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佐渡守/「校園犬計畫」的迢迢路:貓人為狗的徒步苦行

罹患纖維肌痛症多年的那布郎,環台要靠一日6顆的管制藥物「及通安錠」與大量藥布,如...
罹患纖維肌痛症多年的那布郎,環台要靠一日6顆的管制藥物「及通安錠」與大量藥布,如果不是自虐,這樣「累得像狗一樣」的苦行所為何來? 圖/作者提供

2016年8月,臉書有個名叫那布郎的人,選擇在太陽最歹毒的盛夏,展開她環台徒步之旅。這是一個只有進度表、沒有時間表的苦行計畫,據那布郎本人說法,她會一圈又一圈地走下去,就像地球繞太陽公轉一樣,永不止息。

那布郎,本名邵遵屏,第23屆聯合文學短篇小說首獎得主,網路自稱老嫗,本夢想成為劇作家,但後來卻開了一家搶救收容所幼貓的中途照護所:讀貓園。

或者許多人認為徒步環台年年有,想換個想法說它不過是「遠足」也可以,費什麼周章還要為此寫專文?但倘若你知道這個計畫背後,苦行的人不但帶著奇怪的病症「掰咖」上路,而且還以她這樣的所謂「貓人」,竟為了一個奇怪的「狗理由」長征,就不得不贊同有位向來挺她的獸醫所說的:「這根本是徒勞的自殺任務。」

罹患纖維肌痛症多年的那布郎,環台要靠一日6顆的管制藥物「及通安錠」與大量藥布,每天在太陽下追著公里數;晚上與蟑螂、不知名蟲子,同住700元的背包旅館;由於無法負重,身上只能帶600cc的水,一路幻想自己會乾熱死;止痛藥效過去,才會發現腳底舊水泡上又長出新水泡。

在沒有去收容所「撈貓」的空檔,那布郎就出門「為狗走路」。8月她從板橋走到台中、11月從台中走到雲林。對她的行為最難以理解的是那些同為肌痛症所苦的病友們,不解是源自只有他們最了解,這種像「全身肌肉都在生小孩」般的廣泛性疼痛有多痛。

如果不是自虐,這樣「累得像狗一樣」的苦行所為何來?

鳴人堂講座:校狗這回事!售票報名中(點圖前往)

公門與民間「有步想到沒步」 ,貓人只好為狗徒步

2017年零安樂死政策施行在即,有一天那布郎求教於台北市動保處長嚴一峰。他說,為了降低零安樂後造成的「狗口壓力」,公門還是只能積極推廣認養。但說了一堆方案之後,嚴一峰坦言成效不彰,尤其「校園犬計畫」,簡直一敗塗地。

其實「校園犬計畫」不是只有台北市喊出來的口號。

除了最早1999年台北推出(後來被市議會刪除預算)的校園守護犬計畫,2006年高雄也推行過校園犬旺旺計畫,實施一年後流局停擺;2012年再推2.0版,從原訂的認養校犬為「工作犬」的思維,改為宣導將校園遊蕩的浪狗原地收編,但辛苦推了幾年,直到今年也不過達成12所學校加入計畫

新北市的經驗更慘澹,於2012年8月推行校園認養流浪犬計畫,但實施8個月後卻沒有任何一間學校肯出面認養,計畫宣告失敗;台中市去年也推行校園愛笑犬認養計畫,甚至祭出高於其他縣市的5萬元補助為誘因,但也宣告失敗。

各縣市動保處公務員,多為獸醫出身,他們為了推廣校狗,無不渾身解數、想方設法學「行銷」——就像嫁女兒一樣,除了有賣萌裝可愛的相親照;還保證品行溫良恭儉讓的乖狗;過門並自帶嫁妝(補助金、牽繩、飼料、食盆、沐浴乳);每年回娘家還幫你施打預防針;有任何家務需要公親,隨時都可找動保處排解……,一切的一切,都只不過想幫校狗找個名份,但即便校園不想認養收容犬,將原有的遊盪校狗收編,為什麼也這麼難呢?

根據2016年民間統計,全台近4千所國高中小學,目前僅200多所校狗,雖香港動保人麥志豪來台考察,對台灣推動的「校園犬計畫」感覺驚喜,聽到「有兩百多欸!」還羨慕有加,感動到差點哭出來,但實際上,相對於近4千所學校僅6%友善校園的寒傖數字,也讓努力了10年的動保處很想哭——吊車尾的新竹、嘉義縣市只有2-4所;資源最豐的首善之都台北市只有3.5%遠遠低於平均數;甚至澎金馬三縣還掛蛋。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農委會舉辦校犬績優校園徵選活動,全國共55所學校參加,經過決審最後有9所學校脫穎...
農委會舉辦校犬績優校園徵選活動,全國共55所學校參加,經過決審最後有9所學校脫穎而出,農委會同時將這些故事集結出書,希望藉此讓動物保護觀念深植於每個孩子的心中。圖為到場的四隻獲獎校犬:點點(左起)、小V、可樂、小安。 攝影/記者杜建重

