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郁佳/公視與納稅人的距離,是彗星撞向地球的距離 | 思想坦克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一見大吉:南美館「亞洲地獄與幽魂特展」的殭屍為何引人注目?

盧郁佳/公視與納稅人的距離,是彗星撞向地球的距離

2009年,《天下雜誌》〈「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指媒體不賺錢,蔡衍明(左)卻逆勢買《中國時報》媒體集團。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09年,《天下雜誌》〈「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指媒體不賺錢,蔡衍明(左)卻逆勢買《中國時報》媒體集團。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灣媒體是怎麼淪陷的?

2009年,《天下雜誌》〈「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指媒體不賺錢,蔡衍明卻逆勢買《中國時報》媒體集團。《旺旺月刊》報導蔡衍明恭敬向國台辦主任王毅報告收購,稱目的是推進兩岸關係。王毅回應:「如果集團將來有需要,國台辦定會全力支持。」稱包括協助旺旺「食品本業的壯大」。並指出蔡衍明經營《中時》以財務掛帥。

2010年,《中時》離職記者黃哲斌〈乘著噴射機,我離開《中國時報》〉 揭發「版面被『業配新聞』吞噬侵蝕的肥大事實,新聞變成論字計價的商品,價值低落的芭樂公關稿一篇篇送到編輯桌上,『這是業配,一個字都不能刪』。然後,它們像是外星來的異形,盤據了正常新聞版面,記者努力採訪的稿件被擠壓、被丟棄。記者與主管被賦予業績壓力,不得不厚著面皮向採訪對象討預算、要業配」。

2017年,《中時》離職記者陳志東〈中國時報 請停止踐踏媒體尊嚴〉揭發《中時》資遣反抗業配的記者:

只要有錢,政治人物可以收買媒體,營造自己聲勢,同時強化對手負面消息。

只要有錢,企業可以搓洗掉負面新聞,操縱輿論走向,水泥業可以變成環保業,黑心食品廠可以變成良心企業。

只要有錢,廠商可以要求置入版面刊登前要先看過並可任意更改,然後以記者報導之名,任意創造利多與利空消息影響股價,影響市場信心並害投資人作出錯誤判斷,而醜名歸於那個倒楣記者。

該文追溯半年來《中時》連載「水泥4.0改變與創新」系列,每周五全版盛讚水泥業永續環保,關懷社區老人,沒有水泥業台灣就會變死島。誇讚花蓮水泥業與花蓮縣長傅崐萁的報導,半年內超過百篇。

報導被學者與研究生引用,用錢創造出來的新聞訊息,就會這樣無止盡傳播下去,成為真實歷史的一部分,台灣也會變成一個完全由有錢人掌控的世界,所有傳播中的消息,都有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用錢買出來的新聞,但你我都無法分辨。

他舉證《中國時報》副總編輯、財經組主任報導「工業局補助電動車,影響電動環保車發展,讓台灣2300萬人民被PM2.5毒害」試圖阻止補助,影響凱勝綠能上櫃股價。如果是軍購政策、汽機車安全標準、健保藥品採購等,影響全民日常,更超乎想像。

刺秦壯士的勇敢吹哨震動一時。但其他媒體會因此深入報導業配弊端嗎?不,他們是心虛的共犯,裝死掩蓋自己的業配。政府曾因此立法,要求業配新聞據實標註由誰出資嗎?沒有。政府已加入金錢遊戲,繼續買新聞。我們可期待誰來揭弊?在方君竹發文之前,我們從未想過公視可能做揭弊新聞。現狀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

2012年9月1日記者節「反媒體壟斷」遊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12年9月1日記者節「反媒體壟斷」遊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公共媒體?

2022年,公視離職主持人方君竹《公視與納稅人的距離》系列報導,揭發公視新聞辜負高薪、免業配、有新聞自由,怠惰失職不揭弊,甚至上班時間小睡、吃火鍋。公視政論《有話好說》主持人陳信聰直言,公視退步不因政治干預,是組織僵化逆淘汰,「不擺爛你就走人吧!」前總經理馮賢賢改革,工會引進國民黨報復。馮去職後公視便不敢再挑戰工會權威,導致冗員安逸,結盟互保,聯合排擠、驅逐冒險犯難跑新聞的記者。

吹哨得到了什麼迴響?一片死寂。有人評論「公視爛,因為領導人希望它這樣,環境提供的就是這樣、此刻需要的也就是這樣」,根據蔡英文總統兩次競選政見和政策,對公視都無重大改革,推測她只期待公視節目部《斯卡羅》、《茶金》等連續劇建立臺灣認同,公視新聞再溫吞無害,都無關民主進程。這評論不是卸除政府監理公視的責任,而是指出了政府的責任。只是評論的問責寶劍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公視董事長、代總經理不回應,但她們無權不回應。陳信聰說「對現在的工會沒意見,對當時的工會很不滿」。但方君竹報導,現在的工會理事長仍堅持擺爛的冗員不可開除,以免冗員全家大小沒飯吃。我想問,冗員擺爛時有把全家生計放心上嗎?如果冗員不顧全家生計也要擺爛,那他的全家生計為何該馮賢賢等改革者替他負責呢?如果擺爛是因為在公視只有擺爛才可免於被排擠,這當然是管理者不作為、壓迫了員工。如果現在的工會和當時的工會態度一致,那麼陳信聰對現在的工會沒意見,也不是因為工會有進步。而是管理層任工會予取予求,工會當然就顯得溫良恭儉讓。就好像你若寧為順民,那麼暴政也會顯得溫良恭儉讓。

