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苑杉/銘傳女大生遇害案:馬來西亞華人都認為台灣不安全? | 獨立評論在天下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曲未終,人不散的明日派對:熄燈之前,來到「海邊的卡夫卡」

劉苑杉/銘傳女大生遇害案:馬來西亞華人都認為台灣不安全?

台灣男子陳柏諺涉嫌殺害馬來西亞籍蔡姓女大生,全案遭依殺人罪嫌送辦。圖為陳男出院後到警局製作筆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男子陳柏諺涉嫌殺害馬來西亞籍蔡姓女大生,全案遭依殺人罪嫌送辦。圖為陳男出院後到警局製作筆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最近,銘傳大學一名馬來西亞籍女學生,被發現在士林租屋處遇害身亡。她的脖子有明顯勒痕,疑似遭自稱男友的陳姓男子勒斃。陳姓男子事後服藥輕生,送醫途中承認自己殺害女友,才揭發這起事件。死者生前患有憂鬱症,究竟她是陳姓男子所稱的「加工自殺」還是「遭殺害」,案件仍持續調查中。

當死者父母抵台處理奔喪事宜,父親激動表示:「我們辛辛苦苦把一個女兒養到這麼大,她都要畢業了,到這裡被殺,不懂是誰對誰錯,動手就是錯,殺人就是錯,請台灣政府還我一個公道,好嗎?」

一字一句都相當沉重。

身為曾經在台灣留學的大馬女生,我的身份背景和死者有太多重疊。我的留台女性朋友,在銘傳女大生遇害案發生後,毫不意外收到父母的關切訊息,被提醒一人在外,要注意安全。即便朋友強調這是特例,但父母仍不為所動。

作為留學生,我們太知道父母的擔憂。你最好不要在深夜來電,否則父母會擔心你發生什麼事;就算斷水斷電你也不能斷網路,因為父母會窮盡一切人脈,嘗試聯絡你身旁的朋友;收到朋友父母發來的尋人訊息,你得趕緊聯絡朋友,並不要在事後取笑人家是媽寶。

父母的擔心過於真切,他們深怕自己的孩子──特別是女兒,在異國遭遇自己也不敢想像的事。但,正因為我們是被關切的子女,才知道有些擔憂是想像出來的。正因為我們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才知道媒體與社群上的紛亂,不是我們所經歷的那個台灣。

16日檢察官安排解剖釐清死因,女大生雙親趕至板橋殯儀館現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6日檢察官安排解剖釐清死因,女大生雙親趕至板橋殯儀館現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兩年發生三起命案,大馬華裔認為台灣不再安全?

銘傳女大生遇害案發生後,留台生群體都特別悲痛。台灣民眾最初不太關心,或許就當做是一般的社會新聞吧?但看在我們眼裡,卻五味雜陳。之前長榮女大生命案還歷歷在目,此次的銘傳女大生遇害案再度傳回大馬,迅速引發大馬華裔的高度關切。

死者父親在接受採訪時說:「這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我們馬來西亞,現在已經傳到很厲害、很厲害了。」這兩起事件,加上2020年大馬留台生在台北萬華遭分屍案,「兩年發生3起命案」的說法漸漸成為主流。在媒體過度渲染下,不少大馬網民憤怒的問:「怎麼又是台灣」?

用三起案件得出「台灣不安全」的結論,當然是簡單量化的結果。明眼人都知道它不是事實,是心理學上的認知偏誤。但對大馬華裔而言,這些案件都相當具指標性,將無可避免強化「台灣不安全」的刻板印象。

台灣近年發生幾起震驚社會的無差別殺人事件,都讓不少大馬華裔心有戚戚焉。如今,台海危機不斷升溫,雖然台灣人民老神在在,但在外國人看來,台灣就是《經濟學人》筆下「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

台南長榮大學前年發生馬來西亞籍女大生遭殺害案,圖為當年校方為女學生舉辦的追思活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南長榮大學前年發生馬來西亞籍女大生遭殺害案,圖為當年校方為女學生舉辦的追思活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媒體煽風點火,公眾人物火上澆油

銘傳女大生遇害案發生第一時間,我就特別關注,所以也親眼見證媒體怎麼在這幾天,讓星星之火燎原。大馬某報在短短四天,就發展超過四十則短小淺薄的「系列報導」,儘管內容差異性不大,但該報以量多致勝,為每篇文章都導入相當可觀的流量。該報甚至在網路專頁和實體報紙版面,公然刊登死者的照片。這種不打馬賽克、不尊重新聞倫理的低級做法,不僅可能為家屬帶來二度傷害,更不斷散播仇恨,讓民眾憤怒情緒升溫。

此次媒體在強化刻板印象,或激化國族對立上,都扮演煽風點火的關鍵角色。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也往火上澆油。大馬代表有歌手黃明志,諷刺「台灣越來越安全」;台灣代表則有網紅館長,說「來台灣被殺剛好而已」,並向大馬民眾道歉。

他們的言論很偏激,但不得不說,這的確反映部分台馬網民的心聲。銘傳女大生遇害案發生後,許多大馬華裔都傾向認為「台灣不安全」,「恐龍法官」可能因犯人患有精神病或「教化可能」,選擇不判死刑,這些討論都和去年發生的長榮留台生命案類似。如果有興趣,可以參考〈【投書】長榮女大生事件之後,大馬華人社會怎麼看?〉一文。

我們真的關心死刑存廢嗎?

當大馬網民對台灣司法指指點點,很多人或許忘記,馬來西亞在2018年開始暫緩死刑,甚至在今年宣佈廢除「強制死刑」——讓法官有權決定,是否利用其他懲罰方式代替死刑。

馬來西亞目前朝著廢除死刑、甚至廢除終身監禁的方向前進。雖然新聞一出來的時候大多民眾譁然,但死刑存廢議題在民間激不起什麼討論,重大新聞彷彿過眼雲煙。我們真的關心死刑存廢嗎?

每當發生這種爭議性案件,憤怒語言便會將世界撕裂成碎片,好不容易在先前累積的討論,又再度回到原點。新聞熱度後,冗長的審訊有誰在乎?長榮女大生命案,加害者在一審被判處死刑,大家關注嗎?

我們僅用憤怒留下一片謾罵,再轉身走開。

處死加害者,是社會最便宜行事的做法。我們假裝有問題的是「人」,而不是「體制」。只要解決「人」,就解決一切問題,不會再有下個受害者。我們無須過問,社會為什麼一再發生類似的事?究竟哪個環節壞掉了?

死者的驗屍報告近期出爐,相信案情將隨著調查逐漸明朗。銘傳女大生遇害案只是意外,這在任何國家都有可能發生。它無關國籍,也無需上升到國族對立的地步。憤怒與悲痛在所難免,但我們的情緒要用在對的地方。

(※ 作者:劉苑杉,曾為馬來西亞籍留台生。原標題為〈銘傳女大生遇害案:馬來西亞華人眼中,台灣真的越來越不安全?〉。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死者的驗屍報告近期出爐,相信案情將隨著調查逐漸明朗。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死者的驗屍報告近期出爐,相信案情將隨著調查逐漸明朗。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