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編輯室報告:再會啦!2016

圖說: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據編輯表示,很久沒看過黃昏了。 圖/美聯社
圖說: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據編輯表示,很久沒看過黃昏了。 圖/美聯社

去年此時,民進黨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以拿下689萬票之姿,成功將二度參選總統大位的蔡英文送進總統府,開啟民進黨自臺灣民主化以來的第二次執政。彼時,鳴人堂成立邁進第三個年頭,經營的策略從頻道的規模與執行框架,漸漸鬆脫、遂而成長為現今頗有網站之勢,駐站作者緩健增長,並從各式新聞議題與輿論戰場所剖開的斷面,發掘公共性的缺口,像是怎樣也縫合不了的裂隙,儘管我們嘗試一塊塊的拼上不足之處,但也發現自己被不斷崩落土塊給掩埋。編輯室便在各種掙扎中,一路走到現在。

在輿論紛爭迅速點燃公共論域的野火之時,編輯室像是打火般隨時出動、緊急應變,針對議題所衝撞出的缺口找出合適的人選,提出專殊的觀看視角、或是有異於主流意見的論述,回應議題的當下,也進一步補上公共知識的空乏。面對星野燎原的輿論之火,對編輯室而言,如何選擇、設定議題,在編輯能量有限的情形下,依然可以針對公共議題提出回應,這樣的難題始終是我們所面臨的抉擇難題,過去兩年的經驗也使我們學到更多,也能提出更有方法與效率的解決辦法。這些經驗都使這個年輕團隊成長的更快。

此外,除了就即時事件加以應變以外,鳴人堂也就各式議題主動進行組織與宣導,例如我們關注已久的災害管理以及風險意識即為一例,這些持續的倡議在意的是如何提升公眾福祉,促進安全、降低風險危害。儘管如此,以有限的人力配置下,如何盡可能的選擇更具公共性的事務提出看法,並就錯視的公共記憶加以爭奪,這不僅是過去的努力,也是未來的期許。

2016年鳴人堂大事紀

2016年,鳴人堂規劃許久的網站改版作業,在8月時終告完工上線,除使網站更為簡潔及俐落以外,另以「專題頁」的設置,無論是被動的以「組稿」的方式將相關議題並列呈現於專題頁以外,我們也將主動開發系列專題,使一些不在新聞浪頭前沿的事件得以藉由系列化的方式加以集結,完整呈現在讀者眼前。

例如,仍在進行中的「尋找潛水夫」專題即為一例,以二十多年的一場工安事故說明每一個聞名的城市底下,總有一群被碾壓、被犧牲的工殤者,他們的口述歷史與抗爭記事雖預計有十數篇,但我們相信透過不斷的書寫與呈顯,某種程度上可協助讀者更為釐清事件,並深入瞭解該議題,甚至參與行動。

回顧2016

2016年一年,鳴人堂總計刊出873篇文章,扣掉非工作日,平均一日3.5篇的產出,與2015年相較,發稿量成長6.3%;再者,每篇文章的平均停留時間較前年也成長有16.7%之譜,在瀏覽量上則小幅滑落8.7%。此外,以來源來看,有一半以上的讀者是透過行動載具進入網頁閱讀,光想到「一半以上的讀者來自行動裝置」這點,不禁使我們大感敬佩。雖無正式的字數統計數據,但就編輯的作業經驗,每篇字數平均約莫為2,500字(以上),動輒六千、甚或上萬的文章可以用行動裝置閱讀(而且還是以智慧型手機為主要來源),光是想像那場景,就覺得不是件輕鬆的事啊。

那麼,去年除了總統大選以外,到底臺灣社會另經歷哪些議題事件呢?

下表非排行榜單,而以時間軸依序排出每月由編輯挑選出的文章,檢選的標準不在於瀏覽量或是熱門程度,有些以事件的重大性、影響力為標準,以些則是以一年的尺度回望其代表性(就是標準很浮動的概念),儘管這些呈現不足以完整描繪該月的具體面貌,但希望這樣的回溯,可讓讀者重新記憶去年的那幾件,或災難的、或爭議的,或是具有改變意義的文章。

2017年的期待與準備

為了撰寫這篇編輯室報告,我們回顧了過去一年鳴人堂的各式文章,除了去年年底且將延燒至今年夏天的婚姻平權議題,同時尚有年金改革目前仍處於激烈拉扯的階段,除此兩大議題,編輯室採取且戰且走的應變策略外,同時也會先行規劃幾道議題,並就其可能的戰區加以劃列,以進一步邀請相對應的作者分析,或者先加以釐清。

此外,我們也在這裡向各位說明,敝單位的另一產品《相對論》將於今年正式併入鳴人堂網站,原網站因設計當時的架構已不符未來使用的多元性與開創性,因此有此整併之考量。鳴人堂也會為相對論準備其特用版型,希望相對論的讀者未來也能到鳴人堂繼續關心與支持,為了達至相對論的核心精神——培養對辯論的鑑賞品味,並以思辯深化民主——相對論也會以更豐富的交鋒模式與多元的形式呈顯,請各位敬請期待。

回到鳴人堂,2016年我們舉辦了首場實體講座「廢文!XX不意外!」,以及1月的「校狗這回事」,2017年我們也會就事件與政策舉辦實體講座,邀請鳴人堂作者與讀者對談,這是今年仍會做的準備(希望),若讀者有議題想推薦給我們,也歡迎在留言區留下建議。

結語

對於嘗試以長篇幅作為釐清公共議題、耙梳事件脈絡、接近事件本質的評論網站,同時又在一個傳統的、主流的、集團化的媒體公司裡頭,鳴人堂所呈現的,會不會只是一種「拉攏年輕世代」的分眾化經營策略?其欲所打造的品牌形象,是否在公共書寫的包裝下,成為另一種坐收點擊(流量)的公關操作?

其實,過去我們並未就這點著實的回應過,一方面心想「這想法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或是「這說法未免也太過度忽略我們的獨立性了吧」,也有「如果年輕讀者有這麼好拉攏就好了啦!」自暴自棄的念頭,甚至,偶而也會有,「可以在集團中採取不同的議論立場與姿態,大家不覺得這很包容、不愧是要做大事的人該有的氣魄嘛!」之類的正能量想法,但總而言之,儘管部分原因以市場化經營模式來說,確實有部分分眾化經營的想像於其中,然而這樣的分眾想像不在於拉攏或是迎合特定的(年輕)族群,或是假定想像中的族群喜好並投其所好,鳴人堂始終以來服務的是公眾,所欲提升的乃為公眾的福祉,在以事實為前提的物質基礎下,對議題提出回應,或就提升公共福祉,對事件加以組織與宣導,這些皆是希望能提高公眾對該議題的關注——特別是那些與各位或遠或近,卻始終難以避免的事務。

今年,鳴人堂除在既有的議題上持續經營,未來也不會停下腳步,盡可能尋找各領域的專業者貢獻該領域的知識與觀點,協助釐清爭議事件的原委,提供不同的思考方式與觀察視野,或是就爭端提出務實的解決方案。同時,我們更會積極提供事件的脈絡與意義,藉由意見的提供協助社群將自己組織的更為妥善。我們希望,鳴人堂所提供觀點不是應對事件的解答,而是提供一個詮釋以及理解的框架給有需求的讀者索驥、思考與理解,甚至豐富自我的生命經驗,這些都是作為一個內容網站最終希望達至的理想。

最後,以稍嫌空洞的方式帶到我們的國際網站「轉角國際」,新的一年,不論是鳴人堂、轉角國際與相對論,都請各位熱烈留言跟怒按讚喔。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