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與熊熊大師有約】建立廊道降低人熊衝突:加拿大卑詩省成功保育棕熊

如何改善人熊衝突的問題是台灣世界各國共同面對的問題。圖為阿拉斯加州卡特邁國家公園...
如何改善人熊衝突的問題是台灣世界各國共同面對的問題。圖為阿拉斯加州卡特邁國家公園及自然保護區的棕熊。 圖/美聯社

全世界共有棕熊、美洲黑熊、安地斯熊、亞洲黑熊、懶熊、馬來熊、北極熊以及大貓熊等8種熊,分布於歐、亞、北美洲與南美洲安地斯山區,這些地區都有不同程度的人熊衝突,如何改善人熊衝突的問題,是台灣與世界各國共同面對的問題。

對此,熊類研究工作者Dr. Michael Proctor以他在加拿大卑詩省所進行的保育計畫為例,分享他們如何降低人熊衝突的經驗,並指出透過連結破碎化的熊族群,可以有效幫助熊群繁衍。

Proctor博士認為,由於世界各地文化、生態、使用工具等因素不同,引發人熊衝突的類型也有差異,因此要談「全球的」人熊衝突是很有挑戰性的。

Proctor博士也指出,即使有地區性的差異,仍然可以找出一些各地都適用的共通性,若能掌握這些人熊衝突的原因與改善原則,就能有效推動熊的保育工作。

食物及棲地競爭,人熊衝突頻繁 

為何世界各地會發生這麼多人熊衝突?Proctor博士表示,其中一個因素是人類和熊具有類似的食物消化系統,雜食且同樣喜歡吃肉,因此當熊在大自然中的食物短缺時,很容易轉向尋找人類食物,於是造成兩者衝突。

此外,大自然中的食物供給來源會波動,有時食物充裕、有時短缺,當自然食物短缺時,熊就可能到人類生活的地區尋找食物。

人類數量增加也是很重要的原因,當人類延伸生活範圍,就會入侵熊類原本的棲息地。另一方面,Proctor博士指出,在過去4、50年來,全世界有許多熊類的族群數量也在增加,而同時在增加中的人類和熊類,就會交互影響著彼此。

熊類棲地的流失,也是造成人熊衝突的原因之一;當熊類失去了原本的空間,就會使牠們必須移動到人類的生活環境中,因而發生衝突。

當熊類失去了原本的空間,就會使牠們必須移動到人類的生活環境中,因而發生衝突。 圖...
當熊類失去了原本的空間,就會使牠們必須移動到人類的生活環境中,因而發生衝突。 圖/美聯社

15年持續投入研究,發現熊族群破碎化現象

Proctor博士從2004年開始前往加拿大卑詩省地區居住,並投身熊的研究工作。為了蒐集科學數據資料,他與另一名研究工作者Bruce McLellan發明了藉由取得熊的毛髮來進行研究分析的技術。具體作法是以食物引誘熊靠近嗅聞熊毛陷阱,在熊沒有察覺的狀況下,陷阱會勾下熊的毛髮,再從毛髮樣本中取得熊的DNA特徵。

無線電項圈也是取得研究資料的方式之一。操作過程中,研究者會設陷阱捕捉,並幫熊打麻醉藥、讓熊睡著,然後在耳朵做標記,或在嘴唇內部刺青留下永久圖案記號,並在熊身上裝置無線電項圈。目前的人造衛星無線電項圈每1至2小時,就會回傳一次關於熊隻位置的資料,且可持續追蹤好幾年。

Proctor博士表示,這些都是已被廣泛用於保育研究的安全方式,他已對99隻熊進行這些研究並獲得了許多資料。研究者可以藉由追蹤DNA,以及分析無線電項圈回傳的位置資料,來判別每隻熊的來源地及父母是誰,並藉此分析熊族群的移動模式,以及估算熊族群的數量。

在持續進行這樣的研究之後,Proctor博士發現了熊族群分布的破碎化現象,「由於人類使用空間範圍擴張,遷移到原本熊群的棲地上,便開始與熊發生衝突。而在人熊衝突中,人類通常是戰勝的一方,於是在人熊衝突發生幾十年後,熊族群就變得愈來愈破碎化。」

由於破碎化的熊群活動區,是被人類活動區所分隔,導致熊隻很難從原有的熊群範圍,跨越到達其他熊群範圍。當熊族群的分布愈破碎化,每個族群的數量愈少,就會造成被孤立的小族群繁殖困難,也就容易成為瀕危風險較高的區域。

研究人員捕抓到熊之後,在熊被麻醉下進行標記或裝上無線電項圈,以便後續追蹤相關數據...
研究人員捕抓到熊之後,在熊被麻醉下進行標記或裝上無線電項圈,以便後續追蹤相關數據。 圖/Michael Proctor《與熊熊大師有約》簡報

建立廊道與減少人熊衝突,成功連結熊族群增加繁衍

Proctor博士在卑詩省山區進行的計畫,就是希望在破碎族群間找出連結區域,並試圖讓熊通過連結區,跨越人類生活的山谷並存活下來,藉此讓被孤立、數量過少的熊族群,重新連結至數量較大的熊族群區域。

