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死刑

《殺了七個人之前》:你關心殺人後怎麼判?還是殺人前發生什麼事?

《殺了七個人之前》:你關心殺人後怎麼判?還是殺人前發生什麼事?

《殺了七個人之前》改編自南非的真實案例。1987年,一名19歲的白人少年被控槍殺了7名黑人球員,依法有極大的可能會被判處死刑。義務辯護律師接下辯護工作後,希望能從沉默的少年身上找到犯案的原因,避免死刑判決。

獻給高中生的「正義課」:選擇法律這條路前,該思考什麼?

獻給高中生的「正義課」:選擇法律這條路前,該思考什麼?

台灣人非常喜歡看到的「愛與鐵血」、「偵破記者會」、各式各樣醜化當事人或挖掘隱私的八卦,以為這樣就是熱血沸騰的「處罰」壞人。也許這些螢幕前的做秀成全了臺灣人的爽感、成就了一大堆人的升官之路,但是我們犧牲的是什麼?

吳忻穎
「無良變態惡老闆」停止羈押交保,再犯誰負責?

「無良變態惡老闆」停止羈押交保,再犯誰負責?

羈押就是把人「暫時」關進「看守所」看守著,其主要的目的「並不是處罰」,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54條規定,「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所以怎麼會處罰一個無罪的人呢?

闖紅燈撞死人免關?刑罰的目的是「除惡務盡」?

闖紅燈撞死人免關?刑罰的目的是「除惡務盡」?

「闖紅燈撞死人免關!」真的是這樣嗎?交通意外事故所引發的死傷,與故意殺人有別;應注意,並能注意,而未注意,或能預見但確信其不會發生的情狀,規定均為過失致死。

是罪該萬死,還是厭惡罪犯?——馬來西亞的死刑與廢死

是罪該萬死,還是厭惡罪犯?——馬來西亞的死刑與廢死

在馬來西亞,死刑可分為刑罰唯一死刑,和作為最高刑罰的死刑兩種。而在擁有死刑制的情況下,國家與社會往往會拒絕承認寬恕的意義。犯罪不再是具體的犯罪者與受害者之間的事,而是將社會都納入到潛在受害者的範圍。

陳洸銘
精神障礙誰說了算?——司法精神鑑定的進行與難題

精神障礙誰說了算?——司法精神鑑定的進行與難題

近來發生許多全國矚目的重大犯罪案件,除了案件本身,司法精神醫學與精神鑑定亦成為目光焦點。司法精神醫學刑法制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重要目的,是要區分患病而不具有責任能力的罪犯,以及健康而具有責任能力的罪犯。

廖偉翔
「悔改而死」是為了死囚,還是為滿足國家控制死亡的權力?

「悔改而死」是為了死囚,還是為滿足國家控制死亡的權力?

森炎在《死刑肯定論》一書提及日本憲法明確禁止殘虐的刑罰。然而,判決中認為絞刑不算是「殘虐刑罰」,該判決就符合憲法。這些問題看似與死刑存廢論、是非論的討論次元不同,其實在深層密切相關。

鳴人選書
柯甯予/國家應滿足人民的復仇情感?——談《死刑肯定論》的復仇原理

柯甯予/國家應滿足人民的復仇情感?——談《死刑肯定論》的復仇原理

在死刑議題上,「復仇」是正反雙方都難以忽視的問題。本文將聚焦於日本法務工作者森炎在《死刑肯定論》一書中擁護的「復仇原理」,說明森炎如何試圖證成死刑的存在,最後再對其進行哲學上的檢驗。

沃草烙哲學
無教化之可能?從富少超速撞死工人看人民的法感情

無教化之可能?從富少超速撞死工人看人民的法感情

有些讀者會以為遇到這類事件,加害人往往會以「道歉SOP」予以回應,但是,不是加害人發了聲明就沒事了,法官除了依法審理外,也會去檢視加害人是否「說到做到」。不是在媒體記者前輕許承諾,法官就會採信。

海苔熊/國民法官會不會被媒體未審先判的社會氛圍所影響?

海苔熊/國民法官會不會被媒體未審先判的社會氛圍所影響?

你可能會說我並不是Always運氣這麼好,我怎麼可能會隨時隨地就變成目擊證人,但在國民法官的草案通過之後,你的確有可能變成一日法官,你能確保自己眼睛所看到的資訊、開庭之前媒體所揭露的訊息,不會影響到你的判決嗎?

內亂是另一種死刑原理?——奧姆真理教主的絞刑處決

內亂是另一種死刑原理?——奧姆真理教主的絞刑處決

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的23年後,奧姆真理教主麻原彰晃等七人,於今晨(7月6日)絞刑處決。奧姆真理教因宗教狂熱所衍生出的一連串犯罪,與其說是針對殺人下判,不如說是針對國家內亂罪的死刑判決。

鳴人選書
失控的專業?——小燈泡案的司法與醫學,合作或越界?

失控的專業?——小燈泡案的司法與醫學,合作或越界?

每當社會發生重大刑事案件,「精神鑑定」的紛爭就會浮上檯面,精神鑑定往往被民眾認為是重大犯罪者的「免死金牌」,彷彿只要做了精神鑑定就能夠全身而退,也認為只要宣稱有精神病,就能獲得較寬鬆的豁免。

撒旦辯護人?——談司法流言為什麼是一門「好新聞」?

撒旦辯護人?——談司法流言為什麼是一門「好新聞」?

除了政治鬥爭、明星八卦外與腥羶色等新聞類型外,司法流言新聞一直是最好懂、最簡單、且CP直最高的「熱門話題」,就算是錯誤百出(如檢察官判決不起訴、刑事法官判賠),或是另外造詞造字(如免死定讞),總都能吸引大批閱聽人趨之若鶩。

你為什麼還沒殺人?——巴夫洛夫的狗與死刑

你為什麼還沒殺人?——巴夫洛夫的狗與死刑

別人是禽獸,我不是;別人會殺人,我不會;別人需要死刑來嚇阻,我不用;別人怕死刑,我不怕(咦?)。你看,人連在守法這方面,都低估別人、高估自己。現在是誰自以為道德高尚?

孫健智
陳之漢與陳之漢們:失言的館長,失語的台灣社會

陳之漢與陳之漢們:失言的館長,失語的台灣社會

館長本人的公開發言,與直播的大眾互動形式,都不是只有一、兩天。一個平常開健身房、打遊戲開直播閒聊的人,只不過反對一條政策,何況也沒有得到政客的認真回應,無論如何也沒有理由擔上操弄民粹的責任。

瓦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