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過年前,讓我們來為逆媳們喝采!

除夕闔家團圓時節,每個人都開心過年了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除夕闔家團圓時節,每個人都開心過年了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最近發現用真名闖盪江湖的壞處,那就是每次當想講個小故事開場,大家就會自動帶入身邊的好友,實在覺得很艱難,但完全不用故事開頭,常常舉例舉到無能為力,因此我決定從這則專欄開始,將會有「栗子」小故事集,裡面的主角無論性別、身分、性傾向都叫「栗子」。

「栗子」的故事都不是真的也都是真的,比較像是揉合了新聞、批踢踢各大版、臉書的靠北系列匿名粉專、我對身邊人的觀察、親身經歷及以前的訪談等起來的虛構故事,雖然是虛構,但背後有許多「真實」存在,方便大家進入我要講的脈絡,所以從今天開始,請大家歡迎「栗子」先生小姐以及其他的大駕光臨。

栗子先生與栗子小姐是一對新婚夫婦,兩個人從大學認識交往至今,也有個八九年了,作為高知識進步好青年,兩顆栗子們在交往的時候,一直秉持著各種對於性別平等與正義的堅持,例如兩個人出門的開銷一定是AA制、同居的時候家務也是平均分攤,直到農曆新年這個戰場前夕,兩顆栗子也早早就說出要各自回家吃年夜飯的決定。

圍繞在栗子身邊的人,特別是無法擺脫悲慘命運的人妻、與預見自己悲慘未來的預備人妻們,都對栗子先生讚不絕口,給了滿滿的一百分。栗子小姐的朋友也不住羨慕的對栗子小姐說「好好喔~」「妳要好好珍惜你先生。」「你丈夫跟婆家人都很好。」...栗子小姐當然也認為自己的伴侶與公婆人很好,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在朋友們中的狀況是好的,但栗子小姐總覺得有說不出的奇怪:

為什麼兩個人各回各的家,好像是她得利一樣?

其實栗子小姐有許多壓力,無論是自己或對方的原生家庭,總會認為這些「平等的」決定是栗子小姐要求的,而當他們願意做出妥協,這個「妥協的付出」就被算到了栗子小姐身上,這造成的結果即是,無論是家務平均分工、過年各回各的家,甚至是未來可遇見的小孩如果從母姓的話,那些東西都算在栗子小姐的頭上——都是栗子小姐的要求與責任。同時栗子先生卻因此而被認為是「新好男人」「百年難得一見的男人」「進步、重視性別平等的男人」...而受到更多的讚揚;當栗子小姐對於關係有其他不滿時,旁人卻常常以「這樣的男人已經很少見的」,認為栗子小姐光是因為這些「平等的舉動」就要好好珍惜對方。

栗子小姐覺得這不大公平,明明就只是平等而已,為什麼栗子先生得到的是誇獎,而她得到的卻是滿滿的壓力?

家務分工、除夕各回各的家,明明就只是平等而已,為什麼先生得到的是誇獎,而太太得到...
家務分工、除夕各回各的家,明明就只是平等而已,為什麼先生得到的是誇獎,而太太得到的往往卻是滿滿的壓力?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當平等面臨挑戰

這個壓力,仍然是來自於社會根深蒂固的性別不平等。

「非傳統的關係」實際上仍然是處在傳統的社會當中,而受到這個社會牽動。除了雙方原生家庭對於兒女就有傳統的期許——如男方家長可能就認為會有媳婦回來做年菜,女方家長認為女婿會賺錢養女兒等外——當年輕人的薪水越來越低,物價越來越高,薪水幾乎都被房租吃掉的情況下,不依靠父母的前提之下,要買房買車與養育下一代都幾乎不可能的情況下,年輕人要成家要完全不受到「上一輩」的牽制,幾乎是想都不要想的。除非耗費大量精力、唇舌與情緒的勞動去跟上一輩討論、解釋,在沒時間沒精力的或是怎麼談都沒用的狀況下,就是乖乖擔下來;就算年輕人牙一咬,想說那就自己來吧,但當男女同工不同酬仍然存在、當升職的玻璃天花板仍然存在,無論如何,伴侶兩人間的協商,都不可能不涉入這社會的千頭萬緒。

在各自都有能力,各自都能夠自我決定的情況下,我相信現代多數年輕男女,都會希望自己的親密關係是平等的,但如果真的面臨了重大的挑戰呢?美國社會學家Lisa Wade引用另一個學者Kathleen Gerson的研究發現,當性別平等的分工行不通的話,伴侶會怎麼做?答案悲劇地分歧:

將近七成的男性希望回到傳統性別角色。

而面對這樣的問題,則有將近七成五的女性會選擇離婚。從這邊我們可以看到,同樣是對於傳統性別角色做出挑戰,男性相較於女性,仍然是相對有退路的;但這百年來的女性主義運動也不是毫無用途的,至少女性更有勇氣離開不理想的婚姻家庭。

