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國民黨的「三個膽小鬼」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一步錯,步步錯」指的,就是這種情況了。看著國民黨為求在台灣東山再起而舉辦的黨主席選舉,讓我深切地有此感慨。前陣子國民黨將洪秀柱選為黨主席,接下朱立倫在總統大選大敗後引咎辭職的空缺。不過,身為國民黨史上第一位女性領導者的她,未來的路可是險阻重重。為什麼呢?因為洪秀柱是一位主張親中路線,就連在國民黨內部也被視為「基本教義派」的人物。

在黨內沒有派系支持,孤單一匹狼似的洪秀柱,為什麼能夠以壓倒性的優勢,以超過對手20%的得票率勝出呢?簡言之,我們或許可以說是三名「怯懦男人」的優柔寡斷,讓一名「勇敢果決的基本教義派」女性勝出了吧。這三名男人,就是曾經的總統候選人朱立倫,曾經的立法院長王金平,還有現任的副總統吳敦義。

這三個人各個都屬重量級角色,作為總統候選人可說是分量十足,只要他們站出來登記參選,就有被推舉為候選人的可能性。然而在那個時候,民進黨從2014年太陽花運動以來聲勢水漲船高,優勢已分。普遍認為在那當下,這三人研判出馬參選也不會有勝算,而對登記參選多有保留。雖然中間一度傳出朱立倫邀請王金平參選,但或許他們彼此猜忌落得誰也沒有挺身行動,搞不好才是事實的真相。話雖如此,只要當初兼具實力與名氣的這三人之中,有任何一位站出來表示「為了救黨我將登記參選」,那麼這位人物很可能就會一路平順地成為總統候選人了。

可是,這三人之中卻沒有一個人願意犧牲小我,接下燙手山芋。於是黑馬洪秀柱跌破眼鏡地在無投票過程下被推舉為候選人,但無法拉攏民心的她被中途換將,由朱立倫倉促代打上陣,吞下一場教人覺得還不如不換的大敗仗,從而引咎辭職。到了這一次,因為不受歡迎這個理由而被強行撤換的洪秀柱,卻又成為了黨主席,這一切與其說是齣三流喜劇,整個過程還更像是帶著黑色幽默的笑話。

如果這場選舉終歸是要慘敗在民進黨手下,那麼還不如就讓喊著「終極統一(中國與台灣終將合一)」的洪秀柱保持原位,先輸一局,接著再由穩健而八面玲瓏的朱立倫出面呼籲團結黨內,期盼從最糟糕的狀態再一次爬起。回頭想想,若當初劇本是這樣寫的,真不知道該有多好。

民進黨在八年前選出了蔡英文這位出身官僚體系和學者背景的黨主席,她是以往社運型政治人物居多的民進黨裡,從來沒有過的類型。一開始這件事引起了不少雜音,認為她「不夠格」。不過從結果上來看,她的穩健步調成為讓台灣社會安心的要因,成功在八年後漂亮地完成奪回政權的大業。近來,台灣的年輕人與中壯年世代對激烈的政治對立已經有些厭倦,於是一種結構逐漸成形,也就是不與中國過度接近或對立的中庸路線候選人,將獲得最後支持。

然而在長遠的趨勢上,「台灣是台灣」這樣的本土路線,已經成為現今台灣的主流,被視為親中派的政治人物與政黨將越來越難以存續。人稱「小辣椒」的洪秀柱演講與談話能力均優,如果讓她來炒熱選情會是一個有趣的角色。但我們也不能否認,親中色彩深植人心的她,很明顯地並不是適合成為未來台灣政壇焦點的政治家。在她的掌理之下,國民黨內所謂「本土派」勢力的出走想必將會加劇。這些事都使人深切體會到,一旦踩錯了步伐,想再挽回可是難上加難。

在政治方面「等待」絕對不是沒有意義的事。甚至有人認為,能夠等待時機成熟的人,會成為出類拔萃的領袖。日文裡面也有很多鼓勵人等待的諺語,好比說「等待駛得風平浪靜(待てば海路の日和あり)」,或者「善報有來時,何妨榻上候(果報は寝て待て)」之類。

在日本曾經靠著等待而掌權的,正是那位著名的德川家康,他的「若不啼,則待其啼,那杜鵑鳥」實在是太響亮的名句。他等到織田信長死了,豐臣秀吉死了,等到許許多多的競爭對手都死了,才揮兵直取天下,開拓德川300年的時代。

不過另一方面,即使勝算只有一半依舊奮勇挺身結果「中了大獎」的,則有小泉純一郎和現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當年的小泉,背後沒有堅強的派閥支持,被視為屈居第三位的候選人。後來的結果,他拋出許多具獨創性的主張,擄獲了國民支持,一鼓作氣地成功問鼎首相大位。安倍首相在這點上也是如出一轍,在目前的第二次安倍政權上路之前,外界並不看好安倍能當上首相。到黨魁選舉的時候,安倍本人與幕僚本來也打算採取「等待」之策。而現任的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卻在此時強烈勸進安倍參選,最後結果他也真的當選了。當選後的演變各位想必心知肚明,而安倍政權在東京奧運申奧成功、安倍經濟學一開始的「奏效」等影響下,逐步鞏固了自己的地基,已經幾乎肯定會成為現今日本政壇的長期政權。在這件事裡,如果當初安倍首相選擇了「等待」,那毫無疑問地將不會有今天的安倍黃金時代。

長久以來進行政治觀察至今,我能斷言的就是「一寸之外,五里霧中」這件事了。不論在台灣或國外,都沒有一個人能夠在八年前想像到,那個閃閃發亮的馬英九總統會有今日的沉落。或許2020年的確還留給了朱立倫一個機會也說不定,但若國民黨依舊如此凋零,那屆時大概連登記提名都將失去意義。就結果論而言,到頭來是選擇主動出戰的洪秀柱擊退了選擇「等待」的三人,她抓住候選人席位,即使一度遭到逼宮,卻又再一次登上了國民黨的首位。這其中蘊含的不確定性才正是政治的本質,而在當代政治高度資訊化、網路輿論漸趨主流的情況之下,選擇「等待」的失敗率反而較高。對於這一點,我想這三人或許都該牢記在心。

如果在洪秀柱的時代裡,國民黨的黨氣陷入更深一層低迷,讓這個始自辛亥革命,資格近乎亞洲最老牌的政黨壽終正寢了,那這沉重的責任歸屬,毫無疑問將落在「三個膽小鬼」,亦即王金平、朱立倫、吳敦義諸子的肩頭上。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