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音樂會遇地震來襲,「敬業演出」與「災害應變」孰輕孰重?

7月26日,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在國家音樂廳演出時發生地震,現場國家級警報大響。 圖/取自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
7月26日,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在國家音樂廳演出時發生地震,現場國家級警報大響。 圖/取自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

2020年7月26日晚間8點52分,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在國家音樂廳演出時發生地震,突如其來的天搖地晃,無礙舞臺上指揮、合唱團的「敬業」態度,在地震警報中完成這一次特別的表演經驗。

這樣的景象,令人聯想到鐵達尼號沉船前,樂手演奏到最後的畫面。然而,若我們從防災角度來看,這樣的「敬業演出」所呈現的卻是賭博般的防災態度。我們不該責怪主辦的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或是國家音樂廳,他們並不是害怕想起來,而是真的忘記了,音樂會隨時可能發生的地震威脅。

即使如此,「不知道」不表示無視警報、繼續表演是對的,必須說這樣的應變作為是「錯誤示範」。而且,在音樂會後的臉書貼文更指出「其實是因為地震不嚴重啦!如果是大地震,應該會馬上逃離」,這樣事後對防災態度的發言,筆者認為仍須商榷。

防災如同防疫,「超前部署」不該有所區別

事實上,即使是有豐富地震知識的人,也不能保證每一次地震開始搖時,能立刻分辨這是大地震還是小地震,因此「因為搖晃不大,所以大家繼續演唱」的情況,只能說這是「運氣好」。

而若你覺得「反正大地震時大家就會有反應了啦」的話,筆者認為,「防災」如同「防疫」,所謂超前部署的原則,不該有所區別。

為什麼一感到有地震就要儘快躲避?因為地震波抵達時間極短,地殼中的P波大約是每秒5公里,而S波也有每秒3公里,如果震央離我們很近(20公里以內),會有以下情境:

  • 階段一:有地震嗎?(剛開始搖晃不大,懷疑了5秒鐘);
  • 階段二:這是地震!(這時不是S波剛到,就是已過去了)

這表示,即使我們能明確感受到地震波,但反應時間依然非常短,更不用說身體可能會因為正在移動中、睡覺等較不敏感的狀態下而對地震無感。如果沒有特別發現P波已經過了,而地震又還是很大時,當感受到S帶來的晃動時,一眨眼震度就會達到極大。

可是,不是說P波主要是上下動、S波主要是水平晃動,不能靠這個來作臨震判斷嗎?

事實上,在說明地震P波與S波的特性時,重點應為「如果你有感覺到明顯的上下跳動,那麼強烈建議先去尋求適合趴下、掩護和穩住的地方」。如果你遇到先有上下震動的感覺後,還在原地「痴痴等待」S波來到,這或許是地震科普教育做得仍不足而讓大家有所誤會了。

總之,如果覺得是地震,請勿再多想,最好還是先進行就地掩避的基本動作,等待一、兩分鐘地震過去沒有再搖晃、附近也沒任何地震警報之後,才能確定地震真的不大,再繼續原本在做的事。

同時,人體對地震的感受,就跟人類的記憶力一般不可靠,這也是為什麼需要地震儀來幫我們量測震度、需要「強震即時警報」——也就是時常被拿來自嘲「國家級邊緣人」的緊急警報——緊急警報的用意,就是利用通訊技術的速度優勢,提早告訴我們地震要來了。

以7月26日的例子來看,即使後續的震度並不大,也不能算是誤報,畢竟地震並非沒有發生,但因為早期預警是用很少的資料所求得的結果,因此震度的評估仍未達準確。而如果我們將有警報的狀況,視為「有可能是大地震」,那麼對此提出應變作為仍是必須的。

圖為2018年花蓮強震。 圖/歐新社
圖為2018年花蓮強震。 圖/歐新社

東京疏散演習音樂會

以這場音樂會中途警報大響的情況來看,雖不致於要立即疏散人群,但「暫停表演」並至少「就近蹲低」(無論是表演者或聽眾)的話,是較為適切的應變措施。尤其是連錄影都可以聽到國家音樂廳水晶燈搖晃碰撞的聲音,「什麼都不做」並非是當下建議的作為。

