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太陽花學運和傅斯年的歷史「錯置」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太陽花學運已暫告一個段落,然而在學運期間有一幕新聞影像卻一直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就是一位台大學生跪在傅斯年墓前,泣訴著政府暴力驅離學生的流血衝突過程,並對現任校長無法保護學生及其立場模糊的控訴。這一幕影像真是令人動容,但也讓我相當錯愕,感動的是學生的真情淚痕,錯愕的是學生真得哭對對象嗎?

是學術的傅斯年,還是政治的傅斯年?

傅斯年最令人注目的,是他給台大帶來的自由民主學風,特別是他那句:「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拼命!」的名言,然而這卻是一般對傅斯年的膚淺理解罷了。傅斯年的學術聲望應是毋庸置疑,但是他的政治性可能較少人去注意。

在傅斯年的那個時代,台大校長是一個政治性的位置,所以都是由大陸來台的人士擔任,而傅斯年在對日抗戰時期就擔任過參政員,他的好友並同時也是大陸籍的台大教授葉曙,就曾說他是一個「懂得政治,熟悉法令」的人。

由於傅斯年的黨政地位崇高,在當台大校長的時候,便能夠獲得相當多的資源挹注台大,也因為他在黨政中常厲色直言,所以又有「傅大砲」之稱。如此看來,傅斯年能夠在1949年的四六事件中,以「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拼命!」來對抗警政力量侵入校園的場景,實非現在任何純學術性的校長所能做到的。

「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拼命!」的真誠性為何?

從傅斯年自己發表的文獻來看,他有著濃厚的民族主義情感,而且反共立場鮮明。當時的四六事件被政府塑造成是共黨份子的煽動與影響,導致台大和師大的許多學生群起作亂,這看在傅斯年的眼裡,到底會有何作為呢?

《魏火曜先生訪問紀錄》中,魏火曜針對該事件有說過這麼一段話:

「傅校長招來軍隊,將台大醫院、師大包圍了一天,我身為院長,也不能出入」。

當時魏火曜正擔任台大醫院的院長。如此說來,傅斯年所說的這句被學運學生流傳的名言,其真誠性到底又是怎樣呢?

四六事件之後,陳誠邀請了傅斯年和一些台大教授餐敘,會後傅斯年亦表示,他贊同政府整頓學風,並對行為不法的學生要依法辦理,當然也提到其餘學生要儘早給予保釋。針對這樣的態度,又如何能夠與他之前說的那句名言相符映呢?

連一連說這句名言的前後歷史脈絡,真是會讓人陷入混亂。但如果把這句名言看作只是一句「政治性」的話語,或者是我們常說的「場面話」,那麼也就不足為奇了。

未被注意的一些爭議

傅斯年絕非「善類」,這不是說他是惡人,而是說他是一個不簡單的人,其作風相當強勢,因為在他短短的兩年任內,整個台大教育體制被強硬地翻轉。1945年之後,台大一直是日本式講座教育體制,大部分教授還是採用過去的教學方式,但是自1949年傅斯年上任開始,便以他的強勢作風廢除這種體制,儘管引發當時台籍師生的強烈抗議,但他依然執意而行。

就以台大醫學院來看,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即今高雄醫學大學創辦人),便是在傅斯年的整頓下失勢了,儘管杜聰明不是在傅斯年校長任內被迫卸任醫學院院長一職,甚至最後離職,但卻是源自傅斯年整頓台大時所種下的因。

傅斯年以他的政治智慧,運用媒體從外部來抨擊台大醫院,然後再依這股輿論壓力來裡應外合,殊不知在當時的白色恐怖情境下,針對政府公營機構,媒體如果未被授意是不太可能敢這麼做的。如此可見,傅斯年真得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歷史人物緬懷就好,不需擁抱

本文無意對傅斯年進行歷史評價,也不否定傅斯年對台大的種種貢獻,而只就學運時期所流傳傅斯年說的這句話加以質問,順便想想那位學生在他墓前哭的值不值得。

其實,成為歷史的就應當讓它回歸歷史,過去的人在他所處的時代所講過的話,應該從他那個時代來理解,若把他嫁接到我們的時代,不但容易誤解,也容易誤用,這也就是那幕影像會讓我感到錯愕的原因。

太陽花學運已經過去,這時候再來談這個議題也比較好,否則又容易流於非理性的攻擊旋流中。總之,歷史人物緬懷就好,不需擁抱,這樣歷史的錯置才不容易發生。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