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方隅/韓流淹沒果凍,2020大選將成和稀泥大戰?

國民黨黨內初選結果出爐,由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大勝黨內對手,挑戰2020總統大位。...
國民黨黨內初選結果出爐,由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大勝黨內對手,挑戰2020總統大位。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初選結果出爐,由高雄市長韓國瑜以壓倒性的優勢勝出。以下是幾個主要的「看點」。

一、獨步全球的「全民調」初選

民進黨與國民黨兩大黨都採用全民調方式來決定候選人,這是獨步全球的「創舉」。我們當然可以說,初選方式合不合理其實是次要的,因為初選的重點本來就是黨內菁英們共同找出一個「可以接受」的制度來比賽。但是,這樣的制度從各方面來看都不該繼續存在,因為它失去了「政黨」本身甄補政治菁英的功能和任務。

從民調的方法論上就有許多的問題可以討論(例如抽樣誤差的估算都不考慮;市話和手機的比例和樣本清冊問題;對比和互比在意義上的不同),民調本身就不可能完全是準確的。重點在於,民調的高或低都和最後的大選結果沒有直接的關聯。

舉例來說,2004年大選,陳水扁選前半年還落後對手20%以上,選前都還是穩定落後;2018年地方選舉,韓國瑜在選前4個月的民調同樣落後對手20%以上,但後來他的旋風襲捲全台。相對來看,初選時獲得全民調超過4成支持度的洪秀柱,在獲得提名後,其支持度在短時間內暴跌,後來也導致「換柱」風波。

通常,全民調比拚的是不同陣營動員(守電話)的能力,這方面來看,韓粉的行動力是贏過所有陣營的人。

此外,另有所謂的「反串支持」,也就是不同陣營的選民為另個陣營的人宣傳,或宣稱自己要投給誰,以便提高特定候選人支持度。事實上,在民調中反串支持是影響不了初選結果的。主因是接到電話的人並不會知道自己在回答初選問題。就算真的有影響,也只是很小的比例。

這次的初選,有藍營候選人指控綠營反串支持韓國瑜。不過,若我們拿其他單位做的民調來看,比較初選這週和先前的民調差別,馬上可以發現幾個特點:

  1. 只要有韓國瑜的組合,「未表態率」就大幅下降;
  2. 蔡英文的支持度不管有沒有韓國瑜,都沒有差很多。

由此可知,接到電話的人中,有一定比例是屬於「非韓不投」的死忠韓粉,而且蔡英文支持者的反串支持造成的效果並不大。如果是蔡粉反串支持的話,理論上在蔡韓同時出現的組合,蔡的支持度會大幅下降,但這個現象沒有出現。

當一個政黨將初選交給全民來做決定、且不做任何篩選政黨支持者機制時,自然會出現不同陣營的宣傳反制現象。這在初選過程中會有一些新聞效果,但我認為並不會影響結果。

二、韓流淹沒果凍

2018年「韓流」可說是地方選舉政治版圖改變的最大原因之一。韓國瑜一直是總統初選的領跑者,郭台銘緊追其後。

這段期間,郭董努力包裝親民形象,也出書把自己稱做「果凍」,這原本是網路鄉民用來揶揄他的諧音。然而,郭台銘雖然灑了不少錢做宣傳,在所有我們想像得到的平台都買了廣告,但他失敗之處有幾個。

首先是人物設定太假。例如舔盤子、(搭私人飛機)住民宿、賣雞排等等,跟他平常形象差距甚遠。

其次,他的口條和群眾魅力實在悲劇,或許是因為當總裁的霸氣,讓他在講話的語氣和態度上和一般人的距離頗為遙遠。

而這些正是韓國瑜最強之處。韓透過不斷地大型造勢,維持住了人氣以及韓粉們的動能,郭大打廣告但是並沒有成功塑造出一個新的形象出來。韓國瑜是真的很會講話,從他的經歷以及目前高雄市政的執政成績來看,他的治理實在乏善可陳,但他在人際經營上非常強,言談之間也可讓人感同身受,情感上的認同與說服力正是韓國瑜崛起的因素之一。

此外,韓粉是行動力極強的一群人,又易於營造「會贏」的氣勢,因此更可凝聚反蔡英文及反民進黨的人們的支持(氣勢這件事情很玄妙,因為「會贏的可能性」是會顯著影響人們支持度的因素)。最後的大勝結果並不意外。

郭台銘雖在黨內初選期間投下不少經費打廣告,但依然不敵韓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郭台銘雖在黨內初選期間投下不少經費打廣告,但依然不敵韓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三、民進黨該怎麼辦?

從執政黨的角度來看,面對韓國瑜會比面對郭台銘相對容易「一些」。純就支持者群像來說,郭台銘能吸引到「所謂」中間選民,尤其是最重視效用主義、功績主義、考試至上、認為拚經濟比一切事情都重要的人們(柯文哲有同樣特質)。而且因為郭台銘本身的財力雄厚(我們的「競選經費限制」通常是僅供參考),光是初選就投下龐大經費打廣告,資源非常多。

相對來說,韓國瑜這幾個月以來民調持續下降,市政做不好(上班日不到一半、不斷請假以及缺席市政活動,怎麼可能做得好),尤其在年輕一輩中已成為嘲諷對象。「發大財」成為人人揶揄、用來耍賴的口號,就連高中生都競相以「嗆韓」為目標,這個不是靠媒體造神就可以掩蓋的。