錯過一個狗籠,可能就錯過一個沒有明天的生命

那布郎說她一生怕狗。可是她也說:「每回到收容所撈幼貓,走過一個個跟我錯身的狗籠子,我都要低頭說對不起。」因為倘若無人認養,誰都不知道這些狗還能不能活得過明天、活著是否安生?「因此我一直想,我到底能為狗做一點什麼?」

當她聽見公門與民間為推廣校園犬「有步想到沒步」,於是她決定默默環台,每走到一所學校門口就打卡,然後留下「我支持校園犬計畫」這樣的文字。

有人告訴她:「沒用的啦,妳這樣做,還不如拿這份時間與精力多中途兩隻貓咪。」她說這個道理她也懂,但假如環台途中能讓更多人聽見「校園犬計畫」這五個字、認同這五個字,進而挺身向母校請願,她認為這確實是流浪動物一條很好的出路。

照說校園犬計畫是生命教育活教材,何樂不為?且事實上,2015年10月,立法院早就通過「校犬推廣計畫」提案,但在認同計畫之前,我們不得不來探討校方反應冷淡的原因,並檢視一下,這些原因到底成不成立,還是只是誤解與偏見?

  1. 校園安全問題:許多學校、家長會、甚至議員擔心犬齒會傷及學童或破壞公物,那是他們不知道世上有一種人叫「動物行為師」,像大仁國中的超仁就是很好的例子,只要遇到動物行為問題,孫莞媚就會與動保處接洽,尋求專家協助處理。
  2. 浪犬聚集問題:許多學校、家長會、甚至議員擔心校狗會吸引浪犬聚集,那是他們不懂狗這種生物有地盤性,你抓走一批,還會有下一批樂於過來接收地盤,倒不如理性針對區域裡的滯留犬隻進行全面管理來得實際。
  3. 飼主責任:許多學校、家長會、甚至議員擔心製造髒亂、增加人力負擔與經費支出,bingo!我想這才是最大癥結所在,因為他們完全知道這叫做「飼主責任」,那是「你們愛狗人士才會做的事情,我不愛狗所以不想負責任」。

但一個(立法院都通過了喔!)政策推廣竟然需要靠「熱血與愛」才能施行,私以為這樣的國家社會根本不正常,篤行「無狗校園」的學校除了圍牆高築、禁止師生餵養之外,倘若只會動一根食指撥打1999呼叫捕狗,那跟民眾將老狗逕丟垃圾車(絞死也罷眼不見為淨)並無不同,而且動作更為簡便斯文不見血。

這是一個教育信念的問題。這是一個教育場域全體由上至下共同學習、模擬社會責任的過程。教育之事乃全民之事,流浪狗問題也是全民的問題,學校每年送出一批又一批的學生,想「什麼都不做」就享受「社會良善的好果子吃」,這是講究「人情味」的無情社會的虛偽鄉愿。

那布郎說,平常她去撈貓的新屋收容所,大家還仍記得那位所長的死諫嗎?「許多像我們這樣一線的中途、志工,都很挫折,不管政府或民間,都花了很多資源在裡面,付出那麼多,怎麼能讓願意做事的人自殺呢?」她說,連醫院都鮮少24小時值班,像收容所這樣需要24小時人力的地方,獸醫出身的員工平常根本少有好好睡覺的餘地,不僅如此,這些年收容所像過街老鼠,所有輿論都要他們來扛。

「其實我的環台苦行始於對人心的不滿,對社會氣氛與現況的不滿。」她自稱像自己這樣病弱又不懂狗的中途老人,所能做的也不多了,帶著「給生命一個希望、一條出路」的想法,她要一直走到看見成果為止。

有用嗎?我們發現,那布郎苦行的第一週,有媒體注意了;第二週,有包括教育大學的好幾組不同學校的學生來採訪了。1-2月份,那布郎將從雲林啟程,進行第三梯的徒步環台。她希望即便只有一個人、兩個人,只要願意將「我支持校園犬計畫」的理念傳達出去,就像聖經裡的耶利哥城,她相信固若金湯的偏見與誤解,總有一天會化解開來。

這樣的徒步環島有用嗎?她說,即便只有一個人、兩個人,只要願意將「我支持校園犬計畫...
這樣的徒步環島有用嗎?她說,即便只有一個人、兩個人,只要願意將「我支持校園犬計畫」的理念傳達出去,她相信偏見與誤解,總有一天會化解開來。 圖/作者提供

  • 【活動】鳴人堂講座:校狗這回事 線上報名
  • 文:佐渡守。像狗的貓奴,明年要當姨婆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