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熱血路人還是正義魔人?——我們如何看待一個五歲女孩的裸體

photo credit Ⓒ StockSnap
photo credit Ⓒ StockSnap

一個五歲女孩在台北大街上脫掉了衣服,會怎麼樣呢?這其實不是什麼新鮮的故事,總是有一個行為不符合台灣社會期許的孩子,一個不肯教訓孩子的家長,一群熱血路人/正義魔人,還有幾個未經同意拍攝的影片,未經同意地被散播到網路上公審,然後被媒體撿起猛力放送。

有的故事裡,孩子不肯乖乖坐著,他們跑來跑去,爬上爬下,製造噪音,踢桌子踹椅子。有的故事裡,他們穿的太少,在這個故事裡,甚至不穿。家長說,小孩子就是這樣,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但旁人總是憤怒地大喊著,你要控制好你的孩子,你小孩怎麼教的?小時候不教,以後要當流氓嗎?不肯穿衣服,有多少變態在偷看啊(那你也不要偷拍還傳上網了)?

小女孩就是要穿衣服

但在這個故事裡,有幾個重點跟其她的案例很不一樣,其一是小孩的母親並沒有所謂的「放任」,她一直站在小孩的身邊,也曾經要求女孩不要脫衣,她只是沒有強迫女孩穿起衣服罷了。事發當下,她們是在車站附近等待孩子的父親,要不是父親找不到她們,多繞了點路,她們可能老早就進了車子,不會引起這麼多注意。

另外一點是,女孩的媽媽立刻回應了路人的質疑,提供了解釋,表明這是小女孩自己選擇的,不是被迫的,因此路人不需擔心小孩是因為受虐強迫脫衣。當然這不是她說了就算,路人關心是有道理的,但當路人說出「小女孩就是要穿衣服」這樣的論調,明顯地激怒了女孩的母親,讓她立刻擺出了防禦的態度。而她的不悅也是有道理的,尤其是這話還是從女性同胞的口中說出,更是讓人不滿。如果說在公共場合裸露是不應該的,為什麼要特別針對「小女孩」呢?

女生要保護好自己

身為一個女人,身為兩個女孩的母親,我非常能夠體會這位母親聽到這句話的心情。一個在台灣出生長大的女人,不會不瞭解這句話裡暗藏的意義:「女生要保護好自己」、「不懂得保護好自己要怪誰」、「妳深夜一個人回家/穿那麼露/喝那麼多,自己也有責任」。換句話說,就是我們都很熟悉的強暴文化——女生要把自己包裹起來,保護好自己,因為外面有很多不懷好心的(男)人。然後,它其實說的就是:女生是脆弱的、世界是很可怕的、妳不要天真的以為,妳跟男人一樣,什麼事都可以做,哪裡都可以去。

在這樣的恐嚇裡長大的我,時常都感到很害怕,那是一種藏在骨子裡的害怕。這種恐懼會在妳邁出一步前就拉住妳,讓妳像個在黑夜裡哆嗦的孩子,讓妳遲疑不前,不敢踏出熟悉的環境,因為世界對妳來說,是個隨時有怪物會跑出來吞噬妳的可怕地方。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不要有這種恐懼,我希望她們堅強、勇敢、自信,我希望她們喜愛自己的身體,為自己的身體感到驕傲,我希望她們樂於成為一個女人。我希望她們是自己的主人,而不是等待別人來保護她們,為了交換這種保護,用盡心思去取悅別人,成為男人眼中具有吸引力的、美麗的東西。

威脅與羞辱

一個希望教養出這般勇敢自信女孩的母親,聽到路人這種「小女孩就是要穿衣服(小男孩就不必嗎?)」的論調,無疑會覺得很不舒服。更別提一個陌生人,突然跑過來跟我的孩子說話,用一些「大家都穿衣服、妳也要穿衣服」毫無說服力的說法,想要強迫一個自己不認識的孩子改變行為,甚至還拿出手機拍攝我沒穿衣服的小孩,我想我也會發火,我也很難保持平靜,我可能也會採取防禦手段。因為我的本能必然是保護我的孩子,當陌生人一起公審她童真的無心行為(/錯誤),想讓她覺得她應該為此感到羞愧時,我必然只好站在她那邊,我絕對不可能跑去站在陌生人那邊,一起羞辱她。

因為就像女孩爸爸說的,教育不是用要求的,它不能用威脅達成,它的目的絕對不是羞辱。用威脅與羞辱達成的教育,雖然效率很高,卻會對一個孩子的發展造成永久的傷害。我想在台灣長大的每一個人,都有很多這種被威脅與羞辱的經驗,「這次考試一定要考高分,要不然我就打死你」、「你這是什麼成績,要不要臉啊?你是白癡嗎?」一個人恐怕不會因此就變得很會讀書,但一定會覺得不會讀書是一件很羞恥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教育」的目的達成了,這羞恥感將永遠地伴隨著他,而有一天,因不小心失敗而被羞辱的恐懼,也會如影隨形。

photo credit Ⓒ StockSnap
photo credit Ⓒ StockSnap

要怎麼教小孩?