然而,對民進黨來說,本來就沒有哪個對手是「好打」的。執政黨前面兩年的「洞」非常多,現在還沒補好的也還不少。其中一個洞是在「黨」的組織本身,失去了溝通民意、協調政策的功能,一直到2018年1124地方選舉之後才仿佛大夢初醒。就目前來看,黨部本身仍然處在一個沒準備好要打選戰的狀態,各政治人物間的團隊整合,也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再說,如果最後真的是由韓國瑜代表選總統,之後大選恐怕會落入無法認真討論政策的困境,呈現和稀泥的選戰風格,愈認真的人反而愈輸(認真討論政策通常會被罵「不接地氣」,如朱立倫便為顯例之一)。

此外,蔡英文的形象對一般大眾來說是很無聊的教授風格,她不會以慷慨激昂的選舉語言發表演說,也沒有那種立刻和人打成一片的性格,與韓國瑜則是完全不同的對比。

2020總統大選可以想見將成或稀泥大戰,愈認真討論政策的愈不接地氣,初選期間打出...
2020總統大選可以想見將成或稀泥大戰,愈認真討論政策的愈不接地氣,初選期間打出「正常倫」政見的朱立倫即為一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四、資訊戰與中國因素

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因素,就是來自中共的資訊戰所造成的混亂(資訊戰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造成混亂與分裂)。事實上,目前已呈現出這樣的態勢,各部會每天光是澄清謠言就耗掉大量精力,但謠言還是源源不絕地出現。

中共投入在影響台灣政治的資源與規模,其程度是超乎我們想像的。配合反蔡與反民進黨人的不滿情緒,以及台灣媒體的推波助瀾,許多假資訊的流傳迅速、影響甚廣,這部份在1124地方選舉中,人們已看到威力所在。可以想見的是,接下來中共對台灣在公共訊息流通方面的干擾,只會隨著大選接近而愈加密集與頻繁。

台灣方面最近在修訂國安相關五法,試圖杜絕部份的中共影響力,但修法仍在進行中,關於上述干擾,只能靠著各種澄清的管道做一些努力,針對假資訊「上游」的部份仍然影響有限。可以想見的是,內容農場已蓄勢待發,而特定媒體也會持續以誇張的比例,來報導相同的政治人物。

或許,樂觀一點來看,中研院調查顯示,現在有愈來愈多的人們開始感受到中國因素帶來的影響,也開始了解到國家安全的重要性。然而,另一方面,深深相信中國才是台灣唯一出路的人們,比例也非常多,而此就是本次大選的重要主軸。易言之,2020大選無可避免的,會是兩大陣營的對峙與撕裂大戰。

五、國民黨會鬧翻天

最後再來談談這場初選對國民黨的影響。韓國瑜出線,對國民黨來說會帶來天翻地覆的轉變,代表的是整個黨中央長期以來的權力結構、菁英梯隊瓦解。接下來各地方派系山頭並起,更加不受黨中央的控制,且會反過來掌控黨的權力,對國民黨而言將是一場劇變。

不過,從國民黨開始和中共密切往來後,就已走上這條不歸路,整個知識階層無法提出不同的論述,反而支持韓國瑜這種訴諸情感與所謂愛國心的動員方式,同時幾乎所有政策都是與中國做連結(例:發大財最主要是靠與中國做生意和簽訂單)。我們可以說,韓流就是國民黨的傳統菁英(建制派)們所養出來的,但目前已落入全面失控的局面。

接下來,國民黨在國際上的形象與獲得的支持程度,會跟民進黨拉得更開。韓國瑜先前曾經訪美,但是根據公開資訊,他的談話內容還真不是普通的慘烈(連結1連結2)。而韓國瑜的選戰風格就是不談政策而以情感取勝,在未來國家路線不確定性更高(舉個例子,沒有人會知道韓國瑜口中的「塞子」代表的是何種路線),長期來說,對國民黨的打擊會更大。

當然,接下來還有很多有趣的發展可以繼續追縱,例如郭董會不會自行參選(值得觀察的是,如果他沒有繼續選下去,該如何拯救他以及鴻海在中國的巨大不動資產?),以及柯文哲到底要不要選、或將要找誰合作的問題。但可以確定的是,國民黨傳統政治菁英是這場初選的最大輸家。

小結

2020大選,無疑將是台灣重大路線的抉擇。

國民黨(或說整個「親中」陣營)認為凡事要靠中國、認為台灣要和中國密切合作以取得經濟紅利,並以打擊台灣意識為目標、集結了反年改、反平權、反轉型正義、反綠能等勢力,對目前的政治議程進行反撲。另方面,執政黨的路線則是堅守民主價值,尋求更多理念相同國家的支持,當一個海洋國家,用自由與開放的態度立足世界。

這個路線選擇比過去幾次選舉都來得意義重大,因為中國和美國的關係已由原本的合作轉為競爭關係,大國爭霸的戲碼正在上演。現在全世界也都對中國深入自由民主體制的「銳實力」提升警覺。台灣自1950年代以來一直都是在美國陣營這一邊,但目前國民黨可說是首次公開挑戰美國路線。親中陣營即使有可能會有多於一組候選人,但勢力仍舊強大,因為他們有共同的目標敵人。

人們要好好想清楚,珍惜手中的選票,同時也要珍惜各種政治參與的機會,多獲得不同訊息以及多跟其他人討論政治。那些最不吝惜與人討論政治、最大方表現出自己偏好的韓粉們,正是造就「韓流」的關鍵,不是嗎?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辣台派對決韓流〉)

一名韓國瑜支持者手舉「高雄市民同意答應帶職參選」標語,表達對高雄市長韓國瑜投入2...
一名韓國瑜支持者手舉「高雄市民同意答應帶職參選」標語,表達對高雄市長韓國瑜投入2020大選的認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 文:陳方隅,美國密西根州大政治所博士候選人、華府智庫訪問學者。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