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因「非法」而「無法」?平埔族身分恢復與族語搶救之艱難

5月7日,蔡英文總統主持「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第13次委員會議...
5月7日,蔡英文總統主持「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第13次委員會議」。 圖/取自總統府 Flickr

蔡英文總統於第一屆任內所設立的「總統府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下稱原轉會),即將於5 月19日結束運作的第一、二屆,並於上週(5月7日)進行最後一次會議,由幕僚單位原民會以及五個主題小組進行階段性的成果報告。

恢復平埔群族的身份與權利,是蔡英文總統在2012年與2016年參選時的政見,而蔡總統更於2016年8月1日的原住民族日道歉內容中,具體提到:「自外來者進入臺灣以來,居住在西部平原平埔族群首當其衝。歷代統治者消除平埔族群個人及民族身分,為此,我也要代表政府,向平埔族群道歉。」蔡總統並承諾「在尊重平埔族群的自我認同、承認身分的原則下,我們將會在9月30日之前,檢討相關法規、讓平埔族身分得到應有的權利和地位」。

此項攸關平埔身分的道歉與承諾,卻在9月30日的相關法規檢討中破功;之後又趕在年底前,由林萬億政委召開諮詢會議試圖解決。

然而,該諮詢會議不僅不顧參與的專家學者幾乎都贊成恢復身分的意見(其中僅有前立委蔡中涵提出另立平埔族群委員會的承認方式),會後卻又以預先擬定的新聞稿指出未來將以修改《原住民族身分法》為方向。此舉如同沿襲了墾殖者為統治管理便宜行事而錯誤分類山原、平原族群別下,再增列「平埔族」的分類,不僅忽視專業意見,更陷專家學者為此政策背書的不義之中。

姑且不論由誰授權,或是政策建議的評估為何,這都讓蔡英文總統對此道歉與承諾的誠信受到打擊。

2016年8月1日的原住民族日。 圖/取自總統府 Flickr
2016年8月1日的原住民族日。 圖/取自總統府 Flickr

蔡總統平埔政策跳票

然而,即便在一片的委屈中,仍有部分族人願意忍氣吞聲「先求有、再求好」,也是考量到許多耆老日漸凋零,擔心在他們的生命盡頭前看不到「返來做番」的期待。但在始終等不到資源挹注,以搶救平埔語言與文化斷層下,還是必須說,蔡總統的九項道歉承諾,在完全執政下,平埔政策還是完全跳票了。

即使非法定的平埔族群能在差異性對待下接受恢復身分,執政黨的幕僚團隊似乎礙於法定原住民的感受問題,不僅在提出的「身分法」上不斷跳針,先是略以「除了憲法上因規定的山原、平原立委席次的參政權之外,其他的權利例如55歲取得年金等,都將完全一致」騙取信任,更看似好意的放寬身分取得的認定方式,卻進而導致諸多似是而非的流言蜚語,攻擊平埔族群恢復族群身分與本就應有的權利。於是,就在雷聲大雨點小的情況下,即使蔡英文總統一再承諾會想辦法送進具有執政優勢的立法院通過,最終還是無力履行承諾。

平埔族群政策的跳票,或許對多數人無感,但是,族群身分是人權問題,就算只有一個人受到侵害,都不應該被漠視。與其同理蔡總統說這件事比她想像來的困難權充政策跳票的理由,我們仍然可在此困境之中,檢視那些該做與還可以做的事情,而非什麼也不做。

每年農曆九月舉行的吉貝耍夜祭,是西拉雅族重要傳統祭儀。 圖/吉貝耍文史工作室提供
每年農曆九月舉行的吉貝耍夜祭,是西拉雅族重要傳統祭儀。 圖/吉貝耍文史工作室提供

沒有合法身分,無法搶救瀕死族語?

先擱置族群身分是否恢復,或從「非法」成為「「法定」,我們先談談平埔族群語言權利的落實可行性。

平埔族群被視為臺灣固有族群,應是毫無疑問且確定的事,國家也有責任依據相關法規進行平權對待與保護。

依據《國家語言發展法》第3條明文規定:「本法所稱國家語言,指臺灣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語言及臺灣手語。」也因此,每每有平埔族群疾呼搶救接近休克的族語時,不僅國家以「尚無法定族群身分」而卸責,族人們自己也落入這樣的陷阱中,成為中央與地方不作為的藉口。

即使是高舉大旗誓言以平埔族群身分恢復為己任,且以地方政府權限承認西拉雅族為地方原住民族的臺南市府,除了將西拉雅語列為本土語言之外,因應《國家語言發展法》,臺南市府到底挹注多少資源用於保障與推廣西拉雅語言?在西拉雅族成為地方原住民族之後,地方政府如何以中央制度為標竿,進行相關族語師資培育以及族語教材的編制?

再就中央職責而言,各專責單位主辦的各項語言認證,有客語、閩南語、各原住民族語,而在夾縫中的平埔族群語呢?以中央主管的文化部為例,除了在「原住民村落文化發展計畫」中適度鼓勵補助包含平埔族群的提案外,其他就相關的平埔族群文化與語言發展,努力了什麼?

休克中的平埔族語言

把被消失與被禁止的族語找回來,只不過是最基本人權。中央的不作為,不代表人民可以停止努力。當受壓迫的人們努力掙脫那被綑綁已久的靈魂,掌握有權力的執政者,以及同被奴役過的同路人,不應該再漠視受壓迫者的權利訴求。

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蔡總統的道歉中提到:「原住民族本來有他們的母語,歷經日本時代的同化和皇民化政策,以及1945年之後,政府禁止說族語,導致原住民語言嚴重流失。絕大多數的平埔族語言已經消失。歷來的政府,對原住民族傳統文化的維護不夠積極,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也因此,道歉文還很慎重的翻譯16族語。

但平埔族群語言呢?同樣消失在道歉內容中。難道平埔族群真的已經集體失語?還是是行政的不作為,讓邊緣化的平埔族群在燃起一線希望後而失望,最後再以幾乎卑屈的姿態訴求身分並捍衛權利?

就算是「絕大多數的平埔族語言已經消失」是個被壓迫下的事實,那不更應該搶救那些還沒有完全停止呼吸的平埔族語,包含西拉雅語嗎?

蔡英文總統於2016年8月1日的原住民族日發表演說。 圖/取自總統府 Flick...
蔡英文總統於2016年8月1日的原住民族日發表演說。 圖/取自總統府 Flickr

留言區
TOP