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輸在歸化球員?從亞洲盃中華男籃慘敗日本39分談起

2月24日,亞洲盃男籃資格賽,中華隊以57比96,39分之差慘敗日本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月24日,亞洲盃男籃資格賽,中華隊以57比96,39分之差慘敗日本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華男籃24日在台北和平館的亞洲盃資格賽面對日本隊一役,是繼2018年暑假慘敗給日本40分後,再度大敗39分。賽後,中華隊隊長陳盈駿有感而發表示:「日本有些球員我們2014年就看過,但這幾年之間,他們的進步非常大。」

如果真正看懂近年來,為何台灣與日本間的籃球實力越拉越開的話,你會聽懂這句話裡隱含了哪些訊息。

日本大勝贏在歸化?

單以這場比賽來看,最大的差別,在於曾是台灣特案入籍的歸化球員戴維斯,從2013年拿到身分證成為「新台灣人」直到退休,目前接棒的歸化人選卻連個影子也沒有。反觀入籍非常困難的日本,卻派出新面孔羅斯特(Ryan Rossiter)應戰。

相較台灣從2017年修正《國籍法》放寬優秀運動人才入籍後,歸化球員已經不需要放棄原國籍且加速審理程序。而日本到現在仍沒有特案歸化條例,每位歸化球員都必須在日本連續居住滿5年,且有3年繳稅事實,才符合入籍條件,入籍難度在世界數一數二。

但即便如此,這次日本隊培訓名單,還是開出了3名歸化球員,除了去年世界盃的費茲卡斯(Nick Fazekas)外,還多了本次歸化球員羅斯特,和另一名剛拿到日本籍的長人艾德華斯(Gavin Edwards)。

羅斯特並不是個人能力超強、或是能一個人搞定比賽的超級內線,但他做為團隊型的歸化長人,籃板和傳球就足以讓中華隊顧此失彼。如果輸給一個超級中鋒守不住,那中華隊也就認了,但從羅斯特表現來看,應能認識到,雙方的差距絕對不止差在一個歸化。

尤其,這次日本隊的名單對台灣球迷來說可說是「了無新意」,沒有兩名NBA球員八村壘和渡邊雄太,沒有費茲卡斯,更沒有近期日本最受矚目的後場新人河村勇輝,名單中主力富樫勇樹、比江島慎、田中大貴、永吉佑也、張本天傑,都是從2014年瓊斯盃就和現在中華隊主力交手過的常客。

除了日本球員名單和2014年起和中華隊交手的幾乎是同一批人外,更重要的是,這批條件天賦稱不上頂尖——扣掉當時剛踏進國家隊的富樫勇樹,當年國家隊常客的田中大貴、永吉佑也、辻直人、張本天傑、金丸晃輔和古川孝敏——幾乎沒有過人之處;禁區高的不夠高,側翼永遠都是單一功能性射手,身材和對抗性到了亞洲國際賽難有作用。

日本2011年和2013年亞錦賽分別拿下第七和第九已經遭受日本國內強烈批判,更糟糕的是,當年這批球員幾乎已是24到27歲中生代,算不上潛力新秀。日本當時更有聲浪認為應將這批不上不下的中生代整批換掉,直接讓更年輕的渡邊雄太,以及剛拿下U17世青賽得分王的八村壘等黃金新生代提早接班換血。

日本隊富樫勇樹(左)突破防守,中華隊陳盈駿緊跟在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日本隊富樫勇樹(左)突破防守,中華隊陳盈駿緊跟在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到了2014年瓊斯盃,日本換上有國手搖籃之稱的青山學院大學總教練長谷川健志執掌兵符,很多人並不看好他,甚至初上任的瓊斯盃,日本兩度被中華白隊小將教訓更被人看衰,不要說起死回生,連保住亞洲八強競爭力都有點勉強。

但其實日本早在2011年推出「強化合宿」政策,每年舉行8到10次不等,每次間隔1個月,每次為期3到5天,大賽前約2到3星期的集訓,每次集訓都公布約16到24人大名單,如果球員不適合也會更換。

由於集訓次數頻繁,不必每年都等到大賽前球員才重新適應總教練的執教風格,國家隊也因集訓頻繁,教練更有機會因應不同球風與戰術需求,挑選大學、甚至高中球員進入國家隊,包含八村壘、渡邊雄太都曾因此提早進入國家隊。

當然這種集訓無法立竿見影,2014年日本主力球員已經練了兩年多又不上不下,自然傳出反對聲浪。但換上長谷川健志之後,陣中包含比江島慎、永吉佑也、張本天傑、辻直人等人都是他過去大學子弟兵,雖然兵敗瓊斯盃,但仁川亞運馬上起了不同化學效應,攻守經過調整後終於到位。

