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看見台灣的悲情——六輕、燃煤許可與海口人的命運

漂浮在雲林彰化海岸的空氣,是酸酸的味道,是死亡的味道,也是政治的味道。 圖/取自...
漂浮在雲林彰化海岸的空氣,是酸酸的味道,是死亡的味道,也是政治的味道。 圖/取自Wenbin Qian(CC BY-SA 2.0)

六輕的味道

漂浮在雲林彰化海岸的空氣,是酸酸的味道,是死亡的味道,也是政治的味道。

6月10日,在雲林縣政府公告展延台塑六輕燃煤操作許可證的前兩天,環團在斗六市人文公園舉辦一場宣示反對延展燃煤許可證的音樂會。

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詹長權教授致詞時說道,他在六輕鄰近區域雲彰海濱一帶做蹲點調查時,經常聽到居民抱怨空氣當中時常有一股「酸臭味」,這一股味道就是「高濃度的甲酸氣體」。這股濃濃、黏黏、稠稠的氣味,從六輕的方向吹過來,超越人體能夠忍受的臨界值。

當地居民長期吸入這股難聞的氣味,除了會產生噁心暈眩外,更嚴重的是可能有致命的危險。詹長權教授說,這股氣味的危害,除了甲酸本身散發的氣味外,形成甲酸的過程也會伴隨形成甲醛,而甲醛是致癌物質。根據他的監測研究,鄰近六輕區域罹癌率是遠處的兩倍之上,所以對他而言,六輕的味道也是死亡的味道。

鄰近六輕廠區的地帶時常有一股「酸臭味」,這一股味道就是「高濃度的甲酸氣體」。這股...
鄰近六輕廠區的地帶時常有一股「酸臭味」,這一股味道就是「高濃度的甲酸氣體」。這股氣味的危害,除了甲酸本身散發的氣味外,形成甲酸的過程也會伴隨形成甲醛,而甲醛是致癌物質。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政府找我來研究,但是卻質疑我的結果。

當初是雲林縣政府邀請詹長權教授來研究六輕的污染問題,但是在他依據研究向政府示警之後,就有人轉告他不要再做研究或發言了。詹長權感性的說政府的存在應當是讓人民免於活在恐懼之中,但是無奈的是雲林縣政府無法做到這一點。他覺得六輕的空氣氣味裡面,也有政治的味道。

詹長權說看到這樣的農村他很難過,當地經濟並未因為六輕而改善,村莊卻日漸蕭條,有能力的人選擇離開,年輕人也不願再回來,留下老人在村裏面忍受污染。他應該為受苦的人講一些話,做一些事情。

詹長權也說,如果他的研究還不夠深入,那政府應該持續找人來做(研究),但政府不願意,整個六輕排放與人體健康的研究課題嘎然而止!

詹長權教授提到,如果他的研究還不夠深入,那政府應該持續找人來做研究,但政府不願意...
詹長權教授提到,如果他的研究還不夠深入,那政府應該持續找人來做研究,但政府不願意,整個六輕排放與人體健康的研究課題嘎然而止! 照片提供/林吉洋

六輕來了

詹教授說六輕有政治的味道,確實,六輕落腳在雲林麥寮這樣的農村確實反應了台灣政治經濟變遷的現實。

1989年六四學運鎮壓過後五個月,王永慶密訪北京布局投資中國,基地選址在廈門名為「海滄計畫」。只是由於該計畫違逆了李登輝「戒急用忍」政策,1992年被迫停止投資計畫,換來政府允諾在台尋找替代地點。

六輕原本選址宜蘭利澤,卻被時任宜蘭縣長陳定南拒絕,更引發王永慶與陳定南電視辯論。最終六輕以雲林麥寮作為設廠地點,動員輿論與民代支持,並號稱可以提供數萬就業機會,引導台灣經濟發展的神話。

六輕在麥寮外海沙洲填海造陸總共2096公頃,是當時發展主義意識形態下「人定勝天」技術力壓倒自然環境的應驗。建成以後六輕是全世界最大的石化廠,也是台灣最大的碳排放來源。

