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搞笑的國民黨,也能問出好問題:政治如何退出校園?

各大學一中承諾書的雪球越滾越大,連國民黨都忍不住跑出來開記者會。 圖/本報系資料...
各大學一中承諾書的雪球越滾越大,連國民黨都忍不住跑出來開記者會。 圖/本報系資料照

各大學一中承諾書的雪球越滾越大,連國民黨都忍不住跑出來開記者會。只見國民黨人在記者會上大義凜然地痛斥「政治黑手惡意操作假議題介入校園」,但找來發言支持一中承諾書的學生代表,竟曾是洪秀柱的「青年事務團」成員。大學學生會長不自行發聲明,卻要透過政黨召開記者會,這樣的「政治退出校園記者會」簡直是問號臉產生器。

不過,就如同老師在鼓勵同學踴躍發問時常說的「不要怕,有問題就問,如果你不懂,代表別人也有可能和你一樣不懂」,雖然國民黨很搞笑,但確實也觸及了一個好問題:到底什麼是「政治退出校園」?教授不能在課堂上發表「一個中國」主張嗎?馬英九不能到北一女去演講嗎?立委候選人不能到學生社團演講嗎?學生不能在學校裡貼拆掉蔣銅像海報嗎?

瞭解「政治退出校園」的意義,先從「學術自由」談起

學術單位存在的目的,是透過教學與研究,讓知識得以傳遞和發展。但知識的傳遞和發展有時會遇到障礙,例如來自宗教、政治勢力的打壓,造成知識無法流通、發展受阻。學術自由的概念就是為了保護知識傳遞和發展,阻擋不當外力對學術的干預。

學術自由的概念發展至今已經越來越成熟,在「研究自由」和「教學自由」以外,其他與「探討學問、發現真理」相關的重要學術活動,例如形成研究動機,提出研究計畫,組團隊、申請預算、發表研究成果,課程設計、科目訂定、講授內容、考試評分規則、學生選課自由,以及學生自治,大學內部組織、教師聘任和資格評量等,都在學術自由的保障之列(司法院大法官釋字380號理由書)。

從歷史脈絡而言,「政治退出校園」的訴求,是對「政治力箝制學術自由」的反抗。威權時期,大學校園面臨黨國的言論管制,不只教學受到干預,許多研究也不能做,納稅人贊助的教育經費被偏頗地運用在宣傳「獨尊黨國」的意識形態,知識的傳遞和發展受到極大扭曲。

因此,政治退出校園要求的是「排除政治力量不當干預」,解放禁忌議題,促進大學的多元言論,還給大學自由的教學、研究空間,讓知識傳遞與發展的過程,回歸學界自主判斷。政治退出校園要求的是,在教師與學生自主決定之下,各種政治主張、意識形態都有機會被研究、被討論,稅金補助的經費被正當地運用,不獨厚特定政治團體,不強迫任何人接受特定的主張。

國民黨版的政治退出校園,其真意是我可以講一個中國,你不能講一中一台;校長可以在論...
國民黨版的政治退出校園,其真意是我可以講一個中國,你不能講一中一台;校長可以在論文造假事件全身而退,立委質詢一中承諾書就是政治黑手伸進校園。 圖/本報系資料照

政治退出校園不是代表「校園不能談政治」

有些人以為政治退出校園是「校園不能談政治」,那可真是大錯特錯。

大學不可能成為「政治真空」的環境。不只許多人文學科的研究領域與政治議題直接相關,即使是科學領域,也會牽涉到價值判斷與資源分配。如果不能討論政治議題,不只政治系、法律系、社會系、歷史系要收起來,核能、再生能源的發展也只能教半套,資工系不能談網路監控與隱私保障,醫學系不能討論墮胎的倫理學爭議⋯⋯好好的大學就要變成半殘了。

校園處處皆有政治議題,將「政治退出校園」解釋為「學術不能談政治」只是一種惡質的政治鬥爭修辭,由發言者指定「哪些政治可以談」,潛台詞就是「校園不該出現『我不想談的』政治」。就如同國民黨所召開的記者會,邀請自己一手培養成為學生會長的黨青出面呼籲政治退出校園,正突顯「政治退出校園」是如何被偷換概念。

國民黨版的政治退出校園,其真意是「只要我喜歡,政治也是學術;我不喜歡的,請退出校園。」我可以講一個中國,你不能講一中一台;我可以講終極統一,你不能講台灣獨立;校長可以在論文造假事件全身而退,立委質詢一中承諾書就是政治黑手伸進校園;統派學者可以宣揚中國國族主義,獨派學者談主權就是泛政治化⋯⋯種種的「政治退出校園」只是復古地想重返「我的政治獨佔校園」的時光。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在許多台灣人拚命想入學的美國大學名校裡,都有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分支組織,這些學校都很紛擾、學術交流都不單純嗎?中國政府曾與許多美國的大學合作設立「孔子學院」,但其後部分學校因孔子學院涉及中共官方置入意識形態宣傳,引發有損學術聲譽的爭議,終止合作。難道這些學校不懂學術自由嗎?

政治如何退出校園?不是讓所有人噤聲避談政治,也不是在校門口掛謝絕政治人物拜訪的牌子,而是拒絕獨厚特定政治團體、拒絕強制灌輸特定意識形態,把那雙試圖伸進別人的腦、摀住別人的嘴的髒手挪開。

政治如何退出校園?不是讓所有人噤聲避談政治,而是把那雙試圖伸進別人的腦、摀住別人...
政治如何退出校園?不是讓所有人噤聲避談政治,而是把那雙試圖伸進別人的腦、摀住別人的嘴的髒手挪開。 圖/本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