當年中華隊在仁川躊躇滿志,但賽前歸化球員戴維斯被亞運籌委會認定歸化時間不足不符資格,連續敗給哈薩克和中國之後預賽出局,只拿下第九。反觀日本卻以全本土陣容拿下銅牌。

隔年的2015年長沙亞錦賽,中華隊包含林志傑和戴維斯在內的2013年亞錦賽四強班底再度出征,但卻連預賽都沒過,吞下史上最糟的第13名。而日本則在長谷川帶兵下,繼續全本土出征,卻一路殺進四強才敗陣,這是他們1997年之後首度闖進四強,從此這套陣容保住了不被換血,同時證明這一套長年組訓的模式更適合國際賽事,當年這批24歲上下的球員也延續至今,依然是球隊核心。

日本這幾年籃球進步並不只在於找到歸化和混血球員,而是整體布局很清楚,籃球和任何體育發展都應該是金字塔,往下紮穩根基,往上的塔尖才能發亮。

雖然我們看到渡邊和八村這種NBA級的天才球員,但日本這幾年將過去被大企業把持的NBL,大刀闊斧改革成符合亞洲體質且穩定的職業聯賽B League,每年觀眾上座率以5%到10%不斷攀升,日本高中籃球社團數量一度追上足球,加上舉辦東京奧運和共同舉辦2023年籃球世界盃,過去熱度一向不比足球和棒球的日本,已經被視為下一個走向成熟的亞洲籃球市場。

如果光看金字塔頂端,確實很容易主觀認為日本有了一批天才世代籃球員才能起飛,但那只是金字塔頂端的光芒,扣掉2019年世界盃,八村在亞洲級不過幫日本打了3場資格賽,渡邊也只打了2場,費茲卡斯打了6場球。從基層籃球發展到組訓,甚至這場大勝,其實和八村、渡邊甚至日本歸化球員關係都不大。

退一萬步說,日本現在的成績並不僅是歸化和混血球員的錦上添花,而是把金字塔發展的模型慢慢蓋好了之後,開始從底層得到成果。如果我們看過日本長年來所投注的每一個細節,加上長年培訓國家隊,台灣又憑什麼把日本6年多來的進步與成長,只歸功在歸化長人一個環節上?

日本隊比江島慎(中)甩開中華隊禁區防守得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日本隊比江島慎(中)甩開中華隊禁區防守得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灣少了歸化打不出好球?

在主場慘敗給日本之後,台灣像是積病已久的病人被宣判時日無多,這場輸球少了歸化當然是個原因,但台灣和日本差距只在一個歸化嗎?

2014年瓊斯盃,是這批中華隊球員和日本主力球員很重要的起點,中華隊包含陳盈駿、胡瓏貿、周儀翔、陳冠全當年瓊斯盃第一次一起被放進中華白隊名單並擔任核心,當時這批球員只有21歲上下,他們擔起新生代招牌班底,兩度在瓊斯盃擊敗日本隊。而日本名單包含富樫勇樹、比江島慎、田中大貴、永吉佑也、張本天傑與當時列進培訓的金丸晃輔,以及這次在16人大名單的古川孝敏,都在2014年瓊斯盃和這次日本國家隊培訓名單中。

台灣這批球員沒有歸化能不能打出好球?其實這批球員從還在中華白隊開始,已經證明過不只一次,包含2017年台北世大運擊敗墨西哥、南韓和烏克蘭等籃球強權,拿下史上最佳的第13名;另外在2018年雅加達巨港亞運打進四強,兩次都沒有歸化球員,這批球員都證明過自己沒有歸化球員無論在主場客場都能打出好球。

中華隊射手呂政儒將是最後一次披上國家隊球衣征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華隊射手呂政儒將是最後一次披上國家隊球衣征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但為什麼這批球員那時候能贏?中華隊過去一向是「階段型編組」,有了大賽才徵召集訓,打完就散,設定為中華隊二軍的中華白隊更是如此。唯有2017年世大運不一樣。

當時因為體育署專案,早在2015年光州世大運就提早讓2017年世大運適齡球員組訓,並且在2016年初就確定由現任總教練Charlie Parker職掌兵符確立方向,整個從組訓到教練團花了超過2年時間備戰,這是台灣少有符合現代備戰國際賽該有的準備。而同一批球員也延續到印尼雅加達巨港亞運,最後挺進四強。

其實看過那兩年中華年輕球員表現的人都知道,世大運第13名和亞運四強最重要的不是名次,而是內容,尤其多次比賽都是在關鍵拉鋸中漂亮拿下,即便放在過去黃金世代的十多年間,這種能夠讓球迷感動與認同的內容也不多。

