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網路跑新聞:跟著黃子佼從台北到北京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在虛擬的網路世界跑新聞,大概是這幾年台灣甚至全世界新聞圈的常態,從名人的臉書、微博等社群帳號裡挖掘新聞也早已不是新鮮事,尤其是娛樂新聞,東抄抄、西寫寫、重編編,出稿快比內容正不正確更重要,晚了搶點閱量就輸了,新聞編採這個職業也早就從「製造」轉為「搬運」了。

另外,因為素材多來自網路,不僅片面且破碎,更缺乏前因後果,無論對藝人、影視作品或是產業本身,都產生不少困擾甚至傷害。尤其當消息來自境外——特別是中國——特定的爭議被局部且過度放大,黑資料幾經流傳,要重新洗白幾乎是不可能了。

以前只關心本土娛樂產業時不覺得,近來因為中國的娛樂新勢力在世界版圖中崛起,很難忽視他們的存在,看新聞並搜集資料久了,總感覺像瞎子摸象,也容易產生偏見。自從從事產業報導以來,親臨現場、採訪,第一手情蒐與體驗一直是對自我的要求,於是透過一些業內人脈,從關心台灣同業赴陸發展的角度切入,試著對兩岸產業提供深入的報導視角,提供大家參考。

很燃、常刷屏、極帶感的黃子佼

在台灣,一年一度的金鐘獎頒獎典禮近了,最近常在網上看到主持人黃子佼的新聞,他不只在台灣的能見度極高,在彼岸也是「很燃、常刷屏、極帶感」,如果有追蹤黃子佼的社群網站1,想必對「空中飛人」的日常、「機場過境」的翦影不陌生,加上數不清活動錄影的圖文短片分享,想在網路上跑黃子佼的新聞,困難的不是找不到而是難取捨。更何況,本人還不時的「自己報導自己的新聞」,更搶走不少專業記者的工作。

上一回寫他還是三年前,為當時新開播的《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做了節目專訪,一直想要補一篇他的訪問側寫,結果節目都結束了稿還是難產。困難的原因除了黃子佼在業內總是疾行超車,文章還沒寫出來就已成舊聞外,另個困難點在於,近年來,韓、中、台都要找他,金馬、金曲、金鐘的主持也都捨他其誰,這次終於因著機緣,總算趁黃子佼在北京錄影的行程找到機會,好把三年前的欠稿完成。

認識黃子佼是在1989年的3月,因為當時開麗傳播製作的選秀節目《TV新秀爭霸站》(華視 1988.7.9-1990.7.15),一年四個月的合作,相較於其他藝人,時間不是最長的,但緣份似乎不淺。活躍如他,老朋友們很難忽視他的存在,百忙如他,仍會不時收到他比讚的驚喜。

細看黃子佼的百度百科詞條,才驚見他於2005年就開始在中國大陸發展,與央視及多家省級衛星電視台都有合作關係,登陸超過十年以上。到了北京,在錄影現場遇見了黃子佼的中國經紀人美娜——美娜原是小燕姐經紀公司的中國員工,離開後仍負責黃子佼的中國業務———她見到我劈頭就問,「知不知道小燕姐把豐華唱片賣了?」從中國同業的口中獲知台北的最新消息,對身在北京的我來說很奇幻。

我問美娜,「跟著一個馬不停蹄又有嚴重資訊焦慮的主持人合作,會不會有壓力?」美娜回說「還好」,因為目前檔期還不算太滿。之前接的幾檔歌唱真人秀節目,包括北京衞視的《跨界歌王2》,江蘇衛視的《金曲撈》、《看見你的聲音》,還有跨平台播出的《隱藏的歌手》等等,都看得到他擔任導師或主持嘉賓的身影。而近期黃子佼的工作安排,除與各大衛視合的合作越來越密集外,真人秀的節目邀約更是應接不暇。美娜補充說,為兼顧台北的主持工作,這些邀請暫時都婉拒了——目前僅接了兩個常態的節目,與一些活動主持的工作。

▲ 《大片起來嗨》,劉亦菲楊洋網綜首秀玩互黑。

目前常態製播,也是此次參觀錄製的節目,第一個是由阿里影業、淘票票、優酷三方聯合製作的《大片起來嗨》2,以邀請中國即將上映的電影大片主角與主創,用中國式號稱「尬聊综」的製作風格,呈現電影宣傳的網綜節目。細看節目數據,首集點閱累積已近八千萬,到最近一集第六集才剛上線,總點閱數就破了三億,每集平均超過五千萬,部分節目內容youtube可以看到 ,每集完整節目都可以在優酷視頻網收看。

參觀錄影當天來的大片,是中國資金、英國編導、好萊塢製作、奧蘭多布魯和昆凌主演的《極致追擊》,影片還包括中港台多位明星參演,整部電影就像是個小型聯合國。黃子佼也在錄影結束後,透過臉書分享了現場的照片和豐華被售的心情。

