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殭屍經濟」興起,如何與之戰鬥?——讀《克魯曼戰殭屍》

《克魯曼戰殭屍:洞悉殭屍經濟的本質,揪出政經失能的本源》一書,收錄經濟學家克魯曼自2004年至2018年間,於報章雜誌刊登的文章選集。 圖/路透社
《克魯曼戰殭屍:洞悉殭屍經濟的本質,揪出政經失能的本源》一書,收錄經濟學家克魯曼自2004年至2018年間,於報章雜誌刊登的文章選集。 圖/路透社

對關心經濟學與公共政策的讀者來說,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的大名應不陌生。

克魯曼曾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又為普林斯頓大學的榮譽教授。在2008年更因為其在總體經濟學和新貿易理論上的貢獻,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被視為當前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經濟學家之一。而在上個世紀的90年代,克魯曼曾經發表文章警告亞洲發生金融危機的風險,接著在1997年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印證了他的判斷,更使得克魯曼當時聲名大噪。

根據克魯曼本人表示,他原本僅僅致力於自己的經濟學專業領域,但隨著涉入越來越多的公共政策討論,他也開始主動地扮演起公共知識分子的角色。

自西元1999年起,克魯曼開始他在《紐約時報》兩週一篇的連載專欄,針砭時事與分析公共政策。由時報文化出版的《克魯曼戰殭屍:洞悉殭屍經濟的本質,揪出政經失能的本源》一書,就是重新收錄並編排了克魯曼自2004年至2018年間,於報章雜誌刊登的文章選集。

有殭屍出沒?

《克魯曼戰殭屍》這個宛如B級電影般的書名,來自於英文書名「Arguing with Zombies」。在克魯曼近30年的「公共知識分子」(他將其定義為:能了解和尊重研究,並願意跳進政治爭論的人)實踐中,他經常遭受到不同陣營、不同立場、不同意識形態持有者的攻擊,如果這些爭論都能立基於研究、證據和事實基礎,那麼將有助於促進公共領域的討論,並且釐清爭議,為政策帶來積極正面的效應。

然而,這樣的理想畫面在當前美國的公共討論當中,已經越來越難以實現。

克魯曼認為在傳統的政治爭議中,我們大致可以將陣營劃分為右派與左派。右派主張個人自由、削弱政府職能、市場主導;而左派主張社會平等、強化政府職能、管制市場。克魯曼本身的立場在政治上屬於中間偏左,在經濟上屬於新凱因斯學派,傾向由政府提供更完善的社會福利政策,以減少社會的不平等程度。不意外地,克魯曼雖然同時承受來自左右兩派的批評,但對其主張最激烈的反擊,往往來自右派。

克魯曼批評,許多掌握金錢與權力的人,往往抱持右派觀點:要求減稅、刪減福利支出、優惠企業、支持優勝劣敗,因為這樣的政策方向符合他們的利益。而為他們利益服務的媒體集團與智庫,也能夠有效地影響公共輿論和政策,由此創造出一群不在意事實基礎、無視證據,拒絕理性討論,卻又前仆後繼,打死不退的「殭屍」。

他舉例,許多殭屍不斷堅稱,對富人課稅將傷害整體經濟;而對富人減稅則可以創造神奇的經濟成長。儘管這樣的教條說法禁不起實證研究的檢視,但這樣的呼聲卻能夠在共和黨和保守陣營中獲得越來越多的支持。

克魯曼批評,許多掌握金錢與權力的人,往往抱持右派觀點。而為他們利益服務的媒體集團與智庫,也能夠有效地影響公共輿論和政策,由此創造出一群不在意事實基礎、無視證據,拒絕理性討論,卻又前仆後繼,打死不退的「殭屍」。 圖/路透社
克魯曼批評,許多掌握金錢與權力的人,往往抱持右派觀點。而為他們利益服務的媒體集團與智庫,也能夠有效地影響公共輿論和政策,由此創造出一群不在意事實基礎、無視證據,拒絕理性討論,卻又前仆後繼,打死不退的「殭屍」。 圖/路透社

打破私有化的神話

克魯曼認為,在經濟學領域當中確實存在許多困難的問題,不同的學者對這些問題有著迥異的看法;然而在真實世界中爭論的經濟問題,大多都有簡單且明顯正確的答案。問題只在於,有錢有勢的既得利益者不願意接受這些答案,他們更會另外宣揚屬於他們自己版本的事實。例如私有企業的效率被過份地誇大並神話,使得私有化成為許多社會福利改革的萬靈丹。

在2004年,美國面臨了一場社會安全保險的改革爭論。社會安全保險是由雇主和勞工分別負擔一半,由薪資計算的社會安全稅,到了勞工老年退休或殘疾時,可以領取社會安全金作為生活保障。

克魯曼認為,當時主張將社會安全保險私有化改革的陣營,使用不實的資料與論述攻擊社會安全保險,將其描繪成落後、老邁、效率低落並岌岌可危的一套制度。他們認為龐大的官僚體系虛耗資源,必須進行徹底的私有化改革,然而克魯曼指出,這樣的說法與事實不符,實際上美國的社會安全收入僅有不到1%用於運營費用,而私有化的典範智利,其管理費則是美國的20倍。

