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拉下軍公教就是真改革?推動年金一體化才是真出路

如果軍公教不把自己當成勞工,那恐怕無法責怪為何一般勞工會將軍公教視為眼中釘。 攝...
如果軍公教不把自己當成勞工,那恐怕無法責怪為何一般勞工會將軍公教視為眼中釘。 攝影/記者林澔一

軍公教「反污名、要尊嚴」九三大遊行於日前結束,主辦單位表示遊行人數達到25萬人,警方則認為約為11萬7千人左右。本次遊行主要爭論的焦點為軍公教的退休金制度問題。近年來關於軍公教退休金爭議,可從2010年「公務人員退撫基金第四次精算報告」談起,該份報告指出軍公教退撫基金當中軍、公、教等部分將分別於2020、2031與2030年破產。

關於破產的說法,雖然也有學者表示過度危言聳聽,但是目前軍公教退撫金入不敷出的問題確實需要嚴肅面對。然而,針對軍公教退撫金制度的改革討論,卻又挑動社會上對軍公教長期以來「享受特權」的敵意。加上軍公教退休金制度長年以來各種挖東補西、疊床架屋的改革,使其變得越來越複雜難懂,讓改革相關的討論經常流於相互攻奸,無法就事論事。

軍公教出來遊行,當然是希望自己的退休金不要在改革過程中遭到刪減,這屬於人之常情。普遍批評的說法是認為他們自私自利只顧自己,或者擔心如果退撫制度不改革,未來恐怕要拿全民稅金去補貼缺口,支付軍公教的退休金。這些說法或許是事實,但是別忘了,勞保基金同樣也面臨破產危機,如果政府未來打算大幅調降勞保退休給付的所得替代率(簡單說就是減少勞工退休可以領的錢),或是要大幅調漲勞保保費,以避免勞保基金破產。前述這些對軍公教的批評,恐怕會相當程度地回到一般勞工身上。或者台灣勞工屆時應該要「共體時艱」、「顧全大局」地乖乖接受改革?

普遍來說,軍公教的勞動條件優於一般勞工,且就業穩定不會被輕易開除,連退休金制度都相對優渥。導致台灣勞工對軍公教待遇眼紅的心態由來已久。然而,首先要認清的是,即便將軍公教的勞動條件下修,減少其薪資待遇、刪減退休金額度,這麼做也不會提昇一般勞工的勞動條件。在軍公教與一般勞工之間,並沒有此消彼長的必然關係。如果覺得軍公教的制度比較好,那麼為什麼不試著「向上看齊」,而是努力要「向下修惡」呢?甚至,如果將軍公教也視為勞動者之一,那麼這不過就是勞動者之間彼此廝殺的戰爭,然後資方團體和政府就可以袖手旁觀。

退撫金制度當然需要改革,但這改革不是單純地調調費率跟所得替代率,而應該將改革的視野擴大到整體的年金制度。實際上,應該要努力的方向首先是得取消不同職業別有著不同退休金制度的問題。也就是說,應該要讓軍公教和所有勞工,都適用於同一套退休金制度,也就是所謂的年金一體化。在這個基礎上去思考要如何建構一套能讓人安享晚年的制度。

過往對軍公教的一些特殊對待,在政治上最明顯的作用就是收買跟分化。透過長期的收買,讓軍公教的利益和特定的政治傾向綁在一起。同時也分化了軍公教和一般勞工之間的利益。透過年金一體化的措施,可以讓軍公教和一般勞工的利益相結合,然後可以在這個基礎上去討論內部的差異,以及追求共同的目標。

孫窮理於討論年金改革時,曾撰文表示

我們從這一次(以及之前、之後任何一次)退休制度的討論,最後都以從對「軍公教退休待遇」的批評,上升到仇恨式的攻擊作收,就可以看得出來。「軍公教」的存在,是應當負起勞工退休責任的國家與資本最好的擋箭牌,看到瘋狗要咬上來了,他們就把「軍公教」這塊肉丟出去,瘋狗必然飛撲而去,自己也就沒有事了。

在往年金一體化努力的同時,軍公教也得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如果軍公教仍舊不把自己當成勞工,憑藉著受到優惠與保障的身份,繼續自絕於各種勞動權益議題之外,那麼恐怕無法責怪為何一般勞工會將軍公教視為眼中釘。

以全國教師總工會為例,自成立工會之後,它們清楚地主張教師就是勞工,並積極地與勞工團體合作,關注各項勞工議題。在本次軍公教的退休金爭議中,他們不死守於教師的利益本位,主動支持制度改革,並提出自己的改革版本。唯有透過這樣的行動,軍公教才有可能回歸到勞動階級的隊伍,並在這個基礎上形成勞動階級集體的政治。

點圖看更多「國家年金改革」專題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