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年薪百萬的秘訣

圖/Phil Roeder (CC BY 2.0)
圖/Phil Roeder (CC BY 2.0)

yo,brother,聽過這個故事嗎?

有一隻小貓慵懶的躺在洗衣機上,牠是一隻虎斑貓,有著蓬鬆的尾巴,接近臀部的毛髮是淡淡的小麥色。

牠搖著尾巴,就好像在提醒你快來摸牠似的,但你知道的,brother,像貓這種生物,警戒心可是很強的,你該怎麼做?

就這麼直接去摸牠嗎?這樣似乎太坦然了,靈敏的小貓,豎起耳朵,馬上就聽見你腳步的聲音,你走沒幾步,牠可能就逃跑了。

如果你就這麼靜靜的矗立在同一個地方,牠或許不會跑,但會盯著你,牠已經開始注意你了,如果你不往前走一點,是很難接近牠的,但是如果就這麼衝過去,把牠給抱起來,這會讓你像是個犯罪者,你幾乎不可能成功,在牠寶石般的眼睛裡,你所有的動機,已被牠完全猜中,你嘆了一口氣,放下手,你是摸不到牠的,所以果斷的放棄。

那麼,你就永遠摸不到這隻貓了。

這隻貓,象徵了許多東西,愛情、權力、金錢、夢想……甚至可能是平靜的生活,你知道的,不管是叱吒風雲的政客,巧取豪奪的企業家,或像星星般璀璨的騷人墨客,享盡了別人所羨慕的東西,最後都在追求這個。

而事情往往會朝最壞的地方發展,這就是所謂的墨非定律(Murphy’s Law)為什麼我們會不想讓壞事情發生?想必,是我們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最好的想像」,就這麼走過去,撫摸到那隻貓,貓舒服得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而我們的內心得到了治癒。

但是我們沒有,我們跌倒了,我們把公事包給摔在地上,我們甚至很有可能把貓給弄傷,在牠看到你那劇烈的動作,牠也嚇得跳了起來,撞到了花瓶,拚命的逃,於是一個美好的邂逅,變成最糟糕的肥皂劇。

我們擁有強烈的動機,又有深刻的剝奪感,我們覺得自己想要的這麼多,得到的就會有那麼多,我們會嘗試各種方法,用來達到目的,比別人更努力10倍,看更多的書,擬定更多的計畫,沒天沒夜的工作,拚命忍耐,打工、存錢,參加各種形形色色的聚會,拓展人脈,認識更多人,上更多的課程,企圖攫起別人沒有的,領先一步,領先兩步,領先三公分,都好,只要能成功。

那些講師個個充滿自信,像是馬雲一樣,告訴你各式各樣的成功故事,革命的教條,狼,你要成為狼,你要和他們一樣,追逐獵物,發出咆嘯聲,露出牙齒,讓別人感受到你的存在,要對著鏡子say「我可以!」「我要成為有錢人!」

你已經就快要追到牠了,那隻雪地裡的大麋鹿,你已經嗅到了牠的氣味,你已經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砰」

的一聲,一發子彈打中了那隻麋鹿,牠倒下了,你驚訝了,一個略顯老態的獵人,一拐一拐的走向鹿,他拿起尖銳的刀子,分割了毛和肉,待血流乾後,迅速的放進背袋裡.

你氣喘吁吁的看著這一切,咦,這是什麼生物?為什麼他不用跑也不用追,就這麼輕易的拿走你想要的東西?這不公平啊,他甚至還叼著菸,一臉悠閒的樣子,當你憤怒的發出低吼,想表達些什麼時,他已經拿槍對著你了。

喔,原來這裡不是新石器時代。

任何時代都需要吃肉的,brother,任何時代都在重複相同的事,肚子餓了,就得吃東西,有些人,是比誰更加飢餓,當你比誰都想要那個東西,你就會逼自己付出更多,這的確是個好方法。

這是在eat yourself,brother,當你把自己吃到只剩塊肉,那麼,你就會得到肉了,從前的人靠著這個買房,買土地,成為了明星與大亨,成為了成功的人士,但是台灣很小啊,當其他人拿到了以後,很快的,就沒有剩下的了。

但是這樣的人仍然不斷的出現,這會令我們感到疑惑,是不是某個地方,還有哪些肉沒被找到呢?於是沒有麋鹿了,剩下的兔子,也被吃光.

沒有肉了。

我們去找有肉的地方,我們已經忘記自己是個人了,我們看到其他的原始地帶,住在那兒的狼有多麼的兇猛,多麼的飽足,於是我們彎下腰,也開始用四肢腳走路。

我們不說話了,開始發出「嗷嗚~」的聲音,這些像是毛克利的人類啊,得到了長輩的讚賞,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得到了鮭魚返鄉——再得到老舊司法體系的認證。

我來教你怎麼得到年薪百萬,brother,of course,我不會教你成為一個腐儒,說看著天空吟唱詩歌,就會有黃金掉下來,我也不會叫你改吃素,或者用素菜做成的肉,假裝很飽之類的。

你必須慢慢的走,然後隨時停下來。

特別像是那隻貓,在注意你的時候,你就要停下來,不是不發出聲音,你甚至可以吹個口哨,假裝在看遠方的風景。

或許你真的在看吧,但不要看的呆了(雖然那是很好的狀態),你不要忘記你想要摸的那隻貓呀,當牠因為你的鬆懈,也跟著放下戒心,那麼,你就可以慢慢的往旁邊側一步。

停下來,再側一步,並不是你很想摸貓喔(雖然的確是這麼回事),那是有點想,又不是很想,摸到了很好,沒摸到也沒關係的態度,但追根究底,你還是很想摸。

這個想法很難捉摸吧,很難搞懂自己到底真正在想什麼,但這樣就對了,證據就是,那隻貓,還沒有跑走,然後你正在慢慢的前進當中。

這是互相容許的氛圍,貓容許你的存在,你容許現在這個「尷尬的自己」的存在,不是那個衝過去抱住貓的自己,或是放下手果斷放棄的自己,這兩個,都很容易簡單。

會成功嗎?會成功摸到小貓嗎?不要問這個,brother,這樣只會讓你像是火箭減速試驗的工程師,等一下你的儀器就會失靈,瞧,你那濃濃的飢餓,又使得小貓回頭,看著你了。

在這個moment,想些快樂的事,把手放在空氣中吧,想像那貓咪的絨毛,蓬鬆的柔軟度,用手指,輕輕的順著牠的毛,那般輕柔的撫摸下去,這是多麼快樂的事呀……

你周圍會開始響起音樂,可能是舒曼的夢幻曲,那是祝福你和小貓相遇,最美妙的曲子了……你的腳步不自覺的舒張開了,一切都是那樣緩慢而自然.

這時,你已經不知不覺的來到洗衣機旁邊,你不是獵人,也不是狼或什麼的。

小貓就近在你身旁,開始喵喵叫著。

牠摩擦著你的手臂,相信你是一個真正的人。

恭喜你,

你已經可以開始摸小貓了,tomoyo。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