社會安全保險私有化的另一個案例英國,則是必須制定手續費「收費上限」,以免投資公司的高額手續費吃掉大部分的退休儲蓄。克魯曼強調,如果美國採用和英國一樣的社會安全保險制度,勞工所能獲得的淨報酬將少掉四分之一。這套私有化的改革方案,實際上只有金融投資公司能夠從中獲利。

而美國的醫療保險制度則是另外一個亟待打破的市場神話。克魯曼坦承,由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所推動的「平價醫療保險法案」(又稱歐記健保),是一個不夠徹底、且不完美的改革,但卻能夠暫時有效地填補美國醫療保險的大漏洞。

美國擁有在所有工業先進國當中最為商業化、市場化程度最高的醫療保險制度,然而其效率卻十分低落,且成本高昂。美國的人均壽命較英國少三年,但人均醫療成本是擁有公共醫療制度的英國的2.5倍。此外,相當比例的民眾並未投保商業醫療保險,以至於暴露於傷病風險當中。

對克魯曼而言,推動全民覆蓋、單一支付人的醫療保險制度不僅是人道問題,從促進公共衛生到降低醫療成本來說,都是有必要且明智的選擇。唯一的問題就是,當前制度的既得利益者試圖讓你相信,全民健康保險將會導致沈重的稅務負擔以及劣質的醫療照護。

克魯曼坦承,由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所推動的「平價醫療保險法案」,是一個不夠徹底、且不完美的改革,但卻能夠暫時有效地填補美國醫療保險的大漏洞。 圖/法新社
克魯曼坦承,由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所推動的「平價醫療保險法案」,是一個不夠徹底、且不完美的改革,但卻能夠暫時有效地填補美國醫療保險的大漏洞。 圖/法新社

關注不平等

克魯曼認為,美國社會不平等的問題日趨嚴重。在他成長的1960至70年代,大公司執行長的薪資是一般勞工的20倍,而如今,這個比例已經成長到300倍。過去40年間,高所得族群的收入巨幅提昇,而一般勞工的薪資在考量通貨膨脹因素之後,只有小幅成長甚至沒有成長,大量的財富累積在一小撮菁英身上。

儘管所有的研究和指標都呈現了不平等的惡化,但那些「殭屍們」則是拒絕承認這個現象——如同他們否認氣候變遷存在一樣——因為只要他們承認,就不得不去面對這個問題。

然而,克魯曼又指出,只要你試著指出這些問題,並試著提出解決方法,這些殭屍就會一擁而上地扣你「社會主義」的紅帽子。暫時先不論「社會主義」這個字彙在不同光譜位置有著不同的理解和詮釋,將任何要促進社會平等的措施指稱為社會主義,並將社會主義視為攻擊性詞彙,本身就顯示了批評者的無知。

克魯曼質疑,像丹麥高稅率,但卻有著更為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的國家,擁有更為平等的社會生活,且人民各項健康和幸福指數都高於美國,難道不是值得追求的方向嗎?那麼呼籲要增加企業或富人稅收,強化社會福利的主張,又怎麼會是如此十惡不赦的「社會主義」?這樣的攻擊代表的究竟是誰的聲音?

克魯曼認為,美國社會不平等的問題日趨嚴重。過去40年間,大量的財富累積在一小撮菁英身上。 圖/美聯社
克魯曼認為,美國社會不平等的問題日趨嚴重。過去40年間,大量的財富累積在一小撮菁英身上。 圖/美聯社

對殭屍的反擊

平心而論,雖然克魯曼的文筆平易近人,但《克魯曼戰殭屍》一書並不容易閱讀。一方面其收錄的文章涵蓋了十餘年的時間跨度,又都是涉及當時美國的政策爭議,該如何進入當時的爭議脈絡,會是讀者閱讀的一道門檻。但克魯曼對於公共政策的許多真知灼見,包括減稅問題、貨幣發行問題、債務問題、社會福利問題等等,對台灣讀者仍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日前台鐵太魯閣號發生嚴重死亡事故,就有一些人士毫不猶豫地主張台鐵應該要民營化改革(也就是私有化),這類對於私有企業、市場的盲目崇拜,就是克魯曼在書中批評的內容之一。

此外,或許是受到網路發達、社群網站的興起所致,傳統知識分子對公共領域的影響力逐漸式微,然而這種「人人都是自媒體」的趨勢,也帶來了更多網路民粹的動員,以及虛假消息擴散的現象,克魯曼提出的「殭屍」比喻,大概也是對於這類現象的感慨。

就像是電影中成千上萬的殭屍,總有造成感染的幕後黑手;現實生活中,與論的殭屍也有背後製造與操控他們的利益團體。克魯曼認為,這些利益團體並非帶著對話善意,而是懷抱惡意,為著自己的利益而行動。因此他呼籲,當前的公共知識分子除了繼續本著事實與良知說話之外,也要有和殭屍戰鬥,勇於指出對方動機的心理準備。

「當前的公共知識分子除了繼續本著事實與良知說話之外,也要有和殭屍戰鬥,勇於指出對方動機的心理準備。」示意圖,圖為塞爾維亞2014年舉辦的殭屍遊行。 圖/美聯社
「當前的公共知識分子除了繼續本著事實與良知說話之外,也要有和殭屍戰鬥,勇於指出對方動機的心理準備。」示意圖,圖為塞爾維亞2014年舉辦的殭屍遊行。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