錄製此節目的攝影棚自今年三月開始,由湖南衛視所屬的「樂田智作」經營,屬於北京朝陽區的「梵石 iTown」——一個由地產商開發,用「製造IP小鎮」來行銷的新市鎮——包括影視、藝術中心,錄影、錄音棚,集辦公、生活、會議、全產業配套鏈的造鎮新社區。

參觀錄影當天來的大片,是中國資金、英國編導、好萊塢製作、奧蘭多布魯和昆凌主演的《...
參觀錄影當天來的大片,是中國資金、英國編導、好萊塢製作、奧蘭多布魯和昆凌主演的《極致追擊》。 圖/取自黃子佼

雖然攝影棚屬新造鎮,地處偏遠、進出不便,攝影棚的規模放眼北京算小,但已與台北多數電視台的綜藝大棚差不多大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現場攝影機數量眾多,一個以談話為主要形式的節目,台上有幾個演出者,台下就有幾部攝影機專門跟著人拍,再加上拍全景的、反拍觀眾的、搖臂機還有穿戴式避震攝影機……完全不輸台灣大型綜藝節目的錄影規格。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因為節目來賓有外國人,現場包括演出者和所有觀眾都戴上同步口譯機,以方便節目順利錄製,四十幾分鐘長的節目錄了兩個多小時,這和早期台灣錄製綜藝節目倒是很相像,後製作再靠剪輯讓節目精簡好看。而後期製作的精良,也是兩岸製作規格開始有著明顯差距的關鍵所在。

第二天參觀錄影的節目是北京衞視《跨界喜劇王》第二季,相較於《大片起來嗨》,這個節目就是衛星電視台規格的大型綜藝節目,也許不到一線衛星台的頂級規格,但製作型態大致相同。

▲ 《跨界喜剧王》第二季 第7期 20170909 (24:30左右有陳德容的演出)

中國主流的綜藝節目不論外景或棚內大多採季播形式,一年製播一季,主要的原因就是節目規格和量體過大,單一製作單位很難每週持續產製出節目,《跨界喜劇王》是棚內錄製的節目,在一整季的工作期內包下整個攝影棚,主景基本上不會拆搭,從舞台到觀眾席、甚至延伸到後台化妝室(真人秀節目幕後即是舞台)、攝影棚外的紅地毯(首播或最後一集造勢使用)整體設計包裝,製作單位在製作期間可全程進駐使用攝影棚,除了正式錄影還可用於節目排練使用,或臨時配合軋到期的大牌嘉賓錄影,對擁有固定景的攝影棚來說也都相對容易。

《跨界喜劇王》的攝影棚位在柏萊特影視文化產業園,一個靠近首都機場更郊區的園區,北京新的大型影視製作園區多半都在郊區或新興區,因為必須取得足夠的大型空地,也都幾乎附設了飯店,以方便通宵錄影的來賓或人員投宿,有時甚至包括錄影錄到深夜的現場觀眾。

順帶一提,這次還去了北京國家級的影視園區大興區星光影視園,包括央視、一級衛星電視台和視頻網的大型節目,有不少都在這個新基地錄製,其中最大型的3600平方公尺攝影棚,《中國有嘻哈》的決賽就在這裡錄製,未來有機會再跟讀者分享這個攝影棚的獨到之處

黃子佼主持《跨界喜劇王》的錄影現場。 圖/取自黃子佼
黃子佼主持《跨界喜劇王》的錄影現場。 圖/取自黃子佼

飢渴、不知足,成就了黃子佼

就像黃子佼的主持工作,幾乎都在成就節目或活動裡的表演主體,側寫他也很容易把注意力轉向滿滿的資訊而忽略了本人,但其實他是很難被忽視的,像黃子佼這樣的主持人,對節目製作單位來說,是既安心又不用費心的首選合作對象,大家寧可軋他的期,也不會想屈就任用不如他的主持人。

那為什麼像他這類型的主持人幾乎看不到後起之秀,是年輕人不夠努力?還是缺乏養成的舞台?回頭去看他的成長經歷,會發現要成就一個黃子佼其實一點都不容易,沒有早年開麗傳播的慧眼給了他入行的機會,中期《TVBS-G》的主持歷練,就算曾經歷了一段不短的事業低潮,機會最終還是都回來了。

這段逆轉的故事背後,除了他恩師也是經紀人張小燕的不離不棄外,最主要還是靠自己。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比他更「飢渴」「更不知足」的藝人,且為此付出了他的全時和全力。

羨慕他不如看齊他,黃子佼雖然不見得是最有天份的主持人,但他絕對是華語圈天份加上努力的領頭者,也許這就是有為者先亦若是的道理吧。

圖/台灣創意設計中心提供
圖/台灣創意設計中心提供

  • 黃子佼社群帳號:臉書粉絲頁臉書個人頁新浪微博
  • 從中國的網路大數據排行榜看,不論是「藝恩數據」、還是「Vlinkage」的「網路綜藝節目」項目,十名內常可見到《大片起來嗨》,有時甚至可以衝到前五名內,成績算是相當不錯。

    藝恩數據iOSAndroid版,包括中國的電影、電視、網路視頻(劇、綜、影、漫……)、網文的各類即時數據更新。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