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林紘宇/律師低錄取率時代來了!考選部倒行逆施苦了誰?

圖為2014年律師考試。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為2014年律師考試。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法治社會除了制度面的完善,更是政府與人民間互動關係。在這關係中,律師扮演著一定的角色。又在公權力關係中,若沒有律師協助,人民常常會遭警察或其他公家單位前「任人宰割」;而一旦違法要被國家處置,沒有律師,難以避免其他人構陷、背黑鍋的風險。律師可協助人們遵循法律所形塑的制度,進而維持法治社會的秩序,讓法治成為當代社會互動的座標,保障公民權力。

幾年前台灣曾推行「政府律師」政策(無限延宕中),在政府機關內部增加律師執業機會,也讓律師得以深入政府各部門,進一步提升公部門的法治觀,提升執法水平,保障人民權利。

因此,律師的存在對法治社會的維繫對是相當重要的。儘管如此,若我們看回當前民進黨政府所決定更改的制度,恐怕會質疑這樣的規則修正,是否暴露了政府對法治社會的想像跟上述有所不同。

這項變革在於考試院決議,修正律師考試規則,增加律師及格的400分門檻。這意味著什麼呢?根據考試院的預估,當新版規則上路後,明年台灣律師合格名額將因此減少三成之多。以下透過「律師考試改革學生陣線」的圖表,說明這項新修正規則的施行細節與影響。

台灣律師市場飽和?

支持提高律師錄取門檻的人,會強調目前台灣律師已經「太多了」。就如考選部蔡宗珍部長所云

市場消化不了這麼多律師,律師界哀鴻遍野、流浪律師日增,已成國安問題。

依照政府統計,在每年新發生及上訴的案件有超過十萬件進入各級法院中,其中有委任律師的比例究竟為多少?恐怕這數字會與想像上的有著極大的落差:根據交叉計算,僅有不到三成案件有委任律師。換句話說,台灣社會每年有超過七成案件的當事人,因各種因素無法得到專業律師的服務。

Lawsnote創辦人Barry表示:「台灣律師的訴訟法律服務,始終只服務著社會上的30%的人。」那麽作者不禁想問:「剩下七成的民眾是否是律師的潛在市場?」

Lawtech的市場開發趨勢

觀察近期lawtech所提供的新型態服務,我們可從中看到當前律師市場開發的趨勢為何。

Legalzoom,這間美國最大文件自動化公司,因籃球巨星Kobe Bryant的基金投資而引起媒體圈騷動。Legalzoom提供了公司設立登記、遺囑信託以及商標申請的自動化服務。

Turbotax公司開發人工智慧機器人,提供税務法律服務;在英國,名為DoNotPay的機器人律師可以迅速幫助客戶挑戰交通罰單,並準備相關法律文件。

我們可以發現,B2C型態的Lawtech公司,其服務的對象大多並非「原本就存在律師需求」的案型,更多是針對高重複性、高數量的非訟案件或者為聘請律師根本無敷成本的訴訟案件服務。因此,我們或可得到一個結論是:lawtech的市場開發趨勢,並非那三成既有的成熟市場,而是針對過去始終是法律服務孤兒的那七成潛在藍海提供服務。

圖/擷自Legalzoom
圖/擷自Legalzoom

政府的作為便宜了誰、苦了誰?

現在政府以「類似」管控執照發放總量方式,連帶或將限制市場競爭,無助提升執業律師的水平,該論點已有太多人吐槽,在此不再重提。

再者,這種限制供給的方式,最直接影響的是那三成既有「法律客戶」,未來律師收費,可能因此維持水平,甚至因供給減少而正常漲價。

最後,對於七成嗷嗷待哺的潛在客戶而言,政府不只無作為,甚至提供漲價推力,讓大多數民眾更無力也不願負擔律師服務。就律師而言,若只要繼續服務那三成客戶就能滿足原先的期待獲利,那麼,便會致使律師失去經濟上的誘因,進一步全力開發那些潛在市場。

我認為,家庭醫師的出現,代表著台灣醫療普及,並幫助台灣人民得到更即時普遍的醫療服務。而類似「家庭律師」的法律服務也需走上同一條道路上,這不僅對法治社會的維繫與人民權利的保障有所幫助,更是國際lawtech的市場趨勢,台灣政府何苦違背世界趨勢,逆勢而為?

結論

究其實,儘管考選部的做法看起來是對身為「既得利益者」的作者本人與其他律師著想,但這是否輕忽了律師們為了生存而開發潛在市場的本事,又是否忽略了那些佔比七成、等待法律服務救援的人民?

因此,我認為目前提高律師錄取門檻的政策需要再次商榷。

  • 文:林紘宇,北大財經法研所,律師及格。期許不斷透過筆寫出觀點,看到對話,找到法普的果殼。
  • 更多:FBIGWeb

▲ 喜歡法律白話文的文章嗎?點圖加入法白募資計畫,你的贊助,讓我們在法律白話文的路上不寂寞!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