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一場遲來的Metoo:我所知道的「台中房思琪」資優班性侵事件 | 獨立評論在天下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中國禁台灣農漁產:可以用國際法制裁中共的經濟脅迫嗎?

Ying/一場遲來的Metoo:我所知道的「台中房思琪」資優班性侵事件

A小姐出面指控自己在20多年前遭台中市曾任明星國中資優班黃姓導師性侵,受害時間長達四年多。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A小姐出面指控自己在20多年前遭台中市曾任明星國中資優班黃姓導師性侵,受害時間長達四年多。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高一上學期的某一天,我從小學就認識的好朋友站在我身邊,用一種下定決心的表情對我說:「如果我跟你說,其實,我,跟,那個人,在一起……」

「誰?」「他。」「他是誰?」「……國中老師。」

我花了幾秒鐘理解她告訴我的事。很多年之後,我讀到《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才赫然發現,她們連用語都一模一樣。

那是小說出版的十多年前。故事的情節如出一轍,只是科目換了,地點換了,人換了。她的國中班導是當時有名的數學王牌,以每年送大量學生進入第一志願在家長間聞名。她是安靜聽話不太受大人注意的少女,害羞沒有自信。老師主動在課後把她留下來輔導數學,開車載她回家,送她小禮物、小卡片,約她去少女憧憬的下午茶……然後表示自己受她吸引,親吻她,和她上床。

她所說的「交往」,很快就變質成單向的操控。不明白嗎?你可以去讀房思琪,也可以去讀這個領域的經典《羅麗泰》。國中班上,男同學和她互有好感,老師逼迫對方當面告訴她「我不喜歡你」再藉機親暱安慰;為了拉住她,老師會刻意描述其他女生如何仰慕自己,營造爭風吃醋的氛圍;老師帶班上同學出去旅行,趁其他人在戶外活動時要求她留在房裡跟老師上床。她念高中,老師會到校門口接她放學,對她情緒勒索,要她繼續維持關係;她想脫離老師掌控,老師禁止她參加班級聯誼,洗腦她「背叛我的下場會很慘」。

這些細節,是她在高中三年裡一點一滴對我說的。他做了各種恐怖情人會有的舉動,只是這個「情人」是對她握有權力的國中老師、而她還未成年。

台中市曾任明星國中資優班黃姓導師,日前遭爆出二十多年前曾性侵女學生,後續還有橫跨十年的學姊學妹提出性平申訴。民進黨議員聯合質詢,要求台中市教育局嚴懲涉性侵學生的校長。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中市曾任明星國中資優班黃姓導師,日前遭爆出二十多年前曾性侵女學生,後續還有橫跨十年的學姊學妹提出性平申訴。民進黨議員聯合質詢,要求台中市教育局嚴懲涉性侵學生的校長。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說不出口的性侵案,背後有多少苦衷?

事過20多年,她申請了校園性平調查,在人本基金會的協助下開了記者會。新聞出來以後許多人不諒解:為什麼當時不說?為什麼要拖這麼久?

很簡單,當時她受到老師的軟硬威脅,不敢說。老師會告訴她,「我們的關係是特別的,要好好守護,不要讓其他人知道。」「以前某學姊就是不聽我的話,所以後來下場很慘,妳也想像她一樣嗎?」「如果妳敢背叛我,妳將來別想當老師,我一定讓妳考不上教甄。」

青春期是家庭關係最容易緊繃的時期,和老師的關係又混合了仰慕(這麼厲害的老師,居然對我這麼好)、困惑(老師已經結婚了,那我們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羞恥(我這樣對得起師母嗎?我是不是在破壞老師的家庭?)、自責(我怎麼這麼笨?為什麼沒有拒絕?我是不是也有錯?)。最大的恐懼,就是這個關係被家人發現(他們會不會生氣?會不會罵我不好好讀書,還跟已婚的男人發生關係?)、被同學得知(他們會不會看不起我?因為我特別受到老師寵愛而討厭我?會不會罵我不道德、做這種丟臉的事?)。

澳洲的調查報告指出,性侵受害者平均要花近24年才能說出真相。這絕非網路留言嘲諷「25年來越想越不對勁」,而是在發現不對勁、理解自己發生了什麼事之後,會面臨更多困難的抉擇:說出來,我的伴侶能接受嗎?我的朋友會不會疏遠我?我的父母會不會傷心?我在工作場合被指指點點怎麼辦?對方會不會來報復?我有金錢與時間打官司嗎?我要怎麼面對輿論可能的性別指責?如果我被說是造謠抹黑怎麼辦?還是,我要隱忍這一切,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

光是你嘲諷的一句「假的吧,不然何必過那麼多年才說」,就是她過這麼多年才敢說出來的原因。不然呢?

說出來,是為了讓更多人有勇氣發聲

那麼,為什麼又要現在說出來?

我的朋友長大以後,念了心理相關科系,後來成了高中校園的輔導老師。也因為自己過往的經歷,選擇當性平人員。每一次接到對未成年學生進行感情誘騙、心理操弄、性侵的通報,她都非常憤怒。是那樣的憤怒,推動她走出來。

因為事件已過刑事追訴期,她選擇申訴校園性平。然而在準備的過程中發現,這個案子的證據實在太難了。久遠以前的性行為,不可能留下保險套(因為對方總是不用),也沒有開房間的刷卡紀錄(對方用現金結帳,不會被發現);當時為了怕被知道,信件與日記都寫得非常隱晦模糊,外人很難看懂;老師送來的禮物與卡片,她大多因為搬家、整理、覺得噁心而丟棄。人證也是一樣:當年的羞愧感,讓她和國中同學疏遠,幾乎不敢告訴身邊任何人自己發生的事;同學朋友雖然有人看過、意識到其中關係不尋常,但因為時間太久,對事件的記憶難以精確。

