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人堂 | 聯合新聞網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小法官的冷眼集:憲法訴訟法修法將成人民權益的絆腳石?

近日《憲法訴訟法》又預告了修法工程,一部法律施行後修正其實只是日常,因為立法後可能會遇到當初沒有預想到的困難,畢竟關起門來想的,跟實際在司法實務上路後本來就難免有落差,只是要像《憲法訴訟法》在民國111年1月才掛牌上市,馬上就在相隔不到數月就提出修正草案確實比較少見。

《雞湯與意識形態》劇照。 圖/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

《雞湯與意識形態》: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在日朝鮮人的世代創傷與和解

「所謂意識形態都在合理化屠殺,現在的我們必須正視歷史,正視歷史不光是國與國之間的事,我們需要正視歷史這個悲劇,保守與進步派都需要接受公正的評價,各位,濟州島的春天終於到來。」2018年4月3日韓國總統文在寅於濟州四三事件70週年悼念儀式上的致詞,收進了日籍韓裔導演梁英姬於2021年完成的作品《雞湯與意識形態》中,成為這部紀錄片的註腳,而該片也是梁英姬首次將鏡頭從北韓轉向南韓,從父兄的經歷拉往母系的敘事。

阿潑
電影《正發生》劇照。 圖/好威映象提供

墮胎《正發生》:女性走近死亡的蔭谷,只為尋出一條活路

當我們以為世界不斷進步,女性困境正被改善,甚至「女權」一詞竟已成為許多爭議的來源。然而在許多國家,女性的身體自主權依舊被層層限制,其中不乏在大眾認知的先進國家,近年更出現開倒車的狀況。

彭紹宇
1996年高向鵬(右)、方怡萍(左)福氣啦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輯/《你是我的兄弟》成警消主題曲——資深台語歌手高向鵬享壽67歲

​「予你予你笑咍咍,予你予你笑咍咍,福氣若到你就會笑咍咍。」台語歌手高向鵬2021年過馬路跌倒陷入昏迷,一年後傳出逝世,享壽67歲。這首《福氣啦》在90年代紅遍台灣大街小巷,伴隨台灣經濟發而讓人一片欣欣向榮、歡喜的印象,傳唱至今,是即使不聽台語歌的民眾都能信手哼唱旋律的經典歌曲。

編輯室
1963年動畫《原子小金鋼》畫面。 圖/擷取自YouTube

高畑勲與宮崎駿的「世界名作劇場」:穿過台灣仇日年代的經典動畫(下)

電視台新的卡通節目從那裡來?1970年代中期開始,新的卡通節目幾乎都是從日本來。這與日本電視動畫的興盛與波折有直接關係。1955年日本步入經濟高度成長期之初,電視機、洗衣機與冰箱就成為「三神器」。1953年NHK放送開始,伴隨1959年皇太子婚禮的轉播,電視機快速普及。1964年東京奧運之際,電視機普及率已突破90%。伴隨電視機普及與戰後嬰兒潮出現的,是「電視兒童」。

李政亮
動畫《小天使》劇照。 圖/取自IMDb

高畑勲與宮崎駿的「世界名作劇場」:穿過台灣仇日年代的經典動畫(上)

「吉卜力高畑勲展」業已落幕,伴隨展覽,吉卜力的經典動畫作品也重新上映,再次牽動人們的集體記憶。展覽雖已結束,不過,卻仍留下一個值得從台灣文化史來思考的問題。高畑勲與宮﨑駿的動畫人生,從1960年代的東映開始,兩人在那裡相識,也有著革命情誼。從1971年兩人離開東映到1985年吉卜力成立之間,兩人三度進出同一公司創作。

李政亮
《阮玲玉》劇照。 圖/甲上娛樂提供

回望最初的感動:《阮玲玉》光影折射出的經典人物及時代

記得在2019年,關錦鵬導演的回顧專題小影展隆重揭幕,導演親自抵台跟媒體、影迷,還有新生代的觀眾一同暢聊《胭脂扣》、《阮玲玉》,以及好多創作歷程的點點滴滴。那次光是《阮玲玉》我就先後在電影院裡看了兩次,這樣還不夠,想起當年,就是從這部電影開始,對華語電影在1930年代初期的發展,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於是返家撰稿,前後寫了好幾篇短文,談費穆導演、吳永剛導演、蔡楚生導演、孫瑜導演;談羅明佑、黎民偉,更談到聯華影業——那個在華語電影史上,如同聖殿一般的存在。

陳煒智
《台北女子圖鑑》與《東京女子圖鑑》宣傳海報。 圖/紅杉娛樂提供、取自IMDb

卡爬/《台北女子圖鑑》怎麼了?兼談無法複製的原創《東京女子圖鑑》

「台北的女生應該是什麼樣子?」這個問題隨著《台北女子圖鑑》播出後成為社群上的流量密碼,各路人馬都能夠從自己的專業領域,或是「北漂」的經歷,試圖回答這個問題。事前投入大規模宣傳的水花或許都不及播出後的各種「口碑」帶來的出圈效應,當然是幾乎炎上的那種。於是,在揶揄之後,下一個問題浮現了出來:

特約作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李劍非/防疫居家隔離背後,你所不知的人身自由問題

自新冠肺炎於全球爆發後,在臺灣的我們除了歷經口罩不離口、簡訊實聯制外,就是染疫者或入境者的居家隔離檢疫。為了防疫,強制居家隔離看似沒有法律問題?但請看看實務上的真實案例。

