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禮涵/為何不少亞洲國家的死刑仍在?向世界反死刑大會取經與反思 |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TAEDP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專屬井上雄彥的《灌籃高手》:劇場版電影如何重塑經典?

羅禮涵/為何不少亞洲國家的死刑仍在?向世界反死刑大會取經與反思

第八屆世界反死刑大會會場。 圖/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第八屆世界反死刑大會會場。 圖/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 文:羅禮涵,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倡議專員)

When the youth of Iran rise up. When war rages in Europe. When injustice continues in Afghanistan, Belarus and elsewhere. When China seals up the system to the point of total opacity. It is also more urgent to come together. This is exactly what we are doing here today at the 8th world congress against death penalty.

當伊朗的青年奮起反抗。當戰爭於歐洲肆虐。當不公正的現象持續在阿富汗、白俄羅斯和其他地區發生。當中國的封鎖已經達到幾乎不透明的狀態。這是之所以我們迫切需要聚在這裡、在第八屆世界反死刑大會上,這是我們要一起努力的事情。

——Raphaël Chenuil-Hazan (Director of ECPM-Together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第八屆世界反死刑大會於柏林

2022年11月15日至11月18日,由ECPM(一起反對死刑組織)舉辦的第八屆世界反死刑大會(World Congress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在德國柏林舉行。

從2001年起,每三年一次的會議,這也是台灣第七次參與,過往曾在加拿大蒙特婁、法國巴黎、瑞士日內瓦、西班牙馬德里、挪威奧斯陸、比利時布魯塞爾等地舉行。今年集結了超過九十個國家、約一千五百名來自世界各地反對死刑的政治人物、政府官員、律師、人權工作者,一起透過演講、座談、會議、工作坊等形式的交流,交換各國的死刑現況以及未來可行的策略討論。

台灣今年由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法律扶助基金會等民間團體組團參加,另外國家人權委員會亦受邀參與本次大會,一同取經和學習,聽聽看其他國家的廢死之路,以及台灣未竟之路的修正方向和反思。

台灣參加第八屆世界反死刑大會,活動攤位上介紹邱和順、王信福案。 圖/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台灣參加第八屆世界反死刑大會,活動攤位上介紹邱和順、王信福案。 圖/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世界死刑執行概況:亞洲稱霸死刑執行量,非洲穩定朝向廢除死刑邁進

截至2021年,全球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國家已經透過立法或在實務上廢除死刑。世界上有146國在法律或實務上廢除死刑,但仍有52國保留死刑。死刑使用最多的國家為五個國家是中國、伊朗、沙烏地阿拉伯、埃及和敘利亞。除了埃及橫跨亞洲和非洲外,其餘皆位於亞洲。亞洲死刑執行數一直以來皆為各大洲之冠。然而,值得一提也相對比較少人知道的是,非洲大陸正在走向廢除死刑:在55個非洲國家中有45個在法律上或實務上已廢除死刑。

本次大會上也有許多非洲國家的代表參與,其中賴比瑞亞的外交部長Dee-Maxwell Saah Kemayah即在開幕典禮上表示,賴比瑞亞廢除死刑的進程仍在穩定推進中,也因為該國總統George Weah作為和平大使,其堅定捍衛人性尊嚴及落實國際人權宣言中保障每個人平等的權利,而獲得許多公民的支持。今年(2022)7月,賴比瑞亞參議院通過了廢除死刑的法案,正交付眾議院討論。他也相信這項法案最終也會在眾議院得到支持,讓已經停止執行死刑二十多年的賴比瑞亞,正式加入廢除死刑國家的行列。

另外,尚比亞的司法部長Mulambo Haimbe在大會上除了提到他們總統Hakainde Hichilema堅定廢除死刑的立場,且在尚比亞的憲法第一條及第十二條的條文中皆明訂了生命權的保障。目前國家廢死的策略,會朝向透過修法的方式,刪除刑法和刑事訴訟法中死刑的相關規定,以確保從停止執行死刑25年的國家,走完法律上廢除死刑之路。

最後是在去年(2021)才剛通過廢除死刑的獅子山共和國,他們的司法部長Mohamed Lamin Tarawalley分享到,這一任總統Julius Maada Wonie Bio在他競選時就不避諱地談論,當他就任後廢除死刑會是他很重要的任務。獅子山共和國希望擺脫過去內戰的印象,重新建立起國家和人民的形象。現在在獅子山共和國中沒有政治犯、也沒有因言論自由而受迫害的記者、人權工作者。國家正在積極創造一個人民間可以參與、討論政治的空間。

因為地域和文化的關係,非洲在人權價值上深受歐洲國家影響與幫助。許多國際組織陸續投入資源,致力於協助非洲在消除酷刑和死刑上有所作為和展現。此外,非洲也有自己的人權公約體系,並設有人權委員會和非洲人權法院等相關處理人權事務之機構。反觀亞洲,在區域位置上的限制,外加文化的差異,導致人權價值上較難與國際接軌,而佔據了全世界52個保留死刑的國家中多數國家的所在區域。

亞洲國家多保留死刑。 圖/ECPM
亞洲國家多保留死刑。 圖/ECPM

新加坡:金融中心的美譽聲望,人權紀錄的惡名昭彰

新加坡坐擁金融重鎮的美名、樟宜機場國際樞紐的角色、魚尾獅作為經濟力量的象徵。然而掩蓋在此背後的,是鮮為人知的人權墮落和專制政權。

新加坡今年以來已經執行了11件死刑,全數皆為毒品案件。毒品犯罪在國際法上絕對稱不上最嚴重犯行(the most serious crimes),判處死刑甚至執行死刑皆已違反國際法之原則,在新加坡卻適用唯一死刑。此外,在新加坡今年執行的數起案例中,都有存在著被告恐具有心智障礙身份、貧窮、階級弱勢,及審理過程中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等瑕疵。

然而,儘管國際聲援的浪潮不斷,新加坡政府仍不顧國際輿論,執意處決這些人。在新加坡,協助辦理死刑案件的律師人數很少,因為新加坡法院握有極大的權力,且法院背後與政府的關係緊密,公正的法律在法庭上難以存在。藐視法庭(contempt of court)之罪名也往往跟隨法官的主觀認定,當律師在法庭上不斷上訴、替被告爭取權益,很容易被認為在濫用及浪費司法資源,而收到這樣的裁決。

新加坡的主流新聞,往往根據政府提供的資訊作報導。因此類似案件得以曝光,仰賴的是獨立記者或人權工作者在社群中不斷轉發和分享。然而,這並不是件毫無風險的事,新加坡記者Kristen Han即在大會上分享到,自己曾因為出現在監獄門口,而被以非法集會起訴。也有人權工作者分享,若身上穿著帶有訴求字樣的衣服,隨時可能被警方盤查。

此外,在新加坡遭判死刑的人,有部分並非新加坡人,可能來自馬來西亞或其他亞洲國家。因此個案救援上除了法律事務外,還會遇到包含親屬跨國探視、語言隔閡等問題,加上新加坡政府種種的打壓和限制,造成在新加坡推動人權工作的不易,許多參與其中的人都面臨著官司纏身、罰款壓力和其他身心上的威脅,這些都是新加坡人權運動所面臨的困境和挑戰。

▍下篇:

借鏡東亞與東南亞的死刑之途:台灣的迢迢漫長廢死路

新加坡記者Kristen Han於大會上分享。 圖/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新加坡記者Kristen Han於大會上分享。 圖/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