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需要反對「盟盟」的,其實是異性戀

為什麼婚姻平權法案修訂可以讓盟盟們氣成這樣?好像同性婚姻合法化過後,他們的家庭就...
為什麼婚姻平權法案修訂可以讓盟盟們氣成這樣?好像同性婚姻合法化過後,他們的家庭就會如狂風掃落葉一般的消失? 攝影/楊萬雲

我要先解釋一下為什麼要叫他們盟盟,不是因為朱家安的關係,而是因為他們的聯盟實在是太多了,一下守護家庭,一下下一代幸福,一下信心希望的,為表敬意與方便行文,我決定暫時先稱呼他們為「盟盟」(很多不同盟的聯盟之簡稱)。

盟盟最近很努力,因為臺灣有一群原本不能結婚的人,想要通過一個法,讓他們可以結婚,但其實就算他們結婚了,盟盟們還是可以結婚,也因此我一直很好奇,到底為什麼盟盟,一直要反對別人結婚。

其實同性婚姻法能夠保障同志的真的沒有很多,最多就是結婚而已,盟盟們仍然可以持續在抗議場合罵同性戀是狗,仍然可以認為男同志都是愛滋病患,仍然可以當自己的小孩是同志的時候不開心(但請不要因此打他或是逼他治療,那是家庭暴力喔!)。

所以我一直很疑惑,到底為什麼盟盟們可以氣成這樣,好像同性婚姻合法化過後,他們的家庭就會如狂風掃落葉一般的消失?也因此除了努力閱讀相關文章外,從11月12、13日的凱道原本要過夜卻沒有過夜的遊行,到11月17日在立法院前的行動,我都很認真聆聽現場的直播,想得到一些認真的原因。

結果不聽還好,一聽我實在是一驚,我發覺我以前的想法都錯了,最需要反對盟盟竟然不是同志,而是異性戀們啊。

一聽盟盟在立法院外的演講,原來最需要反對盟盟竟然不是同志,而是異性戀們啊。 攝影...
一聽盟盟在立法院外的演講,原來最需要反對盟盟竟然不是同志,而是異性戀們啊。 攝影/林澔一

可憐的異性戀們

為什麼呢?正如同很多很多立委都有同志朋友一般,很多盟盟都是孩子的爸跟媽,或是他們現在好像比較流行叫雙親一跟雙親二——我覺得這樣很好,因為我未來希望我小孩叫我「仙女姊姊」,但這不是重點,而事透過這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孩子的爹娘爸媽父親母親雙親一二,讓我發現,盟盟心目中理想的婚姻,不只同性戀達不到,多數異性戀根本也只有躲在棉被哭的可能。

在晚會中有個「十個家庭上台護家」的行程,開場就是一個爸爸要來告訴爸爸有什麼用,強調「父親有管教的權威、是黑臉」「媽媽會關心小孩,但父親會提供小孩方法克服困難」「孩子會詢問把拔的意見,把拔就會給孩子意見,當把拔很支持孩子的想法,孩子就會非常的高興,他就會大膽去做,孩子就會受到父親的贊同而驕傲」(約位於影片兩分至兩分三十秒的位置),另一個爸爸要分享的是媽媽,強調媽媽「不是偶然的產品」(約在兩分五十八秒至三分的位置)是安慰者、家庭成員的潤滑劑、陪伴兒女度過人生的關鍵。另一個媽媽一上台就感激她先生讓她可以「辭掉工作回家帶小孩」,以及好幾個都提到自己希望小孩能夠繼續傳承,這一種家庭型態。

我聽完之後,我很傷心。真的,我一直以為盟盟只是在反對同性戀結婚,沒想到盟盟是在指桑罵槐,是在罵我們這些丈夫不是妻子頭的異性戀。其實照這些定義,不能結婚何止是同性戀,不想生小孩的異性戀,想女主外男主內的情侶,沒能力當潤滑劑的女人,沒能力當一顆大樹撐起一個家的男人...都沒有資格結婚啊。作一個已婚婦女,我看著我腦公,怎麼看也覺得他不像自己的頭,不禁悲從中來。難怪,盟盟們從來不在意育嬰假、不在意七天假被砍、不在意懷孕離職婦女復職的困難,因為在他們心目中,總是有一個人,應該要待在家裡當那個照顧者、安慰者、潤滑劑,陪伴家庭成員的,什麼育嬰假什麼工作,女人根本就不應該工作,要直接離職帶小孩,何必在意七天假、何必在意工時太高,反正家事育幼照顧都在待在家裡那個人一手包辦就好了。

可憐的異性戀們,原來我們才是被婊最大的啊。

我一直以為盟盟只是在反對同性戀結婚,沒想到盟盟是指桑罵槐在罵那些丈夫不是妻子頭的...
我一直以為盟盟只是在反對同性戀結婚,沒想到盟盟是指桑罵槐在罵那些丈夫不是妻子頭的異性戀。可憐的異性戀們,原來我們才是被婊最大的啊。 攝影/楊萬雲

最應該反對盟盟的人們

這樣最應該反對盟盟的,不正是「仇母豬不仇女」的鄉民們嗎?