媒體環境提供給公視的也許就是現狀這樣,但此刻需要的絕不是這樣。隱藏的公眾損失,在這次台中二選區立委補選中現形了。

2022年,公視離職主持人方君竹《公視與納稅人的距離》系列報導,揭發公視新聞辜負高薪、免業配、有新聞自由,怠惰失職不揭弊,甚至上班時間小睡、吃火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22年,公視離職主持人方君竹《公視與納稅人的距離》系列報導,揭發公視新聞辜負高薪、免業配、有新聞自由,怠惰失職不揭弊,甚至上班時間小睡、吃火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冬瓜路」與「死亡下坡」

我們置身於一個歧出的平行世界。如果國民黨沒罷免陳柏惟、讓顏寬恒競選補選,群眾便活在昨天給屏蔽嚴實的無知裡,不會知道顏清標家族挾民代權勢劫掠、如入無人之境。參選前,《三立新聞網》報導,顏清標倒債一億八千萬,多數欠二十年以上。記者周玉蔻揭發顏清標脫產賴帳六千萬,霸佔法拍屋當成服務處。《鄭知道了》節目指出,顏清標數筆土地法拍,顏寬恒買回。猜測顏家獲銀行貸款不還,土地因此被法拍,兒子賤價買回。」鄭弘儀推測:「為什麼只有他兒子買得到?因為沒有人敢跟他競標。」

《菱傳媒》開站第一波新聞,台中市議員陳世凱揭發顏寬恒立委任內,藉質詢、四度預算提案等,為顏家奪取台中港105號碼頭經營權。後《菱傳媒》稱其網站遭駭客攻擊,所有新聞都被刪光,指向顏寬恒。

台中市前市長林佳龍指台中市捷運改路線,是為遷就顏家土地,而把捷運線從人口密集區拉到顏家霸佔的保護區。這一拉使人想起「死亡下坡」:台中沙鹿區向上路六段,有四公里的長下坡,多年來車禍頻傳,平均每月至少一起,多為大型車下坡煞不住導致。2015年網民「hited11」在PTT八卦版發文稱,計畫道路原是龍井轉向大肚,前立委顏清標改為通過顏家門口,才會變又直又陡。顏寬恒則指向上路六段是顏清標爭取的政績。民間依顏清標綽號「冬瓜標」稱之為「冬瓜路」。

2015年5月4日,傍晚下班尖峰,沙鹿區向上路六段、自立路口,貨櫃車擦撞聯結車,停在內側,造成外側壅塞。後頭一部三十五噸貨櫃車下坡煞不住車,司機往外側減速不成,像打保齡球般直撞路口停等紅燈的27部汽機車,人車被撞到支離破碎,人車全輾過才停。輾斃機車男騎士29歲的林智瑋、30歲的王建宏。39歲的女騎士張育瀞,被推擠到自小客車下,死於血胸、氣胸、骨盆破裂。五人受傷。貨櫃車司機說:「看那台煞不住了,我趕快跑掉。我人跑得快,不然也被撞死了。」

王建宏、林智瑋都是下班回沙鹿住家。警方通知認屍,王母不信。但兒子電話打不通,趕到派出所見兒子罹難,大哭。

林父趕到現場,不信前一天上午還活蹦亂跳,再見時已天人永隔。

張女平時六點多下班,到安親班接小孩買晚餐。丈夫當晚打她手機都沒接,現場身分不明,晚間十點多丈夫認屍才確認。他不斷喃喃自語:「哪有可能?」

時任立委的顏寬恒、市議員顏莉敏兄妹到場會勘,稱將設測速照相、跳動路面與警示標誌、快慢分隔島,上下班時段重車改道。這測速照相就像僵屍般,事過境遷就被送進墳墓遺忘,過幾年檢討車禍後又爬出墳墓,又被送進墳墓,循環往復。

2017年,市府用紐澤西護欄分隔快慢車道、設置「試踩剎車」、「使用低速檔」告示、設減速標線、慢車道繪速限四十標字、禁止二十噸以上大貨車走慢車道、設前方預告,仍偶有追撞。2018年7月,聯結車煞車不及追撞。台中市決設警示標誌標線告示,大貨車將強制分流,限走最外側快車道。下坡路段兩路口號誌調整為下坡不連鎖,研議增設測速照相,讓下坡大貨車依規定速限行駛。

