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族人遭中共迫害,台灣可以做什麼?

2018年,一名東突厥斯坦示威者抗議中共對維吾爾族人的迫害。 圖/法新社
2018年,一名東突厥斯坦示威者抗議中共對維吾爾族人的迫害。 圖/法新社

根據聯合國估算,至少有100萬名新疆(東突厥斯坦)維吾爾族人遭到中國政府任意拘捕,他們被關進「再教育營」裡,擠在狹小房間承受著文化洗腦、灌藥絕育、禁食、電擊、拷打,以及全天候監視等不人道的對待。

學校要求漢族學生一對一監視這些少數民族學生,表面上說是「互相學習,共同進步」,其實是監控行動和思想,在「老師」與「同學」的監控下,維吾爾族人被迫成為「恐怖分子」。

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侵害人權的惡行及文化種族滅絕的作為,引起各國關注。近日新聞報導指出,有兩位國際知名維吾爾族大學校長,在2017年「被」失蹤後,現傳出已被強加罪名,將處以死刑。

國際呼籲中國停止壓迫維族

總部設在美國華府的「維吾爾人權計劃」機構也在幾個月前發布《抓捕、失踪:維吾爾家園的知識精英被圍剿》報告,指出自2017年至今,至少有386位維吾爾知識精英被拘押、失蹤,成為北京大規模鎮壓民族及宗教的犧牲品。

土耳其外交部發言人Hami Aksoy曾在今年初發出聲明,形容中國再教育營是「21世紀集中營」;而美國國務院在《2018人權年度報告》發布記者會也提到 :「中國在人權侵犯上『無人能比』」、「這是當今世上最嚴重的人權問題之一」。美國國務卿Mike Pompeo也一再呼籲中國,別以教育為名「治療」維吾爾族人,應立即停止對維吾爾族的各種壓迫。

美國參議院於9月11日通過兩黨共同推出的《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試圖讓大眾更加認清中國政府針對維族人的系統性迫害。美國國會在911紀念日的當天通過該法案,別具特殊意義,因為中國政府利用911國際反恐日的名義,綁架了維吾爾族人,並對外宣稱維吾爾族人是恐怖分子,試圖合法化其系統性的鎮壓。

在東突厥斯坦地區的維吾爾族人推行的所有極端政策,都被冠以國族主義下的恐怖份子名號,而《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指出,維族人的訴求與恐怖主義無關,中國政府不能繼續以反恐的名義鎮壓維吾爾人。

由美國衛星影像公司「星球實驗室」(Planet Labs)拍下的「再教育營」。 ...
由美國衛星影像公司「星球實驗室」(Planet Labs)拍下的「再教育營」。 圖/美聯社

被「恐怖份子」的人權鬥士Dolkun Isa

試舉一例,或許能讓國人了解美國這項法案與「反恐」之間的關係。長期為維吾爾族人權奮鬥的Dolkun Isa,最近獲頒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2019民主獎,身為東突厥斯坦自決運動的活躍人士,Dolkun Isa也是「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及1988年東突厥斯坦學生運動的領柚之一。他曾因為民族自決運動被軟禁,後逃離赴德國申請政治庇護,並取得公民身份。

2003年,中國公安部認定Dolkun Isa為東突厥斯坦解放組織份子,將其列入第一批認定的東突厥斯坦恐怖分子名單。儘管Dolkun Isa本人否認,中國向國際刑警組織申請了紅色通緝令,1997年起正式以莫須有的「殺人犯、搶劫犯」通緝Dolkun Isa。

2018年初,國際知名人權團體Fair Trials調查後認為,Dolkun Isa為非暴力民族自決倡議者,並正式發布消息表示已經向國際刑警組織確認,中國所發出的紅色通緝令已經正式撤銷。不過,中國駐日内瓦代表團仍然向聯合國各代表團和國際組織發出外交聲明,指控Dolkun Isa是恐怖分子。

Dolkun Isa去年輾轉從朋友口中得知,他高齡的母親已死於中國的監禁中。在台灣戒嚴時代成長的人,或是在一片促進轉型正義的聲浪中,有機會理解那些「黑名單」故事的人,怎麼會不了解這種栽贓手法,以及喪親卻無從得知或無從宣洩的痛?

