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太陽花學運週年——對不起!我們不該讓你退場(做選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隨著318一週年,我們看到許多「大咖」紛紛放話。爭議的點大致不離一年前相關事件的運動倫理與政治光譜。前者集中在324行政院流血驅離,運動者的責任倫理與佔領立法院的退場決策。後者則有華獨、台獨的路線之爭,與左右路線問題。當大咖在臉書上與專訪中開啟擂台賽的時候,追著最新動態的我們是否有種在看「真人實境秀」的感覺?

於是,擔任「觀眾」的我們,在眾多立場與明星中選擇認同與支持的對象,對支持的按讚留言表示支持之後,就「行動」完了?或者,我們可以有別的行動方式。

「無名者」退場做觀眾?

很多人都觀察到,在318運動裡,大量「無名者」的參與是其特點。「無組織的組織」,例如架設直播台、物資分配也是很多人津津樂道之處。然而,在後續的論述中,我們卻鮮少看到對於「無名者行動」的更進一步想像。彷彿,無名者就是天然的觀眾,被動地觀看表演,並在眾多人物與後續行動中做出選擇。在這些想像裡,無名者缺乏主動性。

其實,無名者就是一個又一個真實的人

讓我們還原無名者的面貌。或許,無名者之所以無名,是因為他外在於既有的運動網絡與脈絡。這時候,相較久待運動網絡的人,「無名者」因為缺乏運動資本,在運動的當下會傾向聽從命令。也容易被安排較為事務性的工作,例如物資與糾察。

無名者容易接受命令的傾向,容易讓我們忘記他們也是真實的個人,有自己的想法與感受。忘了他們接受命令且無法參與決策,久了,會有自身被「工具化」的感受。最重要的是,我們忘記無名者有學習能力。就算第一時間,他們無法以「運動語言」清晰地說出自身的理念,但是,這不代表他們的論述方式沒有價值,不會精進。

對於無名者不會有「運動傷害」的迷思

我們鮮少注意到無名者的運動傷害,卻很常看到久在運動脈絡中的人述說自身的運動傷害。這是因為無名者沒有運動傷害嗎?或是,他們說不出來?說出來我們看不到?或是,他們說出來但不是使用我們熟悉的運動語言,以致我們有看沒有到。

我曾經與幾位運動的新參與者聊天,發現到,其實他們有各種情緒。最明顯的情緒是憤怒。憤怒來自許多情緒的混合,而這些情緒為何無法被梳理出來,最大的原因是因為說不出口。說不出口,只好憤怒,而這又加深了參與運動之後的沮喪感。

無名者的運動傷害誰要負責?

「無名者」的運動傷害,常伴隨著對於3/23、3/24佔領行政院事件的反省。但是,這些反省似乎很快就被引導到對於「大咖」們的責任歸屬問題。或許,我們更需要以「無名者」作為主體的反省。誰能讓無名者自己說出自身的運動傷害。誰能設計出理想的「公共領域」,讓無名者述說自身的經驗在這個場域中是有意義的。

我們想對大咖們呼籲,不要只是口頭上說會負起責任,或逼別人負起責任。請做些真正將無名者當成運動主體的作為吧!

無名者說不出話是運動組織者的責任

在318運動之後的各種反省與檢討中,我們很少看到「如何讓無名者的參與形式更有公共性」的討論。但這是可惜的。因為318的最大特點就是第一次有這麼大量無名者的投入。

如何讓他們的投入不只是事務性,也不只讓人數本身構成政治壓力,而是有著更加能動的意涵。這實在刻不容緩需要我們去思考。所謂的街頭民主是不是只有審議民主這種形式?大腸花算不算?解放二樓奴工的遊行算不算?這些都需要更多的思考。先不管下一次像318規模的社會運動會不會再出現。如果出現了,運動的組織者們,你們做好準備了嗎?

318是對既有政治勢力構成壓力的社會運動

318是社會運動嗎?我們已經看到它對政治勢力的版塊移動造成影響。也看到很多318期間嶄露頭角的人,慢慢展現了他們的政治企圖心。318的力量正被帶入體制內?在這篇文章裡,我希望能夠把318的政治影響,與318運動本身分開。想進入體制內的人,必須認識到,在各種參與機制不成熟之前,政治體制的核心還是代議政治。代議政治把代議士和一般人(即無名者)分開。代議士代表一般人發言與行動。

但是,社會運動不同。一般人,作為公民本身,對公共事務有所關懷與投入,化為集體行動就是社會運動。如果社會運動需要一般人有各種投入形式,代議政治反而限縮一般人的投入可能。

一年後我們再看318。你還記得它是大規模的社會運動嗎?還是你對它的印象就是捧出了一大堆政治新星。當打倒國民黨成為大咖們的最大公約數時,曾經參與318運動的無名者,就從社會運動裡的夥伴變成潛在「選民」。夥伴們可以一起衝、一起討論,一起發想。選民最好給我回家乖乖看電視或是上網。作為選民的無名者是真正「退場」的無名者。

誰在期待無名者退場?

當然,情況可能是更複雜的,而各種二分都有化約的問題。但是,當我們看到大咖們的行動與論述時,不妨觀察他們為無名者的參與留了什麼空間?如果你聽完誰的說法,給自己的感覺是,我是無名小卒,大事就交給大人來做。那麼,問題不在你,而是某人並不期待你不退場。或者是說,選民就是選舉時進場就好啦。剩下交給代議士。

但是,如果我們堅持318的精神在於它是一場影響深遠的社會運動與文化運動時,所有的無名者與鄉民們阿,我們才不要退場呢!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