的性愛,或是解決生理需求的A片,如同我們鮮少與朋友或家人談論自己與伴侶之間的性事細節。不過,一般人卻能被允許對他人以「性」相關的字眼辱罵,甚至是以廣告詞作為口交暗示,如此相悖的行為相當荒謬。

這如同片中在腰際上掛著「肚子」腰包的大叔,穿著草莓道具服的女子,手持玫瑰花追著艾米跑的老水手,賣場裡鄙視買不起一瓶酒的婦女的富家女子們:這些事情如此荒誕無稽,以至於我們認為不會有人真的願意買下一個模擬肚子的腰包,裝扮成草莓上街,或是窮到買不起一瓶酒,但這些的確都發生了。

除此之外,這些人表面上所宣稱的、以及實際上所採取的行動,亦是大相逕庭。艾米進行「答辯」時說道,「我為什麼不能和我自己的丈夫做愛?」「我是已婚的女人!」在場所有認為艾米的行為有道德疑慮的無不宣稱:「這段性愛過程兒童不宜」,而其中包含一些艾米與丈夫行房過程的私密情趣,也成為了支持艾米辭職的主要理由:「如果學生看到自己的老師這麼『幹』,他們會作何感想?」

但是,若兩人之間的性愛,並非經由婚外戀情發展,而僅是夫妻之間的性行為,為什麼該遭如此檢視?又或者說,即便對於正常與否的界定時常落入武斷的處境,而必須基此拋棄這樣的二分法,也就是拋棄以正常與否來論斷夫妻間的性愛;夫妻間的性愛,何時又產生任何道德上的疑慮了?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劇照。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劇照。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都市傳說二:女性對女性的蕩婦羞辱

與此同時,艾米被公審的開始,帶頭譴責艾米的女老師,提議將遭到外流的影片播放給在場所有的人觀看,讓所有人得以在一同看完影片後「公平」地審視和評判艾米的行為是否有到道德上的疑慮,亦展現了另一個弔詭之處:女老師雖提議讓所有人透過一同觀看影片,試圖以此要求所有人達到「公平」檢視艾米行為的相同高度,然實際上這是由女性針對女性的蕩婦羞辱(slut shaming),而不是女老師聲稱「我不希望我的小孩被帶壞」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

由此看來,相當意外地,除卻男性對於女性的蕩婦羞辱,如其中一位男性家長在面對艾米「一位女人與丈夫做愛沒有什麼不妥的」的說詞時,回應道「這叫做『口交』,這不是做愛。口交是妓女才做的事情!」由女性對於女性的蕩婦羞辱亦確實存在。

對應第二章「軼事、符號和奇蹟的短字典」中的其一段落「強姦」(viol),一名僅拍攝到下半身、穿著短裙的女子,搭配以下文字:「55%的回答者認為在某些情況下強姦是合理的,例如在酒精或毒品的影響下,比如受害者穿著挑逗,或者他們同意去別人家裡」。這段文字,無疑是性暴力受害者在事後時常面臨的「指責」。即便受害者受到嚴重的身體及心理傷害,他們都被迫為「加害者」尋找合理的藉口,其目的並非讓他們自己好過,而是找到理由更加地厭惡自己。

因此,第三章「實踐與影射(情境喜劇,sitcom)」所展現的,艾米遭到公審並被迫自我檢討,甚至是第一種結局「這部電影不過是個笑話」,女教師在看見同意艾米留下來的票數居多,且同意者多為男性後,便惱羞成怒地脫口說出「我看他們也希望她會上他們」。這皆是第二章裡對於「強姦」一詞的解釋,且影射女性對女性的蕩婦羞辱。

如薇蘭寇特(Tracy Vaillancourt)於人類行為研究中指出,女性自古以來並不需如男人擔負起建立家庭、狩獵與保家衛國的責任。雖然不必與男性競爭,卻必須因此與其他的女人競爭,透過取討男性歡心,以達到最終目的,也就是經由交媾所達成的繁殖目的。

性愛是被男人所渴望的,因此,女人透過限制這項資源(指與男人發生性愛)的取得,來維持這項獲取這項資源的談判優勢。

——Tracy Vaillancourt

基此,薇蘭寇特進一步指出,當一個女人能夠輕易地與男性發生性愛時,她將會危害一個(陰性)群體中的領導階層,並且被其他女人視為「濫交」(promiscuous)。在場除了艾米之外的女教師,皆依序暗示了自己已經許久沒有與丈夫有性行為,或是說道「這樣的玩法,年輕時可能玩過,但現在已經不會了」。

也因此,艾米仍能在婚後與丈夫保有性行為,且在影片觀看過程中成為在場所有異性戀男同事或家長的另類「意淫對象」,便引發女教師帶頭的性羞辱。而一切關乎女性性欲或以女性觀點出發所探討的性愛,也在此脈絡之下與「性交易」或「墮落」有關(Wouters, 2008: 211)——性愛的本質,即是種勾引男性以達成更多的性愛承諾。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劇照。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劇照。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都市傳說三:極權主義不存在