2019年3月27日對撞四車二傷。
8月5日追撞四車一傷。
9月26日追撞三車二傷。
12月17目追撞四車二傷。
共95場車禍,38人傷亡。

2020年1月3日,台中南屯區向上路五段與精科路口,拖板車疑似煞車失靈,撞死開廢油回收商行的柯姓夫妻。1月5日深夜,附近兩車相撞,連路燈都撞斷。警局建議設長下坡試踩煞車的警示,增加標誌線。每個月近二十多次車禍,1月啟用「區間測速照相」後降到十件左右,五個月車禍少四成。5月暫停,車禍又起。

2021年1月21日,追撞二車一傷。
7月12日,大卡車翻覆一傷。
9月8日,追撞七車七傷。
11月15日,大貨車追撞六車六傷。

警察局研議規劃大貨車專用道、或高架道直達台中港區分流,以免大車撞小車。但大車撞大車不是人命,難道是韭菜嗎?為何多年來台中市政府治標不治本,對死亡下坡致命的「又陡又長」視而不見,不願改建道路?是否顧忌改掉這條「冬瓜路」會掃了顏清標的面子,當眾指出他的犯罪;因此總在「提醒駕駛減速」的枝節上盤旋,設了無數告示,而讓告示在傷亡面前變成地獄梗?

前立委顏寬恒(中)指向上路六段是顏清標爭取的政績。民間依顏清標綽號「冬瓜標」稱之為「冬瓜路」。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前立委顏寬恒(中)指向上路六段是顏清標爭取的政績。民間依顏清標綽號「冬瓜標」稱之為「冬瓜路」。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一個流量至上、娛樂至死的金錢世界

在公務員、民代、媒體集體失靈之處,形成了真空,沒有人監督權力。

好萊塢電影《千萬別抬頭》描述美國天文學博士生觀測發現,巨大彗星半年後將直撞地球,到時全人類屍骨無存。政府機構早已研擬對策,要用大空梭運核彈炸彗星改變軌道。片中的總統角色(影射共和黨民粹巨星莎拉.裴琳,美國版韓國瑜)怕發布消息影響選情,決定粉飾太平,拒絕批准自救行動。博士生上新聞節目爆料,偶像歌手(影射蕾哈娜)卻排在她前面官宣戀情破局。主播步步緊盯藝人劈腿實境秀,分手復合灑狗血把收視率催上天。人類滅絕危機迫在眉睫,博士生講解卻收視狂跌。然後博士生發現,只在有利選情時,總統才肯批准救亡行動。電影以瘋狂喜劇痛責媒體只顧衝流量,不監督政府,蠱惑觀眾娛樂至死,民主危機遂成了人道危機。

台灣也是這樣一齣地獄梗,歡笑的恐怖片。日前多數媒體日夜緊盯王力宏婚變,像是天上掉了肉包子、只管撿就好,記者光抄雙方微博聲明,點閱就會炸鍋。等天上不掉包子了,記者還滿地找包子,找命理師瞎扯王力宏夫妻前世、網紅蹭兩句廢話,都能做上新聞。藝人性醜聞的吸客力,讓多數媒體主管對投資報酬率的期待甜到離譜。好比台北東區一些黃金店面的房東,深信景氣再差、房租都該只漲不跌。多數媒體同樣深信自身職責是上網抄料,躺著張嘴就該被天降包子打到。

相形之下,監督權力的揭弊報導不值得做。去年三級警戒,全台陪雙北坐牢,經濟損失無可計數。每天做研究監督台北市長防疫疏失的,不是台北市議會,不是電視報紙網媒,是林靜儀醫師。這原該是記者的事,但多數記者竟已無權做躺著張嘴以外的事,媒體高層豈能卸責。

數十年來顏清標貸款、得標橫行無阻,群眾蒙在鼓裡,不知道自身權益受侵犯、財產被五鬼搬運。只在有利對手選情時,媒體、民代才肯揭發顏清標弊案,害得顏寬恒兄妹和支持者都快要以為顏家行事正當,錯在被人曝光迫害。民主法治的價值觀,被官商媒體共犯結構扭曲至此,市府和議會成了橡皮圖章、公職變財閥門神,媒體的墮落怎會無關民主化,它當然在箝制民主。

不民主的市政府,可以放著連通港區的主要道路讓它爛,每個月撞車都不關我事。民主危機成了人道危機。

黃哲斌預言業配新聞將使臺灣「變成一個完全由有錢人掌控的世界」,對林智瑋、王建宏、張育瀞等向上路六段車禍死傷者和家屬而言,是千真萬確的。向上路六段歷來殺了多少人,市政府、市議員個個有分。商業媒體有責任,公視當然也有責任,全台有多少這類弊案埋在媒體沉睡、藝人婚變的流量狂歡中。

記者當然可以上班時間吃火鍋,畢竟他們也曾經是冒險犯難的新聞英雄。只是舉筷時聽見遠方煞車皮滑行尖嘯,聯結車撞擊迴盪的巨響。此刻又有人失去了兒子、女兒,孩童失去了母親,受害者不會知道為什麼、當初是誰決定了家人必須死。夾起冒煙的五花肉片,沾上蔥花沙茶醬,就連那些死亡一起嚥下肚。吃吧,既然什麼也不能做。

昨日,今日,明日的死亡。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 文:盧郁佳,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