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談《中國有嘻哈》席捲兩岸的現象

圖/取自中國有嘻哈
圖/取自中國有嘻哈

做過科學實驗的人都知道,為了證明某個假設的存在,實驗會設計在特定的條件下,反複證明該假設可重複發生,從而形成科學的「理論」。

台灣的娛樂產業,特別是官方的態度,也給我這種感覺:假設沒有中國市場的存在,讓我們來實驗看看諸如「南向」或「振興」方案,在理論上能不能成功?而這個假設比較大的問題是,「中國」這個條件在比例上可能超過其他所有條件的總和,那剔除中國這個條件後,實驗還能夠成立嗎?我們試著以最近很受歡迎的選秀節目《中國有嘻哈》來反證一下。

席捲兩岸的嘻哈現象

《中國有嘻哈》是今年6月24日起在中國視頻網「愛奇藝」製作,並獨家播出的選秀真人秀節目,台灣愛奇藝也同步播出。節目播出後在中國爆紅,從新聞報導、社群討論聲量、商業上產生的效應,還有參與節目的嘻哈歌手們商演活動接不完、背後所屬的音樂廠牌也頻頻露臉等,都令人感覺到中國最近幾乎無處不嘻哈

隨著節目憑空炸出來的「現象」,讓其他選秀型歌唱節目不得不跟著增加嘻哈曲目,各大音樂祭紛紛加重嘻哈表演的比例,連中國建軍紀念的MV都充滿了饒舌風,更別說廣告歌kuso 短片,彷彿到處都是freestyle,沾到邊的動不動就是百萬、千萬級別的點閱數,嘻哈話題更佔據相當數量的微博熱門搜尋排行榜。

早在該節目宣布邀請張震嶽和熱狗擔任明星製作人時,我就開始關注,後來在播出前兩個月左右宣布吳亦凡、潘瑋柏等加入明星製作人行列。看了第一集播出,直覺這個節目一定會紅,和台灣愛奇藝同業聊起,他們還半信半疑,沒想到後來一飛沖天。節目播到一半時,點閱幾乎是以雙位倍數超前同時播出的《中國新歌聲2》,把陳奕迅、周杰倫的風頭都搶光,甚至領先大部分的戲劇節目,這在OTT以戲劇收視為主流的習慣裡,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現象。

圖/取自中國有嘻哈
圖/取自中國有嘻哈

節目具體火到什麼程度?我委託台灣網路數據觀測的專業團隊潮網科技,從社群、新聞、論壇、部落格、問答等各類網站,用「嘻哈」(音樂類型)和「中國有嘻哈」(節目名稱)做為關鍵字搜尋,以節目播出作為分水嶺,看看播出前後的三個月,網路聲量和關鍵字消長的情況到底如何。

先看網路聲量,「中國有嘻哈」播出前三個月,台灣全網搜尋總計 91 則內容,播出後三個月總計有 212,357 則。而「嘻哈」一詞從節目播出前三個月的 20,328 則,到播出後三個月達到 350,982 則,成長了十七倍以上。

再看關鍵字雲的消長,節目推出後很多歌手的名字有明顯的消長。之前微小聲量裡的「大」,比之後巨大聲量裡的「小」,落差還是很大的,節目裡的許多中國參賽藝人,在台灣建立起了相當高的知名度,而原來在台灣具名氣的歌手,很可能因此被邊緣化,至於受益最大的,主要還是三組明星製作人和一些爆紅的流行用語。

「嘻哈」一詞於《中國有嘻哈》播出前後三個月的關鍵字雲消長。 圖/作者提供
「嘻哈」一詞於《中國有嘻哈》播出前後三個月的關鍵字雲消長。 圖/作者提供

「中國有嘻哈」一詞於《中國有嘻哈》播出前後三個月的關鍵字雲消長。 圖/作者提供
「中國有嘻哈」一詞於《中國有嘻哈》播出前後三個月的關鍵字雲消長。 圖/作者提供

圖/取自中國有嘻哈
圖/取自中國有嘻哈

看過這份數據聲量後,張震嶽、熱狗所屬的唱片公司,台灣嘻哈音樂的領導品牌本色音樂表示:《中國有嘻哈》今年爆紅的現象,就像2006年熱狗和阿嶽把「我愛台妹」唱上金曲獎舞台一樣,讓早就擁有廣大歌迷支持的嘻哈立刻被燃爆並廣泛流傳。歷史總是如此相似,這也表示嘻哈在今天的中國同樣擁有足夠的歌迷支持,所以被引爆也是必然的。嘻哈火了之後,歌手面臨的競爭將會更嚴酷,更要拼內容憑真本事。

節目落幕後仍持續發酵

第一季節目在9月9日播出總決賽後落幕了,然而節目引發的熱潮卻尚未結束,參賽歌手的各類新聞層出不窮,一批新紅乍紫的歌壇新貴盤據熱門搜尋,節目總導演車澈升官成為愛奇藝的副總裁,此外也有製播《中國有街舞》的傳聞出現。至於其他電視台、視頻網當然也不甘坐以待斃,《中國有XX》或是類似這種戲劇化呈現音樂節目的製播方式,相信也會在未來陸續出現。

至於嘻哈圈持續的發酵,其實從初賽就埋下「過節」,決賽播出後五天參賽者之一TY就在微博上diss張震嶽,造成兩萬多次分享、三萬多筆回應、七萬多個讚,視頻點閱也超過四千萬,聲量遠超過張震嶽在臉書的回應。但張震嶽隱含押韻的文字回應,經中國媒體轉載後也不落人後,這樣一來一往的線上battle,到最後看到TY發布的九城巡迴演唱售票廣告後,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一切的「蹭熱」和「diss」都是為了宣傳呀!