《尋找西瓜女》劇照。 圖/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

觀看的既視感:《去聽美人魚唱歌》與《尋找西瓜女》的她們如何凝視自己

(※ 本文有雷,斟酌閱讀。) 相信不少人都有Déjà vu(既視感)的經驗,通常是來到一個新地方時,會對這個地方產生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而有時,當我在觀看電影與電影之間,也會有這種感受,在這裡,我並非將既視感解讀為抄襲或致敬,而是兩部作品通過影像敘事上的「似曾相識」,使我們得以辨識出這些電影背後隱約指涉的共同母題。

楊凱丞
圖/美聯社

留下還是離開:香港兩代「流亡者」矛盾的生命抉擇

哈姆雷特:「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默然忍受命運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無涯的苦難,通過鬥爭把它們掃清,這兩種行為,哪一種更高貴?」(據朱生豪譯本)。不管有沒有看過莎士比亞的戲劇,都一定知道這句名言。這句舞台上的獨白,這個存在問題,想不到對我們香港人是如此有意思:「默然忍受命運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無涯的苦難。」我們當然不至於面對死與生的抉擇問題,但從去年至今香港的大變,讓我們面對自身的存在問題:香港死了,我們繼續留下來抗爭?忍氣呑聲接受打壓命運?還是離開這家園避秦而去?

鳴人選書
「外垵地區」方面日軍施設配置關係圖,可見「吃仔尾砲台」位在西埔山東南方海崖上。此外,楊仁江教授主導的《西嶼遊憩區(西埔山、東台)據點細部規劃報告》中,指稱「⋯⋯餌砲附近,圓形混凝土凹式砲座」為陸軍的三十珊加農砲塔掩體。不過按照Japanese deliberate field fortifications的圖例顯示,其應屬海軍的防空砲台。
 圖/農航所(作者編輯)

魏以恩/ 把破壞當政績:從澎湖吃仔尾砲台「沿革」談軍事文資的展望(下)

如前所述。澎湖外垵的「吃仔尾砲台」是日本海軍在當地建造的防禦設施,早在1917年就出現在海軍檔案裡,並不是日本陸軍的工事。可惜《2021澎湖縣文化資產手冊》不知何故,把它誤認為「西嶼東堡壘附屬砲台」介紹。楊仁江《西嶼遊憩區(西埔山、東台)據點細部規劃》(2010)則誤以為「吃仔尾砲台」的附屬建築物為澎湖島要塞1933年興建,甚至憑清水模的粗糙程度就「推測」砲堡為國軍所建。

特約作者
日本陸軍築城部本部繪製的〈澎湖島要塞堡壘砲台位置要圖〉中,可見「西嶼東堡壘附屬砲台」位置在內垵牛心灣地方,不僅與「吃仔尾砲台」的外垵西埔頂相差甚遠,也沒有「吃仔尾砲台」的紀錄。
 圖/國立國會圖書館(作者編輯)

魏以恩/ 把破壞當政績:從澎湖吃仔尾砲台「沿革」談軍事文資的悲歌(上)

號稱重視軍事文資的澎湖,繼2021年西嶼彈藥本庫「銅牆鐵壁」匾額備受抨擊、緊急撤下之後,這回又出醜了。澎湖縣政府為營造西嶼鄉外垵村的地方景點,並提升遊憩據點服務品質,從2021年起對外垵村「三仙塔」及周邊景觀進行調查與改造,第一期工程耗資1,000萬,總算在近日完成修復「外垵砲陣遺址」及其附屬建築物,後續將再推動第二期工程,並預定於今(2022)年底前開工。

特約作者
新北市三重警分局二名員警於今年9月20日晚間拘捕通緝犯過程中,將黃姓無辜民眾「誤認」為李姓通緝犯,進而與該民眾發生肢體衝突並將之逮捕。圖中監視器拍到黃姓男子把翁姓警員壓在地上,江姓警員衝過來支援逮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三重警「抓錯」通緝犯案:重點在於程序正義,而非鄉民正義!

日前傳出新北市三重警分局二名員警於今年9月20日晚間拘捕通緝犯過程中,將黃姓無辜民眾「誤認」為李姓通緝犯,進而與該民眾發生肢體衝突並將之逮捕。導致其臉部縫了多針「破相」、肢體多處擦挫傷等傷勢。該黃姓民眾對此過程感到不滿,因而對當事員警提告。

吳忻穎
位在嘉義民雄關懷弱勢孩童教育資源的「薪傳二手書店」。 圖/民雄薪傳二手書店提供

現代書籍的收藏與離散(下):從圖書館到書店,尋覓愛書「託孤人」

回顧歷史,早年置身於政治紛擾的動盪時代,圖書的聚散往往與國家的命運密不可分,每當統治政權更迭、改朝換代,隨即帶來各種社會巨變、兵燹天災,民間的藏書者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殃及,以致書厄頻仍、歷劫難逃,甚至有許多書籍因此毀於戰火、徹底在這個世界上絕跡了。相較之下,今日生活於相對富足安穩的承平時代,論及現代人的藏書風氣或習慣,通常則是跟個人的經濟(消費)能力與居住環境的空間條件息息相關。

李志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