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吳加雄/韓國瑜爬樹看到樹洞後,更應該做什麼?

高雄市長韓國瑜今日(24日)因爬上樹觀察樹洞,引發熱議。 圖/高雄市新聞局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今日(24日)因爬上樹觀察樹洞,引發熱議。 圖/高雄市新聞局提供

媒體報導高雄市長韓國瑜今日(24日)前往前鎮區西山里視察登革熱防疫作業時,陪同的衛生局人員告知韓市長,「樹洞可能有死角、會孳生病媒蚊」,韓市長得知後,隨即表示他想上去看看,於是不顧眾人反對,便爬上3公尺高的樹上觀察。

之後,韓市長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他擔心登革熱防疫會有死角,爬上樹見到樹洞後,更指示衛生局一定要「把樹洞補起來」,高處採把樹枝剪掉、讓陽光照進來的做法,而低處則以泡棉塞住或噴藥,避免病媒蚊有孳生的機會。

樹洞封洞並非防疫重點

登革熱病媒蚊是埃及斑蚊及白線斑蚊,而相較於埃及斑蚊,白線斑蚊更偏好在樹洞、竹洞或人工容器積水中產卵。而登革熱的防治重點,一直都在於病媒蚊孳生源的清除。

從這點來看,韓市長爬上樹然後要防疫人員注意樹洞積水,並且要求用發泡材料來填滿樹洞,就理論上來說並無違誤。

但從實際防疫工作而言,填滿樹洞、使其不積水,以避免病媒蚊孳生,事實上並非真正迫切且需要的防疫重點。怎麼說呢?

原因有二:

第一,埃及斑蚊才是真正在台南及高雄傳播登革熱的「主要」病媒蚊;而埃及斑蚊是室內活動型。

在蚊媒病的防治工作中,與其依靠蚊子的外觀形態來辨別蚊子的種類,倒不如根據蚊子的活動地點來區分,才比較符合防治工作需求。

蚊子吸血的目的,在於讓雌蟲卵巢內的蚊卵能順利發率,根據寄主(吸血對象)的種類,大致可區分為吸人血、吸獸血及吸鳥血,如果進一步區分,則可再細分為許多類型。

進一步來說,與人類疾病與公共衛生有關的蚊子,都是「只吸人血」或「好吸人血」的種類,而白線斑蚊除了能吸人血之外,還能吸食貓狗之類的獸血;所以相較與只吸人血的埃及斑蚊,在活動區域上截然不同。

埃及斑蚊成蚊主要棲息在室內的深色窗簾、布幔及陰暗的地方,孳生源(雌蚊產卵處)也以室內的盆栽底盤、花瓶等積水容器,還有地下室積水處為主。而白線斑蚊則會棲息在戶外植物或陰暗處,孳生源則在樹洞、椰子殼等戶外天然容器或廢棄容器內。

由此可知,埃及斑蚊的棲息處是比較貼近人類的生活範圍,接觸會較為頻繁,自然成為台南及高雄地區傳播登革熱的主力。

第二,樹洞太多,即使行政院無上限的提供登革熱防疫經費,仍無法有足夠的人力來填滿樹洞。

而韓市長一席:「樹上洞好多,都是蚊子」的發言,到底反應出什麼管理重點呢?

就是校園、公園綠地或行道樹的「都市林樹木健康管理」。

台灣都市中的樹木,大多出現在校園、公園或道路兩旁,為都會區的人們提供各種無償但珍貴的生態系服務,例如淨化空氣、遮風避雨或是提供綠蔭,並免陽光直射造成氣溫過高等。

然而,長久以來,這些樹木在不良管理維護之下,樹木本身因各種因素,例如修剪不良、修剪錯誤或是各種自然或人為的傷害,造成樹木產生傷口,進而導致樹木腐朽產生,才讓韓市長一爬上樹,就看到「樹上洞好多」,一種滿樹瘡痍的現象。

韓市長爬樹見洞後真正該做的事

當一棵具有文化及生態意義的老樹或大樹,因為各種自然或人為因素生病時,樹藝師或是樹醫師,便會嘗試使用樹木外科手術,來醫治老樹;一如人生了病,就可能需要動手術治療。

至於治療樹木腐朽的樹木外科手術,主要是藉由各種器械,將樹木腐朽處挖除後,用火攻法,將器械無法挖除的腐朽死角碳化,減少腐朽菌繼續危害樹木木質部的機會。

然而,一旦將腐朽處挖除並且用火攻減少死角後,通常就是樹幹中間會空出一個大洞,這樣的大洞如果不填補起來,就會讓空氣中的樹木腐朽菌有機會持續進入到樹木中、造成腐朽,所以需要用發泡材料,把空洞處填補起來,再用塑膠膜封閉樹幹傷口,避免腐朽菌進入。

而這一連串挖除腐朽處,減少腐朽死角,填充空洞並封口的過程,就是針對樹木腐朽病的樹木外科手術過程。

所以填補樹洞,並不是只要把發泡材料放進去就好了。更重要的是,樹木外科手術的目的是在於拯救樹木本身,而不是防治登革熱疫情。

與其勞師動眾的把樹洞填滿,倒不如做好基本功,以分區方式進行高雄都會地區校園及公園路地的樹木健檢,藉由正確的修剪方式,讓樹枝及樹幹不再因為腐朽而滿樹瘡痍,雨後積水,蚊蟲孳生,而非下令全面填洞。

「讓樹重新像樹」,才是韓市長爬上樹之後,應該交代高雄市府團隊要做的事情。

  • 文:吳加雄,臺灣大學昆蟲所博士,樹花園股份有限公司生態總監、IUCN(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物種存續委員會螢火蟲專家群臺灣代表。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