我在幾年前曾與Dolkun Isa一起參與聯合國「無國家和民族代表組織」(The Unrepresented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 UNPO)會議,當時我受邀以台灣原住民族身份參與聯合國少數民族人權相關會議。

當時,Dolkun Isa 提及曾於2006年訪問台灣ㄧ次,他很希望再訪台灣,因為中國長期將民族自決份子包裝成「恐怖份子」——包含間接影響或是直接進入國際組織操控——對於此類手法,台灣人民應該要有更多管道了解。

可惜,雖然多數民主國家並未執行「紅色通緝令」,Dolkun Isa的「紅色通緝令」也已被撤銷,但他合法持德國護照訪臺的希望,至今仍無法達成。

圖為Dolkun Isa。 圖/路透社
圖為Dolkun Isa。 圖/路透社

影像特展:盼大眾關注維族人權

9月初,一群來自全臺各地的有志之士集結成立「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象徵著台灣社會關注東突厥斯坦議題,以及在國際人權事務上絕不缺席。該協會與其他組織正一起舉辦《沒有圍牆的監獄 : 維吾爾人的今天》影像特展,希望喚起大眾對維吾爾族人權狀況的關注。

原特展於今年3月由美國維吾爾人協會(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 UAA)和一群維吾爾婦女組成的團體 「One Voice, One Step」在聯合國總部前,以沉默表達對「東突厥斯坦再教育營」的抗議,並陸續在全球15個國家的33座城市舉辦《集中營回來了(Concentration Camps are Back)》主題攝影展,用影像讓世人看到中國政府對待維吾爾族人的殘暴方式。

關注圖博人權問題的非政府組織「台灣圖博之友(Taiwan Friends of Tibet)」除了協助策劃、邀請該攝影展來臺展出,也規劃播映相關影片、舉辦座談會,邀請曾困於再教育營的維吾爾族人現身說法,讓國人對此議題有更多面對面交流、感同身受的機會。

新成立的東突厥斯坦協會更表示,希望能夠邀請去年接任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的Dolkun Isa參與特展開幕,面對面與台灣民眾說明東突厥斯坦現況 。

台灣原住民族從未缺席

然而,台灣政府卻遲未表態。無論背後有何國家安全考量,無論誰執政,台灣政府不是都應該好好展現民主人權的價值核心嗎?站在人權無國界與普世價值的理念上,台灣社會對於香港、東突厥斯坦、圖博等相關情勢的發展都應當關切。

從不同的角度來看整個台灣歷史脈絡,台灣的原住民族應該是最能在國際視野下關注人權的族群。近數十年來,雖然「中華民國」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聯合國代表常務理事之一的「中國」席次,原住民族雖被打壓,但我們從未間斷地參與聯合國或是國際族群相關會議,並擔任重要決策角色。

台灣的原住民族在國內除了關心土地、教育、語言、文化等各項議題,對於國際各項原住民族議題的聲援,也是不遺餘力。例如最近的夏威夷原住民族保護聖山運動,不僅有族人親自前往,表達共同捍衛土地不受侵略的尊嚴與精神,台灣原住民歌手阿努(Anu Kaliting)以及以莉.高露 ( Ilid Kaolo)也號召以歌曲表達台灣的關注。

台灣的原住民族在日本殖民時代被皇民化,在國民政府時代被中國化,至今,仍持續被殖民。然而,我們很確定的是,原住民族的主權未曾讓渡過,轉型正義聲浪也從不曾停歇。

也因此,我們相當確定的是,在國際事務上,台灣的原住民族從來沒有缺席過。身為堂堂正正的台灣原住民族,我們關心台灣議題,同時也以這塊土地主人的國際視野,呼籲大家關心維吾爾族人的處境。

6月28日G20大阪峰會,維吾爾人聚集在場外抗議反中。 圖/路透社
6月28日G20大阪峰會,維吾爾人聚集在場外抗議反中。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