如果我們想要教女孩在公共場合穿衣服是很重要的,我們要怎麼做呢?首先我們要先想想,這是個五歲的女孩。很多當過父母的、剛當上父母的、有一個小孩但已經被你打怕了,或是沒小孩但自以為很懂小孩的,其實都不記得、不知道、不瞭解,一個已經去野外玩了一整天的五歲小孩,在晚上六、七點的時候,基本是已經完全無可理喻的狀態了。在一個孩子這麼疲累的時候,講什麼理都是耳邊風。在這樣的時刻,只能盡快地將她帶離現場,身體自主權與社會觀感衝突之間的教育問題,可以等待其他更好的時刻慢慢解說。

最糟糕的,就是試圖用羞辱和壓迫的方式,來強迫她穿上衣服。當補習班的人跑出來說:「這樣我們門面不好看」,當人們圍住她們,未經許可地拍攝她們的影像,再再地傳達出一個訊息,「裸體是羞恥的」、「女孩子不穿衣服是可恥的」,甚至會讓她對自己的身體產生負面感受,而原本她是多麼地自在自信呢!更別提對一個五歲女孩來說,被一群陌生人包圍住指指點點,會是多麼大的心理創傷經驗。

裸體很可恥?

人們覺得可以這樣義憤填膺,除了「保護小女孩不被變態偷窺」的想法之外,也深深地根植在我們對裸體的羞恥感裡。夢中突然發現自己沒穿褲子/衣服、深感羞愧的夢境,是很多人共同的經驗,學者對人類為何把裸體當做羞恥沒有定論,傳統上認為裸體的性吸引力可能會動搖對穩定社會來說極為重要的固定伴侶關係(有固定伴侶關係才可以確定血統與繼承)。但裸體是不是就會造成性吸引力?許多針對天體主義者的研究,已經證明了裸體跟性慾是沒有絕對關連的。事實上,許多研究都發現,兒童接觸到越多非性本質的裸體,不僅有更高的自我形象、身體自我接受與自我概念,對其日後的各方面的發展(較少濫用藥物、較少得到性病、較少強暴甚至偷竊),都有正向的影響(Okami, Olmstead, Abramson & Pendleton, 1998; Story, M.D. 1979; Smith, D.C. & Sparks, W, 1986)。

沒有人生來就對自己裸露的身體感到羞愧,這羞愧是後天養成的,也可以後天去除。許多人原本生性保守的人,到了天體海灘後大解放,從此愛上裸體的自由自在,再也不覺得裸體是可恥的。這並不是說,每個人都應該裸露著身體上街;在公共場合的適當行為為何,的確是由社會集體決定。一個五歲女孩的裸體,在對身體態度較開放的北歐與荷蘭,或許完全不會有問題,但在台灣這個階段還無法接受,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問題是,當我們面對一個五歲小女孩,我們要怎樣把我們經由威脅、恐嚇、羞辱學到的經驗放到一旁,給她一個簡單的理由:為什麼一個人不能在大街上裸體?

怎麼當個熱血路人(而非正義魔人)?

雖然說我可以理解父母的立場,但我可以想像路人的震驚。如果這是個逼童當街脫衣羞辱的虐童案,沒有這些熱血路人,受虐的小女孩可能就得繼續受苦了。的確,熱血路人可以拯救一個危機邊緣的孩子,但正義魔人卻可以把一個用心培育孩子的家庭推入言論的地獄。我不想評論父母是否有更好的處理方式,畢竟當過父母的人都知道,有時候妳簡直是超棒完美媽,有時候妳也會做出錯誤的決定,有時候妳自己也累得要死,實在沒有辦法好好思考。

有好幾次,當我自己站在街上,看到我的小孩完全失去控制,而我自己到了盡頭無法處理,我多麼希望有什麼天使會來幫幫我。比如說,熱血的路人,他們會走過來,陪這個暴走的孩子說說話,他們不會急著指責,小朋友你這樣很壞很不乖,你媽媽是怎麼教的。他們會說,你還好嗎?你這樣會不會很冷啊,你的衣服不見了嗎?你不喜歡穿衣服哦?但衣服可以保護我們的身體耶,穿褲子跌倒就不會那麼痛了。

我希望他們明白,在他們不在場的好幾千個日子裡,我們並不是這個樣子的;而現在的我們,需要一點協助,一點空間。但如果他們不先好好地聆聽,如果他們急著要判我們刑責,如果他們只想拿起手機拍下我們的窘境,放到網路上讓完全不認識我們的人評論我們,那善意就浪費成了惡果,他們也就從熱血路人,變身成真正造成傷害的正義魔人了。

photo credit Ⓒ StockSnap
photo credit Ⓒ StockSnap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