這3年間確實讓台灣球迷看到黃金世代退休之後的希望,年輕球員可以扛起重任,即便和紐、澳、中國等亞洲列強有段差距,但碰到亞洲前6以外國家的本土球員仍有一拚之力。

但是然後呢?2018年亞運高峰之後就像斷了線,2019年世界盃男籃資格賽首輪出局關係,中華隊從亞運後沒有一場正式國際賽,整整一年半期間唯一一次組訓國家隊,是去年暑假的瓊斯盃,但沒有目標,更沒有延續。

下一次集訓,就是這次過年後才為了資格賽集訓3個星期,相比日本去年世界盃總共強化合宿14次,今年至今面對這次比賽已經有了8次強化合宿,甚至金丸晃輔還是第8次才因得分手不足而加入,反觀台灣練球還只能找國內聯賽球隊暖身,主管機關面對大賽態度,落後的不止歸化球員單一因素而已。

從比賽內容看來,中華隊並非沒有亮點,開賽第一個進球由陳盈駿右邊底線切入,直塞傳給另一邊底線的射手呂政儒的三分球進,就是現在時下最流行的「Hammer」戰術,但好景不長,馬上隨後連本帶利被日本討回去。整場比賽日本即便扣掉歸化的羅斯特,本土球員的默契和配合,也遠遠在中華隊之上,甚至第一節開始的高位擋拆轉移球之後,讓中華隊內線防守顧此失彼連續失位,分差瞬間拉開,這些都不僅僅在於一個歸化球員帶來的影響力。

這些中華隊年輕球員值不值得一個歸化?當然值得,而且必須好好尋找適當人選,不是如籃協理事長謝典霖用喊價式的喊出中華隊需要月薪四萬美金的高檔歸化,結果被問到連預算從哪來,只能喊著要國家補助。從這點與日本近年的縝密歸化與政策作為來看,會輸40分,一點也不意外。

輸40分背後,必須正視的是,歸化球員或許能夠彌補某部分的落差,但即便這場多一個歸化球員,主事者面對曾經被剛出道的中華隊小將壓著打的對手,到底想要拿出什麼態度面對?

中華隊陳盈駿(右二)持球頻頻遭日本隊包夾。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華隊陳盈駿(右二)持球頻頻遭日本隊包夾。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歸化球員不能成球隊體質不振的遮羞布

看過日本怎麼進步,應該就能理解為何歸化球員是病徵,而不是病灶。或許花錢找歸化球員可以解決現在中華隊某部分問題,但沒有歸化的慘敗,更讓人看清中華隊體質的孱弱,不是一名歸化球員可回天的。

算上最近四次國際正式比賽面對日本,基本是同一批主力,早在2017亞洲盃,中華隊就在黎巴嫩輸給日本38分過,2017年面對中華隊的日本歸化球員,還是又老又矮的布朗(Ira Brown),隨後2018年初的世界盃資格賽,中華隊在戴維斯歸隊情況下,曾在橫濱1分擊敗日本。

但2018年7月,日本世界盃資格賽踢館台北和平館,台灣在戴維斯拖著一身傷病面對費茲卡斯壓陣的日本輸了40分。加上2020這場全本土面對有羅斯特的日本,即便不情願,應該也看得出來沒有歸化不是病灶,只是台、日主事者態度,才是實力差距越拉越大的關鍵主因。

當然,有另一派聲音認為歸化是提升國家隊戰力起頭,沒有解決歸化問題更甭提籃球發展,但2013年台灣曾有了壯年的戴維斯,也讓台灣寫下亞洲四強,但事實是,2013年之後7年轉了一大圈,台灣主事者還是原地踏步,歸化解決了什麼問題?除了籃協面子在2013年好看一點,這幾年什麼問題都沒解決,連本土聯賽都是一退再退,反而這2、3年少數掙來的國際賽亮點,還是本土球員自己拚回來的。

歸化球員是FIBA中合法合理的補強,日本把歸化球員當作踏上世界舞台的強心針,但台灣從戴維斯之後,聯賽沒改變,集訓沒改變,戴維斯成了遮羞布,現在更連遮羞布都不知道去哪找了。

這批中華隊球員當然值得一個好歸化球員,這是不可抵擋的世界潮流,但若缺乏對整體發展的通盤檢討,再有多頂級的歸化球員,也只讓中華隊苟延殘喘,直到歸化球員老去、退休,同樣的大敗慘況再如期上演而已。

或許花錢找歸化球員可以解決現在中華隊某部分問題,但沒有歸化的慘敗,更讓人看清中華隊體質的孱弱,不是一名歸化球員可回天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或許花錢找歸化球員可以解決現在中華隊某部分問題,但沒有歸化的慘敗,更讓人看清中華隊體質的孱弱,不是一名歸化球員可回天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