為了達成這樣的計畫目標,Proctor博士試圖為熊群建立廊道。「我們在民間組織的協助下,花了5,800萬元加幣,買了超過21,000公頃的土地作為廊道,讓熊群能夠藉由跨越黃色廊道地帶,在不同族群區域間來回移動。這樣就能把被孤立、數量過少的熊族群,重新連結到大族群中。」

除了建立廊道之外,減少人熊衝突更是關鍵。由於各個熊族群被人類生活區隔開,因此熊必須下山通過人類的區域,才能移動到其他熊群中。「熊進入人類居住區域時,平均3天內就會被人殺死。我的任務就是去教育人們減少衝突的方式,讓人和熊都可在不殺害對方的狀況下,生存下來,這樣才能讓熊隻跨越人類居住區,成功到達其他的熊族群。」

圖中綠色區域為山區中熊群居住的棲地、黃色區域為熊群必須跨越的人類居住區。Proc...
圖中綠色區域為山區中熊群居住的棲地、黃色區域為熊群必須跨越的人類居住區。Proctor博士在此進行保育計畫,希望讓熊跨越黃色區域連結到其他熊群。 圖/Michael Proctor《與熊熊大師有約》簡報

以非致命方式減緩人熊衝突

Proctor博士分享了幾種他們用來減少人熊衝突的方式,包括教導農夫封存食物以避免吸引熊前來、使用電圍欄或以非致命方式驅逐熊、保護熊的安全食物來源,以及教導人們如何保護自身安全等具體行動。

首先,Proctor博士教導農夫,如何藉由不同的容器來封存食物,避免引誘熊靠近。此外,各種形式的電圍欄,也是在全世界普遍使用的有效方式,但在Proctor博士的計畫中,並不免費提供電圍籬,而是補助農夫一半的費用,另一半由農夫自付,以確保農夫會愛惜使用這些電圍籬。「我們也教導野生動物管理人員,如何協助農夫執行這些過程。所以這個計畫其實包括了教熊、教農夫、教管理人員三方面的工作。」

再來,「非致命方式(Non-lethal management)」也是在世界各國被廣泛使用的方式。對於沒有威脅人類或破壞建築物、只是為了獲得食物而驚嚇到人們的熊隻,可用負面經驗來讓熊學習避免與人衝突,而不是傷害或殺死牠們。

Proctor博士說,例如有當地農夫把牛埋在地底下,吸引熊前來;然後抓到熊之後,再把熊關兩天,讓熊對這個農場感到很厭惡,最後再把熊移到距離農場不遠的地方、或就在農場上放他們走,這樣通常熊隻就不會想再回來農場了。

有趣的是,大約有75%的母熊都會因為這種被捕的負面經驗而學會遠離農場,但公熊卻只有大約50%的機率能學會。Proctor博士開玩笑說,「也許這映證了一個普世的論點:女性的確比男性聰明」。

「非致命方式」在捕抓到熊隻後會再放走牠們,而不會傷害或殺死熊,藉由製造負面經驗來...
「非致命方式」在捕抓到熊隻後會再放走牠們,而不會傷害或殺死熊,藉由製造負面經驗來讓熊學習遠離人類的農場。 圖/Michael Proctor《與熊熊大師有約》簡報

讓人們感到安全,他們才願意支持保育行動

除了在人類居住區較容易發生人熊衝突之外,另一種狀況是在偏遠地區發生的人熊衝突。

Proctor博士說,經過多年追蹤熊的移動行蹤後,他們發現在偏遠地區有很好的野生藍莓生長區域,可提供熊群食物來源。於是他們封閉了一些附近的道路,減少人為干擾,確保熊的食物來源更安全,好讓母熊較易於在該地區取得食物。經過研究,這樣的作法能使該地區有更多母熊,並因此幫助熊族群提升繁衍率及增加數量。

教導人們如何保護自身安全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Proctor博士認為,當人們覺得自己的人身及財產不安全時,他們就不願去支持熊的保育工作。「為了教人們如何重建一個熊的國度,我們進行了許多關於安全方面的課程。例如當熊在人的附近時,人在行為上該注意什麼;或是用防熊噴霧來保護自己之類的有效方式。當人們覺得自己很安全,也就比較能接受熊在自己生活環境附近出沒」。

Proctor博士表示,在他們執行上述這些計畫方式之後,因人熊衝突而死傷的熊隻減少了,熊的族群數量增加了。而藉由連結廊道,也確實讓不同熊族群之間的遷移頻率增加,有些熊遷移到其他地區後,更與其他族群裡的熊再繁殖生下更多後代。「目前世界各地都有類似的保育行動在進行中,相信在未來的50年之內,熊的保育數據不但不會下降,反而有希望呈現上升的趨勢。」

※ 本文改寫自2019年11月10日於臺北市立動物園舉辦之《與熊熊大師有約》系列講座,講者Michael Proctor講題「Solving human-bear conflicts for conservation successes」。

白俄羅斯貝雷津斯基生物圈保護區的棕熊。 圖/路透社
白俄羅斯貝雷津斯基生物圈保護區的棕熊。 圖/路透社

▍《與熊熊大師有約》系列講座

  • 《與熊熊大師有約》主辦單位:IUCN SSC BSG,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台灣黑熊保育協會。
  • 講者:Michael Proctor、IUCN熊類專家群組人熊衝突組成員。
  • 報導撰文:吳宗蓉
  • 校稿人:黃美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