母豬的定義我記得好像就是利用自己的性別優勢想要不勞而獲的人,其中就包含了不想工作被人養的女人們啊。臺灣的低薪魯蛇們,誰有辦法單薪負擔一個家庭——而且還在一定要撫育下一代的情況下——多數魯蛇的人生是悲慘的,沒有一千五百萬可以買報紙頭版廣告,有時候月底連一千五百塊都不知道有沒有剩。

鄉民們在之前的母豬教之戰中,不停重申「異性戀男性的困境」,社會對於男人必須要養一個家,必須要有成就的要求,深刻地壓迫到他們,而今日,盟盟更是假借反同性婚姻合法化,再次重申了「男人要像男人,女人要像女人」的價值,又再次加深了「男人必須要有肩膀」、「男人要像大樹一樣」、「男人要撐起一個家」的印象阿。

天哪,這是多大的壓力啊。

親愛的「仇母豬不仇女」鄉民們,這正是我們團結的時刻。面對這種不停重申男性必須要負擔整個家庭經濟的組織,你們怎麼可以不生氣——你想想看他們都堅持男人要有肩膀,約會一定會叫你們付帳,如果放任這種思潮繼續下去,男人何時才有解放了一天呢?

神聖婚姻專法

別誤會,我並沒有反對任何人辭職回家帶小孩,也認同即使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婚姻也應該要被尊重,只是這世界上的異性戀有很多種,而且不是每個人都能達到這個需求,而很多異性戀會覺得很很痛苦,因此,無法變成這種神聖異性戀的人們該怎麼辦呢?

作為不合格的異性戀者已婚人士,我有兩個想法:第一個就是請現在的異性戀婚姻制度再加開很多很多公聽會,最後看能不能連我們這些不合格的異性戀都排除、另立專法。雖然我覺得這有點本末倒置,因為目前看起來我們這種不合格的異性戀比較多(沒辦法年輕人很魯又草莓)。

所以我比較推薦第二個,也就是朱家安提到的神聖婚姻法,朱家安在文章中提到,保守跟基本教義的基督徒,應該要倡議一個新的法婚姻給自己用。這我個人是覺得,第一,正如同現在盟盟們很努力的想要提倡一個新的法給同志用一樣,同志跟不合格異性戀們應該也要努力一點,提倡一個新法給盟盟;第二,其實也不要針對基督徒,任何認同這種神聖婚的,都可以申請,畢竟也很多人說自己反對同性婚姻,是基於中華文化中傳統家庭倫理。

神聖婚姻專法除了朱家安提到的這個婚姻要一男一女且不得離婚外,還要證明自己不曾有過婚前性行為才能註記,我建議還要再加上一定要生小孩、一定要冠夫姓(丈夫是妻子的頭嘛)、丈夫一定要有工作和有教養的權威、妻子一定要會溫柔當家庭潤滑劑等等,此外沒有通過技能考試的不可以結神聖婚,否則真的是太對不起這神聖的婚姻制度。

作為不合格的異性戀者已婚人士,可以參考《神聖婚姻法》,要像盟盟提議同性戀需要有自...
作為不合格的異性戀者已婚人士,可以參考《神聖婚姻法》,要像盟盟提議同性戀需要有自己的專法一樣,努力提倡一個新法給盟盟。 攝影/楊萬雲

親密關係想像的單一化

雖然這整篇文章,看起來是有點戲謔的,不過,我認為無論是異性戀、同性戀或是任何一種性別認同、性傾向,「親密關係想像的單一化」都是非常重要的議題。

護家盟、下福盟還是信望盟,其拒絕的多元,不僅僅性與性向上的多元,也不僅僅只是在反對同性戀,而是藉由這個反對,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申「傳統婚姻家庭」,而他們口中的「傳統婚姻家庭」也就只是由一個樣子,就是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男人在外撐起一個家、女人在內背後溫柔守護,他們複製了刻板且早已不合時宜的性別分工與性別關係,並用這個性別關係,鞏固親密關係想像的單一化。

當盟盟展開行動後,同性婚姻的合法化早就已經不再只是同性戀的事,而是所有在婚姻、家庭當中,以及所有戀愛者、所有期待親密關係的每一個人的事。因為我們需要更多元的親密關係,或應該要這麼說,我們需要一個「不需要被認可」的親密關係模組——所有人所正在談的戀愛,和所有人身處的關係,唯一能夠評論、唯一能夠作決定的只有他們彼此。

異性戀比任何人都需要站起來,特別是那些對春節長輩團深惡痛絕的異性戀們——盟盟們,就是春節那些討人厭親戚的加強版,你結婚或不結婚,生孩子或不生孩子,從來都不干那些親戚屁事但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認為自己有那個權力可以管你,或是管了你而你卻無法回嘴讓親戚感受到滿滿權力的愉悅。只是,現在這個親戚有錢有勢,而且再怎麼有權有勢,也不會發紅包給你們,所以我們如果要改善當前異性戀親密關係中的各種問題,以及各種男性跟女性應該如何表現的壓力與壓迫,我們就要從跟盟盟們對決開始。

這也是為何,每次有人問我「你支持同性婚姻嗎?」,我都回答「我不需要『支持』同性婚姻,因為我結婚的時候,也沒去尋求同性戀的『支持』」。身而為人,我們唯一需要支持的是我們自己,支持這個社會應該要有更多元的親密關係型態,更多元的戀愛、婚姻、家庭想像,讓所有人都能夠好好戀愛,好好相伴,好好地在關係裡徜徉。

身而為人,我們要支持這個社會應該要有更多元的親密關係型態,讓所有人都能夠好好戀愛...
身而為人,我們要支持這個社會應該要有更多元的親密關係型態,讓所有人都能夠好好戀愛,好好相伴,好好地在關係裡徜徉。 攝影/黃義書

點圖看更多「婚姻平權」系列專題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