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猜不透這結局——香港的政改謎局與後政改時代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2015年6月18日,懸宕二十多個月的香港政制改革方案塵埃落定,政改五部曲止於第三部,並意外地以香港式的無厘頭結局收場。

支持俗稱「袋住先註1」政改方案的建制派,欲等待另一名同陣營的資深議員趕到會場投票,展現團結一致的氣勢,竟在表決鐘響起前的最後一分鐘集體離場,企圖使議場內人數不足而拖延表決。但由於內部聯繫不良,並非所有建制派議員都離席,以致議場內仍達表決法定人數,讓投票在錯愕中正常舉行,最後政改方案以28票反對比8票贊成的大幅落差被否決。

當香港轟然迎接後政改時代,我們可以簡單回顧,香港如何走到這步?而香港接著又會航向何方?

香港如何走到這步

1984年,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的「民主治港,理所當然」的承諾,成為「香港回歸中國」的最後一把推力。隨後,中英雙方簽訂了《中英聯合聲明》,確立了一國兩制的治港框架,其具體內容則體現於1990年中國人民代表大會(以下簡稱中國人大)通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以下簡稱《基本法》)。1997年,香港主權由英國移交中國。

《基本法》第四十五條,係行政長官選舉的主要條文:

「香港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而《基本法》第六十八條,係立法會選舉的主要條文: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由選舉產生。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

現時香港行政長官的選舉,乃候選人通過由四個界別──工商及金融界、專業界、勞工與社會服務及宗教界、政界──共1,200人所組成的選舉委員會來投票決定。而立法會70個席次的選舉,則是以一半全民普選,另一半「功能組別」來決定。

不過,《基本法》寫明,行政長官與立法會的選舉,除1997年到2007年之外,最終必須由一人一票的普選產生。

基於《基本法》的承諾,香港期盼民主選舉,因此從2003年開始,香港民主派人士就開始爭取2007年實現普選。但中國人大三次針對《基本法》釋法,將落實普選的時間表從2007年延後到2012年,最後延後到2017年。

然而,2014年8月31日,中國人大常委會決議,設立提名委員會人數為1,200人,取代原選舉委員會,並由原來的親北京和工商界利益的四個界別組成。而有意參選行政長官的人必須獲得提委會「過半數」同意才可能成為候選人,最後產生二至三名候選人。

此外,候選人必須「愛國愛港」──也就是說,任何不接受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候選人,都將被提名機制排除在外。這個比香港民間提出的最保守的方案更加保守、被稱為「831決議」的框架,意味著無論參選人民望有多高,只要不受北京信任,都會被提前篩選、強制出局。

決議一出,香港公民社會一片譁然。彼時的佔領中環箭在弦上,由大專學生發動為期一周的罷課,則在無意間演變為長達79天的雨傘抗爭。這場稱得上是香港史上最激烈、規模數一數二的大型運動,卻沒能迫使港府與北京讓步。

在港府與抗議人士雙方無法取得共識的情況下,政改方案最終仍付諸立法會表決;然而,表決前的最後一刻,不可思議地遭遇建制派議員的集體「走鐘」,讓全民普選行政長官的政改方案在意外中被「多數」否決。

政改遭到28:8的懸殊票數否決後,建制派議員對外公開致歉。 圖/美聯社
政改遭到28:8的懸殊票數否決後,建制派議員對外公開致歉。 圖/美聯社

為何這次的政改備受矚目

香港曾在2005年與2010年,兩度微幅修改選制,但皆未觸及行政長官由選舉委員會票選的既定模式。此次政改若於6月18日當天如期通過,約五百萬符合資格的香港選民,將可望得到自英國殖民時期和主權轉交中國以來,首次直選行政長官的投票權力。

不過,在北京兩次的拖延後,不少人懷疑北京對香港實施普選的誠意;泛民主派、傘運人士亦將這次政改視為爭取普選的最後機會。

但是,北京不認為他們「背棄了」對香港普選的承諾;在循序漸進的方針下,香港立法會已逐步增加了地區直選議員的配額。而能決定行政長官候選人名單的選舉委員會也得到擴充,人數從400人擴大到800人,再擴大到現在的1,200人。

然而,此次政改最重大的涵義,誠如香港學者方志桓所言,由北京訂定的831決議,「標誌著八十年代以來『民主回歸論』所代表的改革主義路線——一種對中國改革抱有希望、對香港回歸後逐步發展民主的樂觀思潮——已經正式壽終正寢。」

今年的政改,可謂是測試北京意向的試金石,也是溫和民主運動路線的總驗收;以目前的結果來看,過去30年香港爭取民主的指導方針近乎崩解,所有努力付諸流水。2015年,也彷彿「香港的1984時刻」,一切自此重歸原點。

在網路上小有名氣、筆名「盧斯達」的寫手更是不客氣的評論:「831之後,泛民的民主回歸論、溫和談判路線已經破產,爭取三十年,原來是一聲騙局。」

這場「騙局」是這樣的:擎著「民主回歸」大纛的溫和民主派始終相信,在一國兩制的安排下,香港終將帶動中國走向開放,而北京亦有「誠意」實現《基本法》的普選諾言;透過協商談判,香港終有真普選的一日。但搞了半天卻發現,民主治港的承諾、香港人念茲在茲的真普選,北京壓根兒無意給予。

2014年6月10日,北京首次高規格的發佈《「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宣示中央政府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內涵與底線,正式將香港普選視為國安問題,向香港攤牌。

這份文件在香港社會引起強烈反彈;至此,港人始知,用來保障生活方式不變的一國兩制與《基本法》,只是與北京的一場同床異夢。

了解上述背景後,更能明白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說的這段話的重量:「未來香港不會再有年輕人相信『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未來不會再提『民主回歸』;未來提出來的必定是『命運自決』,香港人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要怎麼走下去。」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香港將航向何方

那麼,香港的民主運動接下來會如何前行?

隨著民主運動空間的收窄,阻擋香港在各領域被北京收編,或將是香港民運未來的重心。分裂的民主派系或可整合,讓左翼與本土兩個勢力逐漸相互肯認,建立良性合作關係,在抗爭策略、運動路線上分進合擊。此外,很多人也提及了修改、重寫《基本法》,以及從現在開始思考2047年一國兩制大限的香港前途問題。

後政改時代的香港將是什麼局面?

從現有事實推斷,今年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以及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會是一場激烈且關鍵的角力──在北京對港政策日趨嚴厲、一國兩制日漸崩解的情況下,選舉結果預示著香港能否守住僅有的自由,以及未來民主運動能量的足夠與否。

雨傘抗爭結束後,與中國切割的香港本土論述與訴求迅速獲得年輕世代的認同,我們或許會看到本土勢力的成形與整合;而現有的主要政黨也或許會在一定程度上,回應本土論述的呼聲,譬如世代交替、修改或廢除民主回歸的綱領。

香港學者方志桓去年8月31日的文字記敘,或許為後政改時代的可能發展,提供了方向:「香港政治將會進入大變動的年代,過去三十年的政治格局、黨派、人物、互動模式,將會逐一被淘汰和取代,新舊交替將快速完成。」

是否真的如此?等到否決政改的震盪稍事平息,香港社會的風起雲湧也才即將展開。

 

註1:

袋住先:粵語,意思是「東西有了先拿到手,其他的以後再說」;近似於台灣使用的「先求有,再求好」一語。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