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金曲獎與新聞報導的轉型正義

圖/寬寬整合行銷提供
圖/寬寬整合行銷提供

今年金曲獎的頒獎典禮,我在台灣文化部的好意招待下,幾乎是坐在最前排的位置,共襄盛舉這長達四小時的樂壇盛事。在日本,每年除夕固定舉辦的唱片大賞,頂多兩個小時就結束了。相較之下,我看到台灣民眾對於參加這種長時間的活動有著驚人的體力與毅力,不禁心生佩服。

還記得上一次是2010年參加了金曲獎,當年歌手張惠妹以阿密特的新形象榮獲多項大獎。她在台上的感性致詞:「堅持是對的,改變是對的,愛唱歌是對的。」直到今日,這段話依舊深烙在我的心中,有好幾次遇到人生的重大抉擇時,讓我有勇氣去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因此,我對於這次的金曲獎也寄予了高度期待。

不過,對我來說這次金曲獎的焦點,既不是阿妹動感的搖滾演唱,也不是蔡康永與小S一搭一唱的橋段,更不是最大贏家樂團蘇打綠的登場,還有張清芳那一段讓現場來賓(包括日本人的我)尷尬的高姿態發言就更不用提了。

最讓我感動的瞬間就是在金曲獎開辦以來的27年歷史裡,舒米恩以《不要放棄》這首原住民母語歌曲首次奪下「最佳年度歌曲獎」寶座,跌破了外界眼鏡。老實說,這次吸引我從日本遠道而來參加金曲獎的最大因素,就是衝著入圍名單裡的這首歌,希望自己有幸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其實,我和《不要放棄》這首歌有些淵源。近幾個月來,我集結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積極地在日本推動國片《太陽的孩子》的上映計畫,而舒米恩的《不要放棄》正是這部電影的主題曲。6月24日,剛好是金曲獎頒獎典禮的前一天,在東京的台灣文化中心裡舉辦《太陽的孩子》的日本首映會,當晚除了電影導演鄭有傑蒞臨現場之外,新任駐日代表謝長廷也撥冗前來,現場觀眾也很踴躍,讓首映會圓滿成功。

想要將電影《太陽的孩子》引進日本的原因之一,是電影本身帶給我的感動,讓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分享給其他的日本民眾。對我來說,這部電影的最大魅力之一,就是在電影接近尾聲時,舒米恩的《不要放棄》隨著鋼琴伴奏的旋律緩緩哼唱出渾厚有力的歌聲,淋漓盡致的詮釋直入內心,久久不能忘懷。

參加頒獎典禮之前,我反覆地在YouTube上聽這五首入圍歌曲。雖然音樂的喜好深受主觀影響,但是我認為和其他歌曲比起來,舒米恩的《不要放棄》不僅毫不遜色,甚至還略勝一籌。不過,綜觀台灣媒體的報導,大多數是強調《小幸運》、《母系社會》、《不為誰作的歌》、以及《下雨的夜晚》的各自優勢,卻對《不要放棄》隻字未提。這些報導讓我的心涼了半截,原本是希望《不要放棄》能夠獲獎的,看樣子99%是沒有勝算了。

但是,當典禮上揭曉最佳年度歌曲為阿美族語的《不要放棄》時,那一瞬間,我除了懷疑自己的耳朵之外,同時也為能親自參與這音樂史的新一頁而心懷感激。果然,金曲獎這個活動,繼阿密特的感動之後,再次帶給我難忘的記憶呢。

隔天一大早,我仍陶醉於昨晚的幸運裡,急忙前往飯店附近的超商購買報紙,當然是為了金曲獎的報導。不過,當我打開報紙之後,頭版新聞都是彭佳慧、蘇打綠、以及林俊傑等人的獲獎消息,不管是那一家報紙,沒有一篇是《不要放棄》的得獎報導,甚至有些連輕描淡寫的一行字也省略了,真令人不敢置信。最後,我終於在第幾版的小小版面中,找到了這首歌的相關報導。

基於對多元族群文化的尊重,金曲獎分為原住民語、台語、客家話、以及國語,並個別選出最佳男女歌手,這樣的台灣社會共識對我們外國人而言也值得學習和尊敬。同時,國語歌曲的獲獎歌手通常在台灣社會擁有高知名度以及大批歌迷,也就自然地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這也是我可以理解的。

《年度最佳歌曲獎》得獎人舒米恩人在英國參加音樂節,由阿洛‧卡力亭‧巴奇辣上台代領...
《年度最佳歌曲獎》得獎人舒米恩人在英國參加音樂節,由阿洛‧卡力亭‧巴奇辣上台代領 攝影/記者林伯東

但從理論上來看,獲得最佳年度歌曲的作品應該是超越語言界線的獎項,也就意味著該得獎作品在這四種語言之中擁有最高的評價才對。但是報導篇幅比「國語」歌手少很多,完全不受重視。今年,《不要放棄》為原住民語歌曲第一次入圍,甚至第一次獲此榮膺,加上金馬金曲雙贏,是值得在台灣的文化史上名留青史的一件大事。

我也不是為了《不要放棄》沒登上頭條新聞岔憤不平,我強調的是在報導份量上的平等待遇,應該有更加詳細的介紹。令人遺憾的是,就連電視節目,也幾乎看不到聚焦於《不要放棄》的報導。當然,小S與張清芳的不當言論確實值得思考,但如果媒體肯將報導這些新聞的十分之一篇幅和時間給《不要放棄》的話,或許更能引起台灣民眾對於原住民的重視和正面鼓勵。媒體工作需要追求兩種價值,娛樂性和公益性的平衡點。光是投讀者所好的新聞報導,是否欠缺了媒體應該追求的社會正義和公平性呢?

台灣媒體對原住民文化的報導,我經常聽到原住民朋友說:「沒有充分完整的評論」「不關注不報導」等諸多抱怨,當下我雖然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情,但是台灣社會裡國語畢竟占優勢,商業導向的媒體在價值判斷上選擇了讀者愛看的,的確是無可奈何。不過,經過了這次媒體對《不要放棄》的態度,我不得不好好地反省,自己以前的觀點是否也僅止於表面而已。

我在此向這次投給《不要放棄》的金曲獎評審委員致敬,他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與決定,然而,台灣的媒體卻對於得獎背後的歷史評價,表現得過於遲鈍。我想這件事情的責任歸屬,其實不是那些習慣優先掌握具話題性的娛樂新聞記者,而是應該檢討上頭負責新聞取捨和版面配置的編輯們。

有聽聞蔡英文總統為了實現台灣社會的「轉型正義」,考慮對過去的原住民政策表達歉意。其實,台灣社會並沒有將全體國民應該擁有的尊重與尊嚴,同等地賦予給原住民,這是最大的問題所在。雖然透過修改現行制度或原住民政策,多少能夠改善不平等的狀況,但是深植「人心」的差異性歧視卻無法輕易改變。

基本上,我認為以外國人的立場來評論他國的制度,不免有多管閒事之嫌,因此把這個問題端上檯面也有點猶豫了。但還是想要指出,以一個媒體人的角度來看,這次台灣媒體的報導方式並沒有給予《不要放棄》應得的尊重與尊嚴,讓我懷疑台灣媒體是否在原住民議題的報導上缺乏「轉型正義」重要性的認知。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