筆者無意批評本場音樂會主辦單位,但由於在地震當下演出團隊的「臨危不亂」,以及事後的發文獲得社群上一面倒的「稱讚」,我相信假如換成別單位,同樣在地震來襲時繼續敬業演出、繼續尊重聆聽,仍會被當成是一種「美德」且蔚為美談。

但從防災角度來看,未於當下採取任何避災措施並非正確。而這次經驗,也讓我們得以再一次聚焦災害應變還有什麼需要檢討與改善的地方,並進一步思考從電影院、演唱會、音樂會、運動競賽等大型聚會,還有哪些防災工作有待整備。

如果是由前面所提情境,場館方除了設置防震措施,也應事先擬定防災應變計畫,而「有用」的防災計畫,則賴「實作」的驗證。如2018年東京都交響樂團在東京文化會館舉辦的「疏散演習音樂會」便為顯例。

「疏散演習音樂會」的緣起,除了提醒世人勿忘2011年的311強震,也為了即將到來的東京奧運作準備,讓人們在音樂會中演習。

首先,參加音樂會的民眾事前知道會有演習,但不會告訴他們確切的時間與情境。而在音樂會安可曲時,突然燈光暗下,並伴隨地震音效,待燈光再亮起,廣播除了告知地震事件,也跟聽眾說明場館的設計符合耐震標準,請大家不要驚慌,待場館人員檢查完場館狀況前,請先留在原地,並有工作人員高舉相對應的指示牌說明情況。

但這樣的演習設計並未練習到「疏散」,所以之後又設計了另一情境:「地下室餐廳發生火警」,這時就需要疏散了。工作人員也透過疏散指示牌,搭配廣播宣導讓民眾順利疏散到室外安全處;演習的全程,也都有防災專家檢核成效。

沒有練一次就完美的演習

當然,我們不能拿演習的標準來看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在上月所遇上的地震,但是,這場演習不失為幫助我們思考場館或主辦單位在防災工作上還有哪些該努力之處,諸如:

  • 場館中的所有設施,包括水晶燈是否符合耐震規範;
  • 緊急事件發生時,要如何確保大家的安全;
  • 緊急事件發生時,要如何安撫大家的心情,防止恐慌;
  • 行動不便的人是否有多的人能協助逃生;
  • 有沒有事先準備好疏散的輔助工具或SOP,如告示牌與巡視的動線等等。

而還有一點更重要、且是東京的那場演習都未必能照顧到的,便是:

演習是演習,真正發生災害時大家會動起來嗎?還是繼續「從眾效應」呢?

有意見認為演習如「演戲」,但這是因為我們被不常發生、又容易忽略的災害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就拿練球來說吧,平時練習投籃和真正上場比賽是不一樣,但我們不會因此就不練,優秀的球員甚至不只投入時間練習,還會尋求更好的練習方式。因此,要透過演習建立防災本能,需要的是各種情境下都有演習的經驗。

演習對於參與者而言,是一項重要的經驗,而對主辦方而言,則可透過演習過程收集資訊與改善整體流程。不太可能有練一次就完美的演習,但就像練球一樣,如果從來就沒有練過球,怎麼可能期待他一上場就能拿出MVP等級的表現呢?

(※ 本文原發表「震識:那些你想知道的震事」,經授權編修刊載鳴人堂)

日本小學在311強震紀念日當天進行地震應變演習。 圖/路透社
日本小學在311強震紀念日當天進行地震應變演習。 圖/路透社

※ 8月5日 19:41 增補

本文刊登後,得到與本次所提及的音樂會與場館相關人士回饋,告訴我們其實主辦場館每年都有舉辦相關演習活動與人員的防災訓練,而地震當下,工作人員也以戰戰競競的態度應對,筆者對此感到肯定。

然而,誠如本文所強調的:「地震來襲時相當緊急,若待後續觀察搖晃或是更多的警報提示時,往往已經錯過防災的黃金時機。」筆者需要強調的是,地震防災不只需要做,而要做得準確才能發揮真正功效。最理想的方式是,不需一聲令下、不需要等待時機便立即採取避災作為。

本文最終希望達到的目標,是當遇到未知的地震狀況時,大家能更快意識到地震,當地震警報來襲時,能就近掩避而非等待指令或看別人的動作,把握救命的良機。也再次感謝相關工作人員的意見交流,特此鳴謝。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