當性別平等的分工行不通的話,伴侶會怎麼做?答案悲劇地分歧:將近七成的男性希望回到...
當性別平等的分工行不通的話,伴侶會怎麼做?答案悲劇地分歧:將近七成的男性希望回到傳統性別角色。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一個無解的問題

不過,也是因為如此,我還是認為栗子先生是值得誇獎的,畢竟他願意身體力行自己信仰的價值,並且願意放棄自己被社會認為允許的既得利益,而不是縮回傳統性別角色,同時,栗子先生也並不是完全沒有壓力的。

在上面的故事中,栗子先生算是比較愉快的例子,但其他故事中的栗子先生,有時還會碰到男性同儕認為男人不該被女人吃死死的挑戰,甚至因此跟自己原生家庭決裂等。當兩顆栗子要有一個不傳統的性別分工、型態時,社會規範才開始顯形,原本以為「這沒什麼」的東西,突然都變成有什麼。過年回誰家、小孩姓氏跟誰姓等在當代社會,早就失去了傳統的意義,但在違反了以後,許多人才發現原來回夫家、從夫姓的思維還是牢不可破。

這是一個無解的問題,不是說這個問題無法解決,而是這些問題無法在個人以及個人的關係當中獲得解決,當結構、整個社會沒有顯著改變的時候,個人只能夠一直不停地貢獻出小小的努力。

栗子先生當然值得誇獎,但在今年,我希望更多人能夠誇獎栗子小姐。

因為當栗子小姐決定突破傳統的時候,並不只是為了她自己,其實多數栗子小姐的狀況,她們並不是沒有能力跟著傳統走,她們所碰到的長輩、伴侶多半也都對她們很好,因此她們之所以不跟著傳統走,不僅僅是因為不想要自身苦難,而是因為她們心中有自己無法抹滅的價值。所以栗子小姐們很努力跟伴侶討論、溝通、協商,很努力跟長輩、身邊的人解釋,很努力的去爭取屬於自己的權力。

越來越多女性之所以不跟著傳統走,不僅僅是因為不想要自身苦難,而是因為她們心中有自...
越來越多女性之所以不跟著傳統走,不僅僅是因為不想要自身苦難,而是因為她們心中有自己無法抹滅的價值。 圖/中通社

逆媳是打破傳統性別關係的領頭羊

我想一定會有人說既然是爭取自己的權力,又為什麼需要誇獎呢?
因為她們在爭取自己應得的權力同時,也挑戰了傳統的性別結構,挑戰了傳統的親密關係想像。

傳統的親密關係想像,無論是男主外女主內,男性要有肩膀、要負擔整個家、要有車有房,或是女人要嫁給一個「能養的起自己的人」、要犧牲、為小孩奉獻等,無論是否平等,無論在性別政治上是否正確,其實早就已經不適合於這個青年貧窮化、超少子女化的社會了,現在要找到一對年輕夫妻不是雙薪還能夠負擔起一個家的,幾乎已經完全不可能。但每到這些招喚「傳統」的時刻,春節的長輩團們總不停地重申這一套可怕的價值觀,又回過頭來把這些男女壓的更死,無法符合傳統的男男女女彷彿沒有生路般,繼續被這套傳統評價——一個繼續賺錢和抱怨世界上的女人都拜金勢利,另一個拼了老命的尋找長期飯票(如果不這麼做在職場上又同工不同酬)。

無論是栗子先生或栗子小姐,他們都在努力跟這套傳統混戰,雖然只是小小的戰爭,雖然可能連火花都沒有,雖然可能除了長輩氣個半死外,沒有其他人感覺到什麼改變,但透過這個小小的戰爭,再不停地傳承後,栗子小姐對於平等的堅持,栗子先生對於性別正義的堅持,總有一天會讓下一個、下下個家庭,不再覺得女孩子結婚後就要去「別人家」吃年夜飯或女兒就變成「別人的」、不再認為女兒就是賠錢貨、不再出生時就把女兒篩選掉,或是被要求要一直生直到生出兒子為止。

我們期待,這世界上所有栗子小姐所承擔的壓力,總有一天會不復存在。
我們也期待,這世界上所有栗子先生可以減輕身上的包袱,順著自己的本性過活。

所以在這一刻,讓我們讚嘆逆媳,感謝逆媳們,讓我們互相鼓勵,互相支持。
讓我們為逆媳們喝采,謝謝她們,挺身而出對抗這個僵化的性別體制。

雖然只是小小的戰爭,雖然可能其他人沒感覺到什麼改變,但透過這個小小的戰爭,不停地...
雖然只是小小的戰爭,雖然可能其他人沒感覺到什麼改變,但透過這個小小的戰爭,不停地傳承其後,總有一天能讓越來越多女性與男性能更順著自己的本性而活。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