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海線升影】連勝文競選廣告真正要傳達的訊息

曾在工作上與一些律師合作過,明白著作權法上並沒有「抄襲」一詞,著作權法第十條之一規定:「依本法取得之著作權,其保護僅及於該著作之表達,而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發現。」這一條文看似細節清楚,但大部分律師都不是創作者,「表達」的界定很難符合創作者感受。又說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概念、操作方法。那麼當連勝文端出最新的競選廣告「食安篇」被拿來與美國樂透廣告對照,發現有高度雷同時,廣告操刀者范可欽說:「就參考那一支廣告影片中的形式。」這句話似乎就與上述的法律觀念接近,只把「形式」整個抄過來,操作方法、概念、原理都相同,並無不可。

但就算范可欽這段話成立,各位鄉親也別忘了:「法律是最低的道德標準」,凡事皆以法律為準則看似公正公平,但套換成「凡事皆採用最低道德標準」這句話,聽起來就大有問題了吧!更何況是一個市長候選人的廣告,只以最低道德標準檢驗的話,你能期待他上台後有什麼樣的水準?

既然著作權法上沒有「抄襲」一詞,范可欽也說這隻廣告確實有參考對象,不是抄襲僅是致敬,我們就來好好分析法律無法處理的「抄襲」,就由「致敬」下手吧!

首先,范可欽說每一家廣告公司製作廣告前都會尋找大量參考圖片、運鏡、拍攝方法,這一點確實沒錯,創作者在創作階段會尋找大量的參考作品,但除了是從中得到啟發之外,更大的作用其實是在「避免做出別人早就實行的創意」,也就是說自己的創意若只是別人的老梗,那可是很丟臉的事。

但「致敬」必然是受到啟發後「致上敬意」,這個「致上敬意」指的是被啟發的人「有話要說」,也就是在前人的創意上,再加上自己的創意,試圖將原作推往更高的境界。

何謂好的「致敬」?現代小說第一名《尤理西斯》的作者喬艾斯把古希臘時期的荷馬史詩《奧德賽》裡的英雄漂流旅程內化成自己的意識流風格並重新詮釋成都柏林魯蛇的一天。瑪麗亞凱莉將Harry Nilsson硬而直的老歌《Without you》唱成百轉千迴的版本(Harry Nilsson也是將原唱Badfinger起伏不明顯的非主打歌重新詮釋)。電影《小姐好白》的編導將比利懷德的經典名作《熱情如火》中跨性別的男扮女再加上黑扮白、平民扮上流社會的跨種族、跨階級。上述三個作品的共通點皆是後作把前作內化後,加上自己的創意與觀點。

這就是「致敬」最難也最危險的地方。以別人的作品為本,在此之上創作,則自己與原作不一樣的地方會無法避免地突顯出來,在「致敬」的後作中,最明顯的便是創作者個人的內在。例如喬艾斯的意識流風格與他對都柏林的愛恨、瑪麗亞凱莉無人能敵的轉音以及《小姐好白》編導身為黑人的身份認同。

那麼,回到敘事方法上分析吧!比較美國樂透廣告與連勝文的競選廣告,讓我們看看連勝文的特質究竟是什麼。

美國樂透廣告的陳述很簡單,這隻廣告的標題是「數字五的力量」,開始於一個白人在大黑板上寫下一個W,轉身說「贏」(WIN)這個字開頭是字母W,W這個字母有五個頂點,也可以拆開成兩個V,V在羅馬數字中是五的意思,是兩手的五隻手指也是五毛錢、五塊錢,而且可以買一張樂透,樂透就可以贏錢。

這些重複出現的「五」拆解且建構了「贏」的秘密,內容當然是鬼扯。但是背景的黑板中心是數字五,周圍包圍著人手、幾何、代數、微積分與統計學的符號,白人站在這些符號前也就代表「數學的力量」,是講解者的背景知識,將鬼扯的「數字五的力量」蒙上科學面紗,彷彿講解者真的透過龐雜的數學找到數字遊戲的規則,找到贏的秘訣。

述說過程中,背景的數學知識不斷以電腦動畫的方式來到講者周圍,在影像上增強科學說服力。

但是最精彩的不是這些假科學的驗證,而是講者揭露買樂透就可以贏錢的一瞬間,臉上露出的邪惡微笑,配上由上而下的頂光打出講者深陷的眼窩,這可是邪惡形象,邀請觀眾參與這個魔鬼交易。

整個廣告是由科學理性的數學分析到人性的貪婪,並提高到魔鬼的保證。短短三十秒內,影音走完三個層次,從科學起頭,最後有神秘學的氣氛。

連勝文的競選廣告,仔細看,是很不一樣的。

黑板板書右邊是毫不相關的101,旁邊還畫了與食安毫不相干的煙火,配合下方的建築物,大抵是一個城市意象,但過於可愛的字體散發出不正經的幼稚感,在此可看出連勝文是站在台北市的立場說話。

但接下來,當畫面拉近,板書幾乎就是連勝文講話的所有內容,比較前一個廣告的呈現方式:數學站在講者背後並不斷瀰漫到他講話的身影周圍;完全相反地,連勝文的廣告是他不斷回頭在黑板上寫字,制訂各種規定。光是只做單純的影像敘事分析,就會發現這個明顯不同有多麼關鍵。美國樂透廣告是一個以黑板上的科學為背景靠山的講者,連勝文則沒有科學為背景靠山,黑板上全都是他的個人意見。連勝文的廣告在這個地方透過影像告訴觀眾的是這樣的訊息:

「連勝文所有的靠山就是他自己的意見,他自己寫在黑板上,他一個人說了算。」

接下來的內容,就更呼應了這個訊息。他說:「黑心廠商十年內不准上架,罰到他怕,關到他倒,如果你檢舉抓到不法,最高罰金兩億,一半是你的,誰想黑心,就要當心,千萬不要挑戰連勝文的決心。」

是的,全部都是他自己一個人說了算。是否令人感到錯亂?若選的是台灣特首那他當然有權力作這一切決定,且特首天大地大,確實不需民主程序,他一個人說了算。

可是,很抱歉,這不是台灣被賣掉後的特首競選廣告。

台北市長可以單方面制訂這樣的法律?能適用全國?然後,是不是忽略了更重要的一點,這些黑心廠商,似乎,不是全部設籍在台北市吧!請問是要怎麼罰?怎麼關?怎麼檢舉?屏東找證據跑來台北檢舉然後台北市政府罰屏東的廠商兩億,再把其中一半的罰款給屏東的檢舉人嗎?

比樂透的魔鬼代言人更鬼扯,難怪笑得如此開心。

兩個廣告相比,分析一下敘事方法,那麼「連勝文的決心」與「范可欽的用心」就全部解讀出來了。

或許他們後知後覺也沒有發現赤裸裸地洩漏出這樣的訊息,希望范可欽再接再厲,除了小心勝文會不開心之外,也讓全民看看更多連勝文的「決心」!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