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黃瑞茂/小漁港填築與方舟計畫——前瞻計畫下,千瘡萬孔的淡水

淡水海關碼頭河岸景致。 圖/淡水古蹟博物館提供
淡水海關碼頭河岸景致。 圖/淡水古蹟博物館提供

(※ 文:黃瑞茂,淡江大學建築系副教授)

淡水金色水岸一連串破壞性建設持續進行中!

在舉債向下一代借錢的狀況下,種種「前瞻計畫」來到地方不只無法帶來新的願景,反而摧毀環境特色。

以淡水來說,北淡水的樹梅坑溪等野溪一段段的水泥化,為了取得材料而破壞、再修補,讓河溪生態陷入永劫不復。而市定古蹟的海關碼頭位在河口浪頭上,原先具有阻擋暴潮功能的空間設施卻遭拆除,迎來一次次颱風暴潮後的侵襲。

淡水文化治理,凸顯新北市政府的失控作為

在時間的積累下,這座城已朝觀光化,並與在地社區共享的方向前進;然而,淡水現階段需要的,是河岸漁業、文化,以及觀光品質的維護與深化。

在縣市升格後,新北市政府於文化治理上卻始終排除與地方新生力量對話的可能,甚至比過往更加重視以公共資源來維繫傳統地方傳統政治力量。雖然新北市在淡水有兩個所謂「貼近在地」的機構設施——高灘地管理所與淡水古蹟博物館——但這兩個機構當初創設的出發點,正也是今日在地質疑新北市政府失控作為的所在。

代表文化局的「淡水古蹟博物館」,沒有地方文化敏感度與對在地的積極參與,古蹟施家古厝掀開屋頂進行修復工程,6年至今仍讓古蹟在風雨中毀損。海關碼頭古蹟範圍中的空間被拆除,沒有聞問;新的工程,卻反將古蹟置於潮水侵襲的第一線。

古蹟施家古厝掀開屋頂進行修復工程,6年至今仍讓古蹟在風雨中毀損。 圖/聯合報系資...
古蹟施家古厝掀開屋頂進行修復工程,6年至今仍讓古蹟在風雨中毀損。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此外,因為徵收費用繳回,重建街暫時沒有擴寬危機。而新北市政府在關於淡水建設的文宣中,宣傳重建街景點未來將起重要的亮點作用,但卻未見古蹟博物館對重建街有任何積極的維護工作。令人質疑,欠缺資源投注的街景,如何在未來成為行銷「賣點」?

更甚者,文化局對於淡水小漁港,這處僅存的傳統河岸文化空間的破壞,也沒有任何關心的作為。在沒有文化價值的願景下,再造歷史現場的龐大經費,將導致什麼樣的災難,實在無法想像。

代表水利局的「高灘地管理所」,而最被詬病的是金色水岸的管理,汽車隨意進出,到處停車,所有可以稍稍坐下來的地方,攤販聚集;街頭藝人本來是要豐富環境體驗,卻也成為亂源之一。錯誤的破壞不斷,將原本可以容納千人一起看落日的階梯填築,構築了「蚊子碼頭」。將河岸的座椅拆除作為船家的售票口,至今也已經閒置。金色水岸龐大的觀光人潮,如今卻仍是使用「流動廁所」。

此外,「填河築堤」的進階版也上場,捷運淡水站後的沙洲將被以「方舟」為名,用「水泥盆」固化淤沙成為陸地,加上陸橋連結,建設成為淡水觀光新亮點。不顧河口的水文與生態所進行灘地固化,已經逐漸走上水泥化,而灘地在水泥堤外仍舊不斷孳生。此舉將對已淤積嚴重的淡水河口,造成更難以處理的破壞。

因為淡水的美好,所以我們在淡水停下來!而今,我們停下來,卻對淡水做出這樣的破壞性作為!

圖/新北市政府
圖/新北市政府

債務以外,前瞻計畫更留下千瘡萬孔的淡水

令人費解的是,是怎樣的政策作為,讓高灘地管理所、古蹟博物館與農業局等具有相當專業的官員喪失專業判斷的能力?

多次請教農業局關於小漁港縮小水面工程的目的,卻是推託之詞勝於解決問題。目前小漁港周邊的問題在於週邊排水集中,遇漲潮時淹水;漁民僅存的產業活動不被重視,農業局提出的設計方案,卻未細緻處理到漁民工作的需求。

關鍵的小漁港清淤,受到法令限制而無法有效進行週期性的清淤工作,也無法保證下次淤沙如何處理。小漁港周邊的環境品質不好,出自新北市政府放任各局處的大小工程各自行事,缺乏一套以營造與提升觀光地域環境為目標的整合機制。因此,這個預計花費5千萬的工程結果,竟然是縮小漁港的水面面積。填海造陸的蠻幹作為,將令見證淡水開港,以夕照聞名的舊稱滬尾漁港成為絕響。

過去10年的淡水金色水岸一連串荒腔走板的大小工程,呈現了新北市即便升格,但都市治理的觀念與作為依然沒有改變,就連這次標舉城市價值,再次向子孫借錢的「前瞻計畫」,最終結果恐怕也與過往相去不遠。甚至,除了債務以外,留給下一代的,更是千瘡萬孔的淡水。

圖/漁業署提供
圖/漁業署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