六輕在麥寮外海沙洲填海造陸總共2096公頃,是當時發展主義意識形態下「人定勝天」...
六輕在麥寮外海沙洲填海造陸總共2096公頃,是當時發展主義意識形態下「人定勝天」技術力壓倒自然環境的應驗。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根據遠見報導,台塑集團年排碳量幾占全台四分之一比重(約6700萬噸),其中光六輕就占全台灣溫室氣體排放量的17.2%。有人細心數過,整個六輕有398根煙囪,由於這398根煙囪的日夜排放,濁水溪南北岸的麥寮鄉、台西鄉、彰化大城鄉等地居民,終日面對著前述詹長權教授提到的健康威脅。

同時,六輕建成付出的環境代價,是整條濁水溪的溪水在集集攔河堰被抽乾,提供台塑六輕每天30萬噸用水,而台塑曾經允諾使用海水淡化,至今仍無動靜。濁水溪斷流的結果是地下水層缺乏補注,使得雲林成為全國地層下陷最嚴重的縣市,農民被迫以抽取地下水灌溉,卻遭指為地層下陷的兇手;濁水溪乾涸也導致二崙地區出現地區性沙塵危害,同時地層下陷也使得高鐵行駛雲林段岌岌可危。

若問台塑難道都沒有建設或回饋嗎?其實不然。台塑每年產值每年將近九千億,其中六輕就貢獻六千多億。台塑每年回饋給地方政府的回饋金據稱超過100億之譜,甚至在選戰期間台塑回饋金去向也成為政治人物交互抹黑的話柄

或許就是因為回饋金實在豐厚,所以是非黑白有了模糊的空間。

有人細心數過,整個六輕有398根煙囪,這398根煙囪日夜排放。台塑集團年排碳量幾...
有人細心數過,整個六輕有398根煙囪,這398根煙囪日夜排放。台塑集團年排碳量幾占全台四分之一比重,其中光六輕就占全台灣溫室氣體排放量的17.2%。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煤改氣運動與燃煤許可證核發爭議

2015年開始,一群年輕人回到雲林,打算從事有機農業耕作。然而他們回到雲林後卻發現當地空污問題嚴重,如果不先解決空污問題,別說從事有機農業,連自己的健康都會有問題。

空氣汙染的關鍵在於,為保證六輕工業區內的發電系統供電無虞,當年政府允諾台塑得在廠區內興建燃煤電廠獨立供電,然而六輕電廠係以生煤、石油焦做為燃料,燃燒發電後會排放大量二氧化硫、pm2.5等級的懸浮微粒等多種危害的空污氣體。

於是一群人辦起了《六輕來了》電子報,開始啟動地方串聯運動,先後在麥寮、台西十四個村莊辦理說明會;透過他們的倡議與網路傳播,這幾個不起眼的小毛頭,逐漸啟動地方環保意識,甚而開始撼動大企業與地方首長。

政府允諾台塑得在廠區內興建燃煤電廠獨立供電,然而六輕電廠係以生煤、石油焦做為燃料...
政府允諾台塑得在廠區內興建燃煤電廠獨立供電,然而六輕電廠係以生煤、石油焦做為燃料,燃燒發電後會排放大量二氧化硫、pm2.5等級的懸浮微粒等多種危害的空污氣體。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15年5月,在環團與民意推動下,雲林縣議會通過《工商廠場禁止使用生煤及石油焦自治條例》,以此法規範六輕在兩年後燃煤許可執照到期後,廠區內能源必須升級,改以天然氣發電以降低空污排放危害。

然而經濟部則隨後發表聲明,稱雲林縣政府通過自治條例無效,違反《能源法》、《空污法》規定;而環保署也宣布該自治條例牴觸《地方制度法》,因而宣告無效。律師出身的雲林縣長李進勇更為此力抗經濟部,並稱不惜要打憲法官司