成都歌手TY(原名唐溢)今年初加入「混血兒娛樂」來台發片,成為玖壹壹師弟並擔任演唱會嘉賓。以前中國歌手來台宣傳轉內銷是造勢的常用手法之一,節目火了後情勢似乎發生轉變,嘻哈圈的恩怨居然能跨兩岸在兩大網路社群同時開戰,第一季沒沾到邊的歌手,下一季恐怕都會想辦法搭上邊。還有因節目崛起的女rapper VAVA, 十月初也將來台發行新片和舉辦演唱會,三場共三千張票馬上就完售,想必也羨煞不少台灣本土的嘻哈歌手。《中國有嘻哈》現象會不會擴大成為兩岸流行音樂的分水嶺,從此彼長我消,未來都需要持續的觀察。

《中國有嘻哈》六月底開始播出後,台灣知名YouTuber「WACKYBOYS 反骨男孩」製作的《台灣有嘻哈》kuso 短片,相當程度推波助瀾了這股嘻哈樂風在台灣的流行,甚至回傳到中國。除了每集短片都登上微博熱搜排行榜,中國網友也自發上傳各大視頻網站,這些加總起來的點閱數也非常可觀。台灣用kuso的創意參與了這股嘻哈風潮,也是段極具本土風情的插曲。

▲ 「WACKYBOYS 反骨男孩」製作的kuso影片推波助瀾了這股嘻哈音樂熱潮。

以觀眾身份走進決賽錄製現場

我透過台灣愛奇藝,向製作單位提出採訪和參觀決賽錄影的要求,對方因邀約太多而無法讓我單獨採訪,決賽也只能在新聞中心看監視畫面。我本想放棄採訪,後因有朋友在製作單位裡,只要不作採訪、不經過官方的公關流程,就可安排我進入現場觀看錄影。於是我以一個普通觀眾的身份和角度,在8月31日到北京參觀了中國最大型的棚內現場錄影

《中國有嘻哈》在國家級的影視基地——北京星光影視園進行決賽錄製。製作團隊租用了兩個攝影棚,一個小棚錄開場的紅地毯,打造出3600平方公尺的大型攝影棚。舞台設計分了好幾個區,縱隊式的排列穿過現場觀眾,並延伸到棚外。一輛名叫R!CH的火車頭,開場帶著歐陽靖的表演從棚外駛進來,棚門幾乎和攝影棚等高等寬,烘托開場極具氣勢的演出。

▲ 中國有嘻哈決賽開場曲:歐陽靖《Fight for Hip hop》

由於節目採用戲劇性的方式包裝獲得空前成功,最後的總決賽也堅持採取錄播的方式,先預錄完比賽流程後,再補拍參賽者和明星製作人的訪談。比賽現場穿插訪談,更加入歌手輸贏後的情緒反應,灑狗血的煽情做到十足,是這節目最成功之處。

然而在這個人手一機、隨時上網的年代,提前錄影要如何避免內容曝光,比賽結果又如何保密,親臨現場參觀錄影後真是開了眼界。首先星光影視園攝影棚外配備了大量的置物櫃,要求觀眾寄存個人隨身物品。進場時有金屬探測門協助查驗,若觀眾夾帶行動裝置入內,在棚內一經發現就立刻驅離現場(我就親眼看到一例),觀眾只要離開攝影棚就不再允許入內,所以在長時間的錄影過程必須忍得住生理需求。

如此諜影幢幢、嚴防力守下,最終兩強爭奪冠軍時,還來個釜底抽薪,把所有的非工作人員全部撤離。保密了九天之後揭曉居然是雙料冠軍,比賽的公平性還一時受到質疑。知道結果後再回頭看節目,特別是佔了二十多分鐘的百名Rapper兩輪投票就顯得多餘,多少對決賽播出的期待打了折扣

小結

最近發生的「中國新歌聲台大衝突事件」,讓我們有機會好好思考,這次事件到底算是「統戰」還是「文化交流」?兩岸未來在影視娛樂產業領域上,打算要「競」還是要「合」,要「為敵」還是要「為友」?不論怎麼選擇,就是不能忽略「中國」已是一個影響極大的存在,政府應給業界一個戰略或戰術上的方向,若假裝這個「條件」不存在而產生的「假設」或「政策」,施行起來都會經不起考驗。

縱觀近年亞洲幾個指標性節目或戲劇的成功,如2013年底韓劇《來自星星的你》創造出驚人的商業效益,讓大家都意識到娛樂產業的特殊性;2015年9月的《琅琊榜》播出至今,台灣電視台仍不斷重播,且雄踞多家OTT平台熱潮不退;再看今年的《中國有嘻哈》,節目的爆紅及隨之而來的流行語、藝人、音樂、表演活動等,有形無形都在台灣觀眾的心裡播下種扎下根,忍不住借當年嘲諷中國的歌詞「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一用,居然如此貼切。

圖/取自中國有嘻哈
圖/取自中國有嘻哈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