當人們以清教主義(Puritanism)對應到艾米在答辯過程裡說道「性教育不存在,因為一些牧師說,最好的性教育是在宗教教育中」,我們選擇以羅洛.梅(Rollo May)在《愛與意志》(Love and Will)中用以形容人們面對性態度的詞彙——「清教主義」,也就是禁慾主義式的壓抑,對性事矢口不提的立場一致。這與實際上無所不在、肆無忌憚多次出現在電影中的口交場面、陽具與陰部似乎大相逕庭,它所指出的悖謬不只是性暗示無處不在、甚至已經成為了借代法(synecdoche)。

我們必須回顧第二章中所展示的多個文字與畫面毫無相關的片段:影像呈現了二戰期間同屬法西斯陣營的義大利元首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雜誌,銀幕上的文字卻是「德國人從未覺得對希特勒的上台負有責任,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關心政治」;前者僅是水庫洩洪的資料畫面,此處亦對應了艾米在藥局購買藥品時,聽見老婦人與年輕男人對於「憐憫」的辯論。老婦人說,家鄉的水庫在兒時洩洪,導致所有人只得驚慌逃竄,無法顧及身邊的人是否能夠一同逃離;後者卻是「一位老先生的右臂動不了了,於是一位精神分析學家喊道『希特勒萬歲!』而這位老先生的右手飛快地行了納粹禮」。

上述兩個比較,對應到第三部分中,公審的焦點一度偏離對於艾米性愛影片外流的道德檢視,轉以置放在納粹採取的種族滅絕是否存在。對於如此敏感的話題,在場身為軍官的一位家長憤怒地指責艾米在課堂上對學生教授種族大屠殺,甚至將艾米的性愛影片與教授的課程內容混為一談。也就是,透過這兩個行為的對照,提出艾米的道德行為「具有嚴重的瑕疵且不再適任老師一職」的證據。

於此,第二部分於片中的安排便產生了意義:人們不顧一切地醜化「性」的同時,人們也盡一切所能地對政治和歷史事件中的恐怖表達頌揚與美化。基於某些不可告人的政治利益,討論納粹發起二次大戰及種族屠殺的罪責,似乎形同對納粹和極權主義、共產主義的醜化;亦即,若這些人認為討論納粹的罪責是為一種汙名化,那麼這所隱含的似乎是對納粹罪責的不願承認,也就是,種族大屠殺並不存在。

甚至對於法西斯主義而言,二次大戰是一場失敗、卻仍光榮無比的戰役。直至最終,在場反對談論納粹、同時反對公開談論性事的人眼裡,對醜化納粹的行為,等同於性的醜惡與骯髒程度。至此,我們也能理解,何以身為軍官的家長,在聽見艾米誦讀羅馬尼亞浪漫主義詩人埃米內斯庫(Mihai Eminescu)的情色詩時大為光火,認為一位偉大的「民族詩人」不可能寫出如此骯髒下流的東西,甚至質問這首詩是否實為艾米自己所寫。

從另一層面來看,當人們基於清教主義式的壓抑而醜化性時,我們可以進一步推測,種族與民族主義的恐怖——種族清洗與發起戰爭,對於人們是再清楚不過的事實。然而,同樣基於某種對歷史,對於看上去野性、原始、人類理性完全抹滅得無影無蹤的性行為的羞恥感,我們卻選擇掩蓋之,甚至為試圖談論它的人冠上「汙名化歷史」之名。

綜合而論,我們或許可以認為《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意圖指出的,是對於性的保守認知,或是性醜聞、性暴力的發生,即便身為受害者,女性仍必須負擔最大的責任,也或者涵蓋前兩者後所展現的女性位階低落的情形,如第二章透過「耶穌」、「民間傳說」,指出女性與母親形象之不可分割,「現場直播」、「口交」指出以身體滿足男性性欲的女性。只是,我們無法忽視的是,一同被放入脈絡之中的政治與歷史事件的功能,不論是漠視實際存在且再正常不過的事實,或是試圖將其本質扭曲成截然相反的行為,無疑皆噁心至極。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劇照。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倒楣性愛和瘋狂A片》劇照。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參考書目

  1. Cas Wouters著,張可婷譯。《性與舉止:西方女性解放史》(Sex and Manners: Female Emancipation in the West, 1890-2000)。新北市:韋伯文化國際,2008年。
  2. Rollo May著,彭仁郁譯。《愛與意志》(Love and Will)。新北市:立緒文化,2001年。
  3. A Cold War Fought by Women, Retrieved 10 May, 2021.
  4. School slut-shames teacher: Forced to resign after student leaks private photos off her phone, Retrieved 09 May, 2021.

▲ 第23屆台北電影節!(點圖前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