不過2016年民進黨執政以後,李進勇縣長態度明顯轉向,遭致雲林當地環團與學者譏諷「縣長打假球」,要求重送《自治條例》以還給民眾清淨空氣品質。對此雲林縣府態度是「已經盡全力促使企業減排升級」。2017年6月10日,雲林縣府在經濟部斡旋之下,與台塑六輕公司共同簽署能源轉型備忘錄,同意將燃煤發以天然氣發電機組替代的緩衝期,延長至2025年。

同日下午,環團於斗六發起反空污遊行,批評縣長李進勇打假球,協議只是換來展延的遠期空頭支票,未來八年,雲林縣民勢必仍得忍受巨量的空污威脅,此外協議也僅止於台塑麥寮電廠,而其他台塑電廠仍會持續燃煤。

雲林縣政府與台塑集團達成協議,六輕廠區能源升級的緩衝期能延緩至2025年,然而對...
雲林縣政府與台塑集團達成協議,六輕廠區能源升級的緩衝期能延緩至2025年,然而對於當地居民來說,協議只是換來展延的遠期空頭支票,未來八年,居民仍得忍受巨量的空污威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悲情的台西港

6月10日下午,我走在斗六反空污遊行的人群當中,台西村村民舉著罹癌逝世過往的親友遺照參與遊行。

這些遺照讓人感到非常悲哀,每個人的生命或生存尊嚴,都不應該為了企業利益或經濟發展而必須被犧牲。然而,如此基本的道理,在雲林這個弱勢的農業縣並不成立。六輕進駐帶來是雲彰沿海地區農民的悲哀。

地方人士流傳,由於六輕背後的利益足夠龐大,龐大到能夠創造出所有人都願意模糊立場、參與分配的遊戲,所以從鄉鎮到縣府、中央,每個位置的政治人物,都可以一面批評六輕,又一面妥協以從中牟取某些利益。

反空汙遊行在傍晚抵達人文公園,音樂開始不久,即遭逢下雨而被迫暫停,參與的群眾擠在帳棚下躲雨,雨一陣一陣的下,像是泣訴著海口人的悲情。這樣的時刻,我又想起了那片因為抽砂填海而被改造的海岸線、退化貧瘠的漁村,以及困守在村庄的老農民。那是去年2月在彰化大城鄉台西村舉辦的村民證言劇場,一群上了年紀的善良村民們,以濃重的海口腔淡然敘說自己的生命經驗。

村民惠珍嬸說:「六輕來了,海鳥走了,台西村村民的命運就像那群消失的海鳥。」被發展所犧牲者的控訴,讓我這個曾經以為石化污染事不關己的聲援者無言以對,沉默可能意味著默許,無視於發展主義犧牲無辜他者的暴力。

彰化台西村舉辦村民證言劇場。

你看見台灣的悲情了嗎?

610斗六反空污遊行同一天,《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先生在航拍途中於花東墜毀身亡。我認為齊柏林告訴台灣社會的是,不要因為大多數為發展而犧牲環境、犧牲他者的暴力都發生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就以為暴力不存在,國土環境暴力時時刻刻在發生。

由於石化排放與燃煤發電,我們的天空早已被空污佔據。水泥隔起曾經與人類命運相戚的河流,使我們無視於河流污染,或因工業所需而遭到掠奪斷流。

台灣是世界上第九大石化王國,在石化塑造的經濟神話背後,大部分的石化產品以上游原料型態輸出中國市場,而地狹人最稠的石化之島,為了持續擴充石化產業規模,斷絕了河流、忍受著空污,還犧牲掉了邊緣的農漁村。

石化業的環境、社會與健康成本,該如何計算呢?恐怕這些被犧牲者的悲情,正是台灣迷失在經濟發展道路上最沉重的諷刺。

610反空污遊行隊伍裡,有人抱著親友罹癌遺照走在遊行隊伍當中,凸顯六輕帶給當地人...
610反空污遊行隊伍裡,有人抱著親友罹癌遺照走在遊行隊伍當中,凸顯六輕帶給當地人的悲情。 照片提供/林吉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