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聖母院大火。 圖/美聯社

李志銘/悼聖母院大火後,台灣該正視的歷史建築保存

一場來自遠方的災厄之火吞噬了聖母院,儼然讓許多台灣人如喪考妣、痛心疾首。相對於台灣,幾乎平均每個月都會有歷史建物「離奇失火」,外加「古蹟自燃」。

思想坦克
1997年,時任秘魯總統藤森與古巴強人卡斯楚於哈瓦那會面。 圖/路透社

像你一樣的總統:摸蜊仔兼洗褲的政治素人如何摧毀民主?

祕魯的藤森並沒有打算當個獨裁者。他根本沒打算當總統。身為日裔的野雞大學校長,藤森在1990年原本希望競選參議員。沒有政黨願意提名他,他就組黨提名自己。

鳴人選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圖/公共電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通往地獄之路,常由自命良善的人所鋪成

《我們與惡的距離》是這疏離社會下的附魔狀態,一如書名本身就是個提問,我們與惡的距離比你想像的近,因為我們往往假善惡之名,行自我證明之實。只要是快意恩仇都是充滿了一念無明,哪裡來的善惡。

鳴人選書
圖/公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留下的空白,你想填上什麼?

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第10集在昨天(21日)劃下句點。被害者家屬與加害者家屬一同參與共同心理治療、精神疾患穩健治療,傷痛慢慢結痂,看似一切回歸美好。如同結局的單元名稱「未來的樣子」,留給了觀眾一個期許與願景。

圖/取自《我們與惡的距離》

Sandra/《我們與惡的距離》:當真實世界裡的應思悅,是什麼感覺?

隨著《我們與惡的距離》在台掀起話題,我也在每週的劇情推進中,屢次看見自己的家庭縮影。或許,你會將我的故事看做隱憂,而這樣的隱憂,也著實在社會一角上演著。劇結束了,然後呢?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圖/公共電視提供

王維菁/缺乏專業自律的新聞自由,是我們要的「新聞自由」嗎?

新聞自由需以新聞專業倫理實踐為基礎,若無,請不要濫用新聞自由一詞。近年來,台灣新聞媒體似乎將新聞當作政治工具之作為無限擴大,引發諸多新聞倫理問題。

韓國瑜日前與美國退休大使艾江山會面,提及「國軍沒軍法,就像太監穿西裝」。我國真的沒有軍法嗎? 圖/路透社

「國軍沒軍法,就像太監穿西裝」——韓國瑜為何無知?

台灣有《陸海空軍刑法》、《軍事審判法》,並非沒有軍法。2013年洪仲丘案爆發後的修法,是將軍事審判制度限縮範圍,改為「戰時」才適用,平時(非戰時),由司法管轄。

邱顯智
圖/取自勝利星村 V.I.P Zone

黑眼圈/用文創牽繫眷村今昔:屏東勝利「星」村的重生

勝利新村與崇仁新村歷經10年修復,雖然目前還有許多老屋尚未翻修,但已逐步形成文創園區。正因過去這裡是將軍聚集之地,2018年,屏東縣政府文化處保留原名「勝利」,更名為「屏東勝利星村創意生活園區」。

Openbook閱讀誌
示意圖。非本文所指案件馬桶。 圖/路透社

地檢署的巨嬰客戶與他們的馬桶——談濫訴與假性財產犯罪

所謂的「假性財產犯罪」,是指民事事件債權人「誤用」刑事程序,企圖以刑事程序取代民事爭訟途徑,使用偵查資源來實現債權。為什麼會「誤用」呢?因為打民事官司要錢,到地檢署告人不用錢。

吳忻穎
發表武統言論的中國學者李毅日前遭驅逐出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陳嘉銘/言論自由與民主參與的對撞,該如何平衡考量?

因為我們開放了限制言論自由的民主理據,我們沒有回頭路,因為如此一來,壞的民主對我們社會的威脅更大,我們永遠也無法確保誰會選上下一任總統。

思想坦克
圖/美聯社

運動「看門道」帶我們看到什麼?——《左・外・野》評介

可能是出版業對體育書的出版市場有所疑慮,也可能是願意寫書的體育圈人士不多,因此在體育文化這一塊的探討,始終多半發生在網路。終於,現在有了這本《左・外・野:賽後看門道,運動社會學大家講》。

鳴人選書
前法務部長、前國安會諮詢委員邱太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邱太三涉司法關說案:量刑協商是什麼?

桃園地檢署爆出檢察長彭坤業,涉嫌針對5億逃漏稅個案關說的「量刑協商」疑雲。經媒體報導,法務部要求臺灣高等檢察署組成調查小組調查此事,報告除指彭坤業涉嫌關說,更直指「前檢察官、前法務部長、前國安會諮詢委員」邱太三涉嫌關說。

圖為全聯福利中心門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紀岳良/全聯,你願意體諒父母帶孩子的辛苦嗎?

賣場提供婦幼優先照顧設施,是企業責任,也是法律義務;要求全聯提供兒童推車,不是奧客,是為了將來的你我而發聲。

特約作者
圖/公共電視提供

田育志/我們與新聞的距離:收視率掛帥,要贏就是要快?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的宋喬安,或許不是個和善的媽媽、及格的妻子,但身為一個新聞主管來說,對於自己的工作,她在多數時候,的確堅持著新聞業該把關的專業與倫理界線。

讀書無用論的本質是,學習者不具備使學習有用的能力。 圖/新華社

是讀書無用?還是你不知道如何「讓讀書有用」?

當發現讀書無用時,有人因此嘲笑學習,有人因此指責讀書,還有人抱怨內容。這些問題也許客觀存在,但這些指責和抱怨忽略最需要對學習結果負責的人——學習者本人。

鳴人選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