沒有辦法保證,這樣的證據足以讓每個人相信──即使我們都非常清楚,這些事情真實發生過。那是少女的惡夢,但絕對不是虛假的夢境。

然而,揭露這件事情,不只是為了她自己。她想要用這個發聲告訴其他很可能存在的受害者:你不孤單。你也可以為自己、為其他的受害者站出來。有人質疑她,如果早點說出來,不就可以減少很多人被傷害嗎?的確是這樣。但現在說出來,比永遠都不說出來好。她的追訴期已經過了,但也許還有人的案件沒有。她一個人的證據或許很薄弱,但也許還有其他人有不同的拼圖。不只是這個案件,在其他的學校、其他的師生關係中,也很可能有類似的事件上演。如果可以呼喚更多願意出面的人,或許可以讓更多可能被隱藏的受傷獲得正義。

台中市議員張家銨要求市府教育局應擴大調查,校園內是否還有性侵受害者,應予協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中市議員張家銨要求市府教育局應擴大調查,校園內是否還有性侵受害者,應予協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給校園權勢性侵受害者的指南

如果你意識到,自己小時候曾經掉入類似的兒童性誘騙陷阱,或者現在正在其中,發生了你覺得不對的關係。你可以做的是:

首先,請盡量保留證據。老師打來的電話、傳來的曖昧訊息請截圖,你和朋友的討論對話、日記別刪掉,老師與你的合照或送你的禮物,也請妥善保存。在心情難受的當下看見這些,可能讓你很不舒服。但它們在未來,可以成為保護你的東西。

如果你們之間有發生性關係、而你在發生關係時未滿16歲,或者不管你幾歲、這個性行為是明確違反你的意願,那麼這件事屬於刑法範圍,可以向有提供服務的律師諮詢。法律扶助基金會有免費的諮詢服務,可以透過電話、網路向他們預約;人本基金會勵馨基金會現代婦女基金會都有面對性侵事件的長期處理經驗,也是尋求協助的管道。

如果你還是學生身分,或者發生權勢性侵的時期你是學生、對方是任一學校的教職員工生,你將會受到《校園性別平等教育法》的保護,有權向事發當時就讀的學校提出「性別平等事件」調查申請。學校的性平委員會將開會審理這個案件,並且由專業人員組成調查小組,對你、對方和相關人(證人)進行訪談。這個程序會在保密、安全的狀況下進行。而且,學校一收到你提出的調查申請,便會將該位有嫌疑的行為人停職停薪,以免行為人有機會再次接觸學生,危及安全與受教權。如果不知道怎麼做,你可以詢問學校的輔導老師,也可以參考教育部的「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調查及處理參考流程」。還有,性平事件是沒有年限的。即使超過20年,你還是可以申請調查。

當然,做這件事情,需要非常大的勇氣,你會需要足夠的精神支持。台灣每個縣市的衛生局都設有社區心理衛生中心,可以提供較平價的諮商服務。衛福部的性創傷復原中心也有北中南多區的服務處,如果當事人的狀況在接洽後符合該單位的扶助標準,就可以接受費用部分甚至全額減免(視情況而定)的心理諮商。

還有,國家人權會目前正在進行台灣社會第一次國家系統性的校園、機構性侵訪查計畫,徵募兒少時期曾經遭受性侵害的受害者、或身邊的重要他人,了解他們的受害經驗,以及其中可以改善的地方。如果你願意,也可以與他們聯繫,一起為避免日後更多的性侵事件努力。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愛,不應該是欺騙和操縱

記者會的新聞出來之後,對方的選擇是全盤否認:沒有交往,更沒有性侵。這是可以想見的回應。他的孩子出來捍衛父親的名聲,我也完全理解。因為那個孩子長大的過程,對這些事從不知情。

但是我們知道。我們知道這件事,已經知道了二十多年。在我們還穿著高中制服的歲月裡,她對我描述過那個在旅館等著被帶去開房間的不安;描述過慌亂與不知所措的第一次;也描述過那個不知道自己身處什麼樣的關係、被要求繼續和老師在一起卻又看不到未來的窒息,以及渴望說出真相卻又擔心會遭到報復的恐懼。

進行案件調查與記者會發布的過程中,發生了非常多奇蹟。她一直羞於面對的國中同學一個接一個浮出水面,給她支持。她興奮的告訴我「我聯絡上某某了,她說她當年並不是因為我跟老師交往所以疏遠我!」的時候,我在螢幕這一端真的哭出來。我知道這件事對她多麼重要。我知道這些人的一個按讚、一則回應、一條交友邀請,是在弭平她多少年的傷痕。那個覺得自己羞恥、骯髒、做不光彩的事情(羅麗泰說的「做醜事」)的傷痕。

在我們成年後,重新回憶過往那段時間,她曾經問過我:為什麼當初這麼快就接受了她「和老師在一起」這件事,從來沒有批評過她、沒有用有色眼光看她,讓她終於有唯一一個可以放心坦白的對象?

我誠實的說,因為我確實覺得,對於年齡、身分有落差的人產生愛戀憧憬,是有可能發生的──直到寫這篇文章的當下,我仍然完全理解,人可能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感與慾望,從而做出不恰當的行為。然而,真正的情感,不該以權勢、操縱、侵犯、欺騙來實踐。而那個人,利用了自己當年導師的權勢,操縱了青春期女學生渴望獲得大人關愛的心情,對她進行她不情願的侵犯,並且欺騙了自己的太太與小孩,直到現在也不願意承認。這樣的事情,不應該被包庇。

但願正義能夠彰顯,但願傷痕能被撫平。

(※ 作者:Ying,曾為台中